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7

有怪授﹐纏著我

最怕接到午夜兇鈴﹐直覺總告訴我﹕ “不好﹐家裡出事了﹗”

那個好夢正酣的清晨﹐隱約聽到耳邊傳來手機鈴聲﹔“惺忪” 的腦袋仿彿被澆了一桶冷水﹐醒了過來﹐睡意全失 。

“糟糕﹗” 兩個字一個驚嘆號一直繞著我的腦袋跑﹐直到我捉起了手機﹐打開一看﹐心中的恐慌便一發不可收拾﹐卻同時燃起了星星怒火 。

“是佘太君﹖﹗” 三更半夜的﹐他老人家發簡訊來﹐有什麼急事嗎﹖

再看簡訊內容﹐火更大了﹗

七早八早的﹐竟叫我們去檢查電郵信箱﹐說是為了準備下個星期的 assignment﹗再看看手機﹐不過清晨五點多﹖﹗這人真的有病﹐而且病得不輕﹔自己起來 sembahyang 就算了﹐幹嘛吵醒別人﹐要別人也陪他 “企身屙夜尿”﹖

哦﹐忘了介紹﹐佘太君是我 1st year 2nd semester 的教授 。其實﹐嚴格來說﹐不算教授﹐而是校方從外面請回來的講師 。此人尖酸刻薄﹑陰陽怪氣﹐而且神經兮兮﹔說話有重重的鼻音 。

佘太君有許多常人無法理解的怪條規﹐比方說﹐女學生得化妝上課﹔不能帶背包﹐必須拿工事包﹔說話不可以用 but 和 unless 。他跟我們說他每天賺 ten thousand﹐要我們追隨他的步伐﹐不能只安與那兩三千塊的月薪 。然後﹐還會問你一些莫明其妙的問題﹐若答得不正確﹐便會遭到羞辱﹗

還有﹐就算小學生寫作業﹐老師也不會打電話來監督﹔但這條怪授卻時不時發電郵﹑簡訊來跟進我們的作業進展﹐搞得大家緊張兮兮﹗功課多得恐怖﹐上他一堂課﹐比上其他教授的三堂課還忙 。記得﹐去年上第二三堂課時﹐他還恐嚇我們說 “No raya this year!!” ﹐農曆新年跟他沒關係﹐他自然 don't care﹐卻難為了我們這班華裔生﹗

因為頂不順他的為所欲為﹐我們全班六個人在上了四堂課後﹐便不約而同地 “檔掉” 他的課﹐害得這個 “客卿教授” 差一點失去這塊已經叼在嘴邊的肥肉 。最後﹐事情鬧到 Penyelaras Program 和 Ketua Jabatan 那兒去﹔其中三人攝與校方的淫威﹐終於﹐低下頭﹐回到惡魔的世界 。 結果﹐期末成勣揭曉時﹐三條瓜都得到很差很差的成勣 。據說﹐前年﹐一群 diploma 的學生也因為不滿這怪授的尖酸刻薄﹐寫信到教務處去投訴﹐最後也一樣失敗 。

相信因果報應嗎﹐也就是鬼佬所說的 “Bad Karma” ﹖ 有些事情﹐任你怎麼藏﹑怎麼躲﹐終究還是逃不過 。 原以為吸取了兩次叛變的教訓﹐校方在聘請校外講師時﹐會格外小心﹐或至少不至於重蹈覆轍﹐沒想到這個學期 (2nd year 2nd semester) 還是逃不過佘太君的魔掌﹗

剛剛星期五的第一堂課﹐才進班﹐我和另一馬來婆就被太君認了出來 。看來﹐這個學期﹐我們的日子肯定不會好過 。 僥倖且出乎意料的﹐這第一堂課﹐佘太君竟然沒有像前兩個學期那樣發瘋﹐也沒有用太過份的言語來羞辱我們 。 但我相信﹐這活火山隨時會爆發﹔到時﹐不僅地震﹑海嘯接踵而來﹐整個日本都有可能 sinking 掉﹗

相信我吧﹐這怪授的故事不會就此結束﹐也許接著下來的每個星期都會現身一次﹐甚至可能取代大隻平和阿福仔的地位﹐拭目以待吧﹗

Labels: ,

11 Comments: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可怜的Way少,竟然逃不过怪授的魔爪。
要不要换电话号码?

1/07/2007 07:28:00 pm  
Anonymous dragonfly said...

wish u soon fong soon sui this semester....
by the way, it's really funny u use the photo of monster from ultraman series? haha.

1/08/2007 09:25:00 am  
Blogger Way said...

薄荷糖﹐才第一堂課﹐怪授就跟我們要電話號碼和電郵地址了﹐我還怕他找到我的部落格來呢﹗他這人可神通廣大的﹐有什麼事辦不到﹗驚驚~~

Thanks, Dragonfly! Got it when searching for "monster"'s photo!

1/08/2007 05:05: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你为什么不给他错的号码?
(希望我的老师没有逛到这里来。)

1/08/2007 05:31:00 pm  
Blogger Way said...

薄荷糖﹐我哪來的豹子膽呀﹗你也不想回來後﹐在我墳前和其他 kawan khinzir sahabat anjing 聚會吧﹗

1/08/2007 05:46:00 pm  
Anonymous 阿哟 said...

可怜歹~
Way, 你要挡住它不好让它跑出来害人哦!

1/08/2007 07:18:00 pm  
Blogger Way said...

別怕﹐別怕﹗只要你不重回 UKM﹐不拿 developmental psychology﹐今生應該都不會遇上他﹗

1/08/2007 10:08:00 pm  
Blogger 枫之家 said...

我今生注定和政府大学无缘了。

1/09/2007 11:31: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你快找个aotaman来对付怪授吧

1/09/2007 05:24:00 pm  
Anonymous 阿哟 said...

铭记在心。

我们应该有个马来西亚版的“Fear Factor“,不用吃大便,虫虫,只要能忍受怪授日夜摧残,呵呵,就可过关咯。

1/10/2007 12:17:00 am  
Blogger Way said...

枫之家﹐有感而發﹖歡迎你常來這裡逛﹗別客氣﹐當作自己家就好﹗

七四七﹐你沒注意到嗎﹐怪獸的 “獸” 字已經進化成 “授” 了﹐所以﹐這是一隻變相的怪授 -- Mutant Monstlecturer﹐普通的 AOTAMEN 是沒有辦法對付他的﹗

喲﹐你那比賽還真夠狠﹗

1/10/2007 11:01: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