25.10.08

這個殺手不太冷

Killer﹐我們總是這樣稱呼那些吝于給分的大學講師 。

First degree 時﹐教我們 psychomethric 的講師就是那麼樣的一個人﹕標準設得天一般高﹐打分打得地平線一般低﹐一個學期成為他的鞭下亡魂的人不計其數﹐真是嗚乎哀哉﹗當然﹐還有修 Master 時的那隻 “有怪授﹐有怪獸纏著我﹗” 也是雙手沾滿了學生的鮮血﹗然﹐當同樣的教鞭傳到我手上時﹐想不到我竟然也間接傳承了前兩者的殺人衣缽 。

上上學期﹐我打分還算鬆﹐成勣揭曉時﹐約二成的學生考獲甲等﹐於是﹐HOD 要我把標準提高﹐筆竿抓得再緊一點﹔而另一資深講師也告訴我﹕對學生的考卷仁慈﹐就是對他們的前途殘忍 。

想想﹐那資深講師說的話也不無道理 。於是﹐上學期﹐我學乖了 -- 提昇標準﹐抓緊筆桿﹐卻苦了我的學生 。期末﹐成勣放榜時﹐我間接殺死了兩成學生﹐奪心理學講師殺人之冠 。當我知道我 “當掉” 二十一個學生時﹐心裡也不是沒有內疚的﹐可笑的是﹐那個叫我提高標準的講師竟大發慈悲﹐狂灑甘露﹐觀音指數 “莫明地” 稱心理系之冠 -- 她的學生不僅全數過關﹐而且成勣標青 。也許這就是資深和菜鳥的分別吧﹖

我承認﹐對於抓准標準這門技巧﹐我還得花點時間去捉摸 。當然﹐我不會為了要討好學生而放低水準﹐但也同時不希望自己拖著血淋淋的身軀和殺千刀的罪名 “橫行” 校園﹗

神啊﹐請保祐我呀﹐但更要保祐我的學生﹐哈哈哈哈﹗

Labels: ,

3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为人师表果然不容易呢。尤其像我这种优柔寡断的人肯定做不好。
被你杀死或砍伤的学生肯定会对你这个外表文质彬彬却深藏不露的屠夫教授另眼相看了吧。:P

-逆光飞行

10/26/2008 12:02:00 pm  
Blogger fox said...

教育是百年树人,战战兢兢,满手鲜血是为责之切,只怕误人子弟啊。

10/27/2008 09:34:00 am  
Blogger 小莊 said...

当老师, 大权在握, 杀个不亦乐乎就有, 内疚的没几个, 你这不是快绝种动物了吗? ^_^

10/31/2008 11:57: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