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06

不要再給我打包乾撈麵﹗

小福剛從犀鳥之鄉公干回來﹐又買了兩三包砂拉越乾撈麵 。有別與新年期間﹐大隻平打包回來的黑無常砂拉越乾撈麵﹐這一回的乾撈麵好看多了﹕白白淨淨的﹐好像嬰兒的肌膚﹔而且也不再是干枯枯的樣子 -- 那麵條就算隔著一層塑料袋﹐還是油得足以讓人滑到﹔看著那包油膩膩的白無常砂拉越乾撈麵﹐就算口水已經流到唇邊﹐你也會打一個冷顫﹐把口水吞回肚子﹗聽到這裡﹐您應該知道這不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文章了吧﹗

如果連若干年前 Anthony 父親的引進的白無常一起算﹐那應該已經是第三包令我倒胃口的砂拉越乾撈麵了 。每次打包砂拉越乾撈麵﹐大家的反應都不是很熱絡﹐因為這些可口的乾撈麵﹐經過長途跋涉﹐長時間的擠壓﹐來到馬來西亞半島時﹐已經是冷冰冰﹑紋路清晰的的麵粉丸了 。 雖然不受歡迎﹐它還是時不時出現在我的生活當中﹗來了三次﹐三次都讓我置於一種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的困境裡﹕再怎麼說這也是朋友的心意﹐千里鴻毛一片心嘛﹔而且老人家總是說﹕“不可以浪費食物﹐要不然﹐會被雷公劈的!”﹐只是當你看了它的賣相﹐再嘗了一兩口之後﹐你又情願自己被雷公劈算了﹗

剛剛因為一些烏龍事件﹐搞到很夜才吃晚餐 。所以﹐當小福飄洋過海送乾撈麵過來時﹐肚子裡的雲吞麵還未完全消化 。但為了躲過雷公的刀斧﹐凌晨一點多﹐我還是把乾撈麵倒了出來 。原以為自己的道德觀和意志力可以戰勝乾撈麵的倒胃﹐但勉強扒了一兩口後﹐我便投降﹗于是﹐求助与兩個屋友﹔弄了一陣子﹐最後﹐還是小福被逼收下自己買來的乾撈麵﹐打算明早弄熱當早餐﹗為此﹐我才得以逃過條形紋路油浸麵粉團的折磨﹗

其實﹐去玩﹑去公干﹐最重要的是自己開心﹐有沒有手信﹐我其實不是很在意 。所以﹐我說﹐下次如果大家上犀鳥之鄉﹐不要再給我打包砂拉越乾撈麵了﹕那種 “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的矛盾心情會讓我天人交戰﹐甚至一整夜失眠﹐結果好心反而做壞事﹗

Labels:

34 Comments:

Blogger Mee Ling said...

您好。在下也來自犀鳥之鄉。看到這篇文章,真是好好笑。一來為您那些古道熱腸的朋友,感到實在太可愛。二來為您感到非常同情。您知道嗎,我連在家鄉都不吃從街上打包回來的乾捞麵,更別說是搭了飛機的了。所以,我從來不會打包乾麵給朋友吃的,呵呵呵。。。我絕對不想弄巧反拙啊。。。

9/14/2006 09:44:00 am  
Blogger Way said...

我很少有機會被尊稱為“您”,感覺有點像王子!其實,我的朋友們都很有心,反倒是我常常把他們“良心當狗吠”,哈哈!說實在,“長途跋涉的麵”真的很難啃,但他們的用心,我照單全收!

Mee Ling,歡迎你常來坐!

9/14/2006 10:24:00 am  
Blogger Mee Ling said...

我的同鄉應該都是好人,他們對您的「熱情」也讓我感動呢。

9/14/2006 10:32: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笑死我了,真的很好笑,我一看到标题就哈哈大笑了

我也感同身受,我回槟城的时候,我老爸很喜欢给我买云吞面,买到我叫tolong,我对我妈说,我不能在槟城吃云吞面了,因为吉隆坡的面条实在有够难吃(吉隆坡人不要打我),就只有云吞面可以吃,所以回槟城不要再叫我吃云吞面了。于是,当我爸在日落洞巴刹打算给我买云吞面的时候,我妈立刻阻止,我妈说她说吉隆坡就只有云吞面可以吃,tolong,她回来槟城就不要再虐待她了,哈哈

结果你有没有被雷公劈?

