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0.06

淑勤的抒情時間

這篇稿換了三次題目﹐改了三四次開場和內容﹐還是沒有辦法理出一個像樣的呈現方式 。若不是之前答應 leow 會有這麼一篇文章﹐我想﹐它應該早就被我自己投籃了﹔而我也不必為此傷透腦筋﹗

716 那天寫了那把曾经抚慰我心的歌声﹐介紹三位我蠻喜歡的女歌手﹔城市民謠歌手曾淑勤是該 post 的重心人物 。雖然文章寫得有點爛﹐但是該文字對 喂﹐飛了﹗ 有著特定的意義﹕這個曾經幾乎荒蕪的廢墟﹐因為那篇介紹曾淑勤的文章﹐引來了此部落格兩個重要的口水班主﹔而這兩個班主也相續為此廢墟引來了另一批豪客﹐所以它算是此部落格的其中一個轉捩點﹗有鑒於此﹐也因為客人們對曾小姐的厚愛﹐於是﹐我便口爽爽﹐下巴輕輕的應允說會寫一篇續集 。不知不覺﹐距離該文章已將近三個月了﹐但是﹐稿還是處於草擬的階段﹕起了個頭﹐便無從延續下去﹔看來如果真要等到靈感再次來訪﹐也許已是百年之後的事了 。所以﹐昨天﹐自己又放下狠話﹐說這幾天會讓那篇文章原汁滋原味的重見天日 。

只是剛剛大略看了一遍當初的草稿﹐只有四個字可以形容﹕“慘不忍睹﹗”﹐於是﹐便大義滅親﹐刪掉了其中兩段亂七八糟的文字﹐再寫了這個羅哩叭嗦的開場﹐只是現在又遇到另一個棘手的問題﹐那就是怎麼把開場連接到內容那兒去﹖﹗

哦﹐就說﹕廢話不多說﹐直接進入今日的主題﹕

其實﹐當初著筆書寫曾淑勤決非心血來潮之事﹕因為 716 當晚﹐曾小姐應大馬娛協之邀﹐到人首獅身購物商場的海螺民歌餐廳去談唱﹔早上﹐重新溫習她的歌曲時有感而發﹐便寫了那一篇文章 。

而原本報上註明只公開給傳媒和音樂創作人的 [勤聲意動] 談唱會﹐也許因為反應 so-so﹐或消息流傳得不夠廣﹐所以﹐等閑之輩如我和我朋友也得以乘虛而入 。

闊別馬來西亞 12 個年頭的曾淑勤是一個很愛唱歌的人﹐口一開﹐便一唱不可收拾 。原本預定在晚上九時結束的談唱會﹐竟因為淑勤意猶未盡地一唱再唱﹐不肯交場﹐而拖到十點﹐唱足了兩個小時半﹐幾乎把她的所有經典名曲都唱完了﹕《愛情外的路人》﹑《不再等待天堂》、《孤單又自由》﹑《魯冰花》﹑《客途秋恨》﹑《裝在袋子裡的回憶》﹑《纏綿》﹑《一個人游游蕩蕩》﹑《怕黑的孩子》﹑《空空的來滿滿的走》 等﹐還有別人的經典名曲﹐如 《驛動的心》﹑《Tears in Heaven》 以及的莊奴老師的作品串燒 (不是我的年代的事﹐希望沒聽錯) 。

除了出色的現場演唱功力﹐曾淑勤的談笑風生以及對現場粉絲的有求必應﹐也讓這個談唱會變得暨精彩又溫馨 。最後﹐送上一小段 《愛情外的路人》 現場錄影﹐一飽您的眼耳福﹗

(抱歉﹐最後的最後﹐竟然無法 upload﹐也許因為檔案太大)

Labels: ,

2 Comments:

Blogger BloodDoc said...

那口水友其中一个是我吗 ?
原来在下还那么有点重要呢 :-)

10/07/2006 11:35:00 pm  
Blogger Way said...

是啊﹐你的 blogroll 應該也為我這小小的部落招徠了好些客人﹗

10/11/2006 02:59: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