9/14/2006 10:41:00 am  
Anonymous 建杰 said...

way少王子(哦,这个称号不错哦。哈),看来你应该和你的犀鸟朋友们沟通沟通。
犀鸟乡的干捞面也叫什么ko lo 面,是吗?

槟城的面食的确很多元丰富,叫得出名字的都是好吃的!
云吞面是我在槟城认识的最后一种面食,后来来了南马,才认识面粉糕(果)和果条仔。

9/14/2006 03:03:00 pm  
Anonymous yy said...

8年前有个学姐打包过Kolok Mee给我。那是第一次看到白白的干捞面。虽然面很冷,但是吃起来好像还不错。不晓得是不是因为感动。

9/14/2006 03:51: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说到面粉糕,刚来吉隆坡的时候,南马的朋友兴致勃勃地告诉我有面粉糕吃,我开心极了,怎么知道我竟然看到有“水”的面粉糕,什么?不是象我妈做的,用面粉和糖去煎的啊?车~~~刚开始还会应酬去吃,后来越看越不爽,就不想吃了

果条仔我则喜欢极了,因为象kuih jiap,好好吃!下次我们去新山找血医生,叫他请我们吃吧!

9/14/2006 04:21:00 p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It is good to be nice, but they need to have "common' sense ;P hahaha

9/14/2006 10:06: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Way少,你放心好了。
我是不会带fish and chips或者haggis给你的。
你的朋友也是一番好意啦!

9/15/2006 01:03: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薄荷糖,我倒很想试试英国的Fish and Chips

那天颜色先生到曼彻斯特去,我对他说,据说英国的食物很难吃,只有Fish and Chips可以下肚,他铭记着我的话,人家问他要吃什么,他就回答说要Fish and Chips...他对我说,真的很好吃哩

其实,有时候做人不要太“好心”,我绝对赞成way少所讲的,有心就好,不一定要带什么回来,因为如果那些东西真的很难吃,那我也宁愿被雷公劈!

我很讨厌吃包,除了叉烧包,什么包我都不敢吃,尤其讨厌菜包和大包,我吃了会吐。到中国公干的时候,那些中介象喂猪一样喂我,好不容易吃饱了,以为可以解脱了,怎么知道“小妹”竟然端了一碟的“菜包”出来,我的天啊,你们杀死我吧!

9/15/2006 01:20:00 pm  
Blogger Way said...

Mee Ling﹐你來自純朴的犀鳥之鄉﹐應該也是個好人咯﹖﹗

七四七﹐我覺得吉隆坡的雲吞麵﹐就算沒有“長途跋涉”﹐也好不到哪裡去﹗吃過Batu Pahat 和 Muar的﹐還有家鄉的﹐都比它好吃很多﹗(吉隆坡人﹐也不要打我﹗) 所以﹐我回檳城﹐還是會吃雲吞麵﹐哈哈﹗

Way 少王子這個稱號我還挺滿意的﹗現實生活裡﹐就算投胎一千次﹐也未必可以當上王子﹔在網上過過乾癮也不錯﹗但是﹐如此一來﹐“您”字也不可以用了﹐要叫我“殿下”﹐哈哈﹗干捞面是不是叫 kolo 或 Kolok Mee﹐我還真不知道﹐我就只懂得吃﹗至於你講的“麵粉果”和“果條仔”﹐我沒嘗過﹐好吃嗎﹖有空﹐想嚐嚐﹗

YY﹐我們都很幸福﹗

Clement﹐麵的味道雖然不怎麼樣﹐但還是滲透著濃濃的人情味。我是典型的東方人﹕嘴雖然很硬﹐心裡還是有一絲絲感動﹗

薄荷糖﹐fyi﹐我不吃魚﹗什麼是haggis﹖

9/15/2006 05:22:00 p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hahaha May be I should send u a burger from United State? (^╴^A;)

9/15/2006 09:23: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你比我更绝,连云吞面也弹,真的不给他们面子

Way 少王子,如果字少了一撇,就变成Way 小王子了,不得了啰

面粉果不就是板面哪

果条仔是新山的“特产”,如果你喜欢吃kueh jiap,也会喜欢它

9/15/2006 10:58:00 pm  
Anonymous yy said...

way,818,为什么不吃鱼?

Clement,听说美国的pizza好吃,就算超市买的冷冻pizza也比这边的Pizza Hut的好吃,是不是真的?
倒没有人说burger好吃的。:p

9/15/2006 11:44:00 pm  
Anonymous yy said...

747,我还以为面粉果是mee hun kuih (直译)。:p

9/15/2006 11:47:00 p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美國的麥當勞比馬來西亞的好吃哦 (‐^▽^‐)
我不太愛美國的pizza因為美國人很愛番茄醬
有時候實在太多了 -____-”
這裡的快餐店是找不到辣椒醬的! …(⊙_⊙;)…
冷凍食品很多都不錯,尤其我最愛咖哩飯 ∩__∩y
對了你怎麼突然變簡體了? f^_^

9/16/2006 02:06:00 pm  
Anonymous yy said...

懶得換繁體. :p
呵呵,就算是新加坡的麥當勞也比馬來西亞的好吃.最難得的是他們會主動問你要不要換去Milo,而且不需要加錢.
聽說美國是沒有辣椒酱的.(題外話,聽說番茄酱也是外國人帶進美國的.ketchup是廣東話茄汁的直譯.)有朋友要去美國公干的時候我還教他去這裡的快餐店拿多多小包裝的辣椒酱帶去美國.
他們那邊想要吃辣就加tabasco.以前有個美國朋友超愛吃辣的,他給我看過一種tabasco,250美金一小瓶,好像才25ml.還真的不知道是用甚麼做的.

9/16/2006 10:44:00 pm  
Blogger Way said...

(^╴^A;)﹑∩__∩y﹑ f^_^﹐看不出這些是什麼表情欸﹗我是個網絡 SMILEY 白痴﹐哈哈﹗

Clement﹐我也覺得美國的漢堡之類的西餐應該比我們這裡的好吃﹐畢竟那是他們的強項﹐但沒想到麥記也有差﹖﹗差在哪裡啊﹖配料嗎﹖還是醬汁﹖還有﹐為什麼快餐店沒有辣椒醬﹖他們不吃辣﹖冷凍食品還有咖哩飯﹖﹗美國真是無奇不有 (其實是我少見多怪)

七四七﹐不管是 Way 少王子﹑還是 Way 小王子﹐我都蠻中意的﹐隨便叫吧﹐哈哈﹗

初時﹐我也有剎那錯覺﹐認為面粉果是“mee hun kuih”﹐但仔細想想﹐大家應該不會把那種簡單的糕點和麵食相提並論吧﹗如果是“mee hun kuih”﹐小時候還蠻常吃的﹗板麵﹐我不是很喜歡﹔kueh-chiap 雖然不常常吃﹐但還OK﹗

YY﹐不曉得為何﹐從小我就很怕吃魚﹐聞到它的味道也會作嘔﹐也許我前世是魚類吧﹗也許是因為我和我母親一樣愛挑食﹗還有﹐我也滿討厭喝汽水的﹐所以可以免費換MILO這做法還不錯的﹐馬來西亞的麥記應該效仿﹗

“Ketchup是廣東話茄汁的直譯”﹖真的還是假的﹖﹗

9/16/2006 11:42: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Haggis是苏格兰的传统食物;我无法接受的食物。

9/17/2006 04:13:00 a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分别是size比较大一点
而且你可以加一片脆脆的bacon
吃起来就是不一样

9/17/2006 10:19:00 pm  
Blogger Mee Ling said...

哈,這兒成了論食大會,好可愛也。

9/18/2006 03:16: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面粉果就是mee hoon kuih啦,就因为板面是面粉做的,南马人才把它称为面粉果,而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就以为是我们槟城的mee hoon kuih,开心了很久,后来知道是板面的时候很失望,就这样对板面没好感了
(颜色先生就是最讨厌我这种态度,他说我什么都说槟城的最好,很欠打)

我想洋人国家的快餐都很不错,我不喜欢马来西亚的麦叔叔,不过对澳洲的Hungry Jack还蛮喜爱的

9/18/2006 03:58:00 pm  
Anonymous YQHome said...

看到你的干捞标题,我还以为是最近的干捞风波。职业病。唉。

我也吃过越洋的干捞面,绝对了解你所形容的滋味,那团“粉样“,依然历历在目。

不过我也尝过越洋的curry laksa,冷冷的椰浆汤,errr.....我想我还是选择干捞面好了。

9/18/2006 06:01:00 pm  
Blogger Way said...

碧绿荷塘,看了照片也不曉得那是什麼冬冬!

七四七,我也不喜歡吃板麵,也許是因為那不是我們檳城人熟悉的麵食;而且我覺得欠打也是應該的,因為檳城真的什麼都是最好的,哈哈,大檳島主義!

YQHome,網上太多憤世嫉俗的熱血青年了,少我一個不算少;而且我談論正經事時,語氣會很嚴肅,在我這裡“嬌生慣養”慣了的格友們可能會被嚇到,所以,這裡的乾撈麵就是乾撈麵、咖哩魚頭就是咖哩魚頭,炒米粉就是炒米粉,鮮少會宴客到政治界去的,哈哈!

9/19/2006 12:34:00 am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How I wish you can teleport those noodles to me, I don't mind....

9/19/2006 01:04: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是咯是咯,板面和我们槟城没有la lang...

青青河边草,我如果有机会到英国去,就给你带食物,可是哪,如果我在伦敦转机,抵达你的格拉斯歌的时候,那些食物已经不象样了

其实,我姐姐也是常常这样打包食物回香港,粽子、Nasi Lemak、肉骨茶、云吞面(奇怪,香港有馄饨面,她们还要吃云吞面)...

9/19/2006 10:45:00 a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粽子、Nasi Lemak、肉骨茶、云吞面可以打包上机的吗?
为什么你没有早告诉我?

9/19/2006 11:47:00 pm  
Anonymous yy said...

回way,
上去wikipedia查了一下,確有此說法.
The most popular theory is that the word ketchup was derived from "koe-chiap" or "ke-tsiap" in the Amoy dialect of China, where it meant the brine of pickled fish or shellfish[8]. Some people prefer the Malayan word "kechap" (spelled ketjap by the Dutch), which may have come from the Chinese in the first place. The Malay word means taste. And in some time in the late seventeenth century, the name and some samples might have arrived in England where it appeared in print as "catchup" in 1690 and then as "ketchup" in 1711. These names stuck with the British, who quickly appropriated them for their own pickled condiments of anchovies or oysters.
http://en.wikipedia.org/wiki/Ketchup

9/20/2006 10:05: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薄荷糖,你都没问,哈哈哈
香港绝对可以入境,英国我不清楚,因为没到过英国嘛

9/20/2006 10:23:00 am  
Blogger Way said...

YY, thanks for sharing!
七四七﹐你姐真“特別”﹐哈哈﹗
薄荷糖,希望你走私成功﹗

9/21/2006 09:04: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嘿嘿,下次我姐来找我,我就叫你出来,让你见识这“特别”的姐姐,哈哈

如果你问你堂姐,或许她会告诉你,我姐姐小时候很男子头的呢

9/21/2006 10:44:00 am  
Blogger Way said...

怎麼有種 Meet the Parents 的感覺﹖
你姐在香港﹐是吧﹖

9/22/2006 12:47:00 pm  
Anonymous gondolier said...

o.0
竟然可以飘洋过海的送过来...

10/13/2006 03:07:00 pm  
Blogger Way said...

還來了3-4次,哈哈!

10/16/2006 10:08: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