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6

改制國民型華文中學的哀與愁

前天寫完少林寺的故事後﹐順道在網上搜索及重溫少林寺的歷史﹔卻在無意間發現﹐少林寺原來是全馬最早接受政府津貼的改制華文中學﹔而少林寺此舉在當時不僅引發了一連串的骨牌效應﹐還招惹來華教界的革命分子的抗議和排擠﹕

“全馬第一間進行改制的華文中学﹐是矗立在檳城的鐘靈中学 。實際上﹐鐘靈是50年代的名字﹐60年代﹐它已改名为Chung Ling High School﹔到了70年代﹐更進一步改成 “中灵国民中学” (Sekolah Menengah Kebangsaan Chung Ling) (Uncle﹐是靈國民型 【華文】 中學 -- Sekolah Menengah Jenis Kebangsaan Chung Ling) 。这间中学是当时全馬最大的华文中学 。钟灵中学接受改制﹐是以接受特别津贴的名堂进行 。鐘靈中学接受特别津贴﹐由鐘靈中学秘密申请特别津贴金﹐掀開第一幕 。秘密申请特别津贴金事件﹐发生在1955年1956年之间 。主要登场人物是﹕汪永年﹑王景成和殖民地政府的教育部官员。

“更重要的是﹐鐘靈中学偷偷申请特别津贴金事件﹐标志着华文教育内部首次出现裂痕 。此外,在《1952年教育法令》 下﹐任何申请特别津贴金﹐都必须按照这条法令行事﹐《1952年教育法令》是全国华人社会激烈反对的 。 ”
( 這位先生硬把華文教育內部的裂痕推到吾校身上﹐真的 “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先生﹐想必你沒有聽過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這名句吧﹖ )

“当时,三大机构正和政府谈判﹐争取无条件增加华文中学的津贴。钟灵中学接受特别津贴后﹐立下一个先例﹐让政府利用来应付其他华文中学﹕要获得增加津贴﹐就得走钟灵的路 。对于钟灵中学﹐媒介语没有改变﹐但对于其他华文中学﹐却必须改变媒介语 。钟灵中学一己之私﹐成为殖民地政府消灭华文中学的工具﹐这绝不是内部事务。 ” (又一莫須有的罪名﹗順便告訴你一個廣東人的熟語﹕“牛不飲水﹐怎按得牛頭低”)
http://www.thefreemedia.com/my/index.php/columns/6751

“1960年代﹐政府规定﹐只有国民型华小及国民型华文中学﹐政府才给予津贴。国民型小学是强制性的﹐必须归属﹔中学可以自己决定 。因此﹐原来的一些独立中学﹐例如著名的钟灵中学就接受政府改制﹐成为国民型中学 。国民型中学不同于国民中学﹐后者的教学语言是国语 。改制后的国民型中学虽然也使用华语作为教学语言﹐但显然已经不再是主要语言了 。 ”
http://www.huayuqiao.org/articles/guoxi/guoxi19.htm

“到了1956年6月﹐由于它接受当地政府的全部津贴﹐成为了所谓"准国民中学"﹐受到多方的非议﹐使鐘中原有的 "名校" 校誉略受打击。 ”
http://www.clhsoba.org.sg/newsflash.html

“但1950年代之後﹐因為整體大環境的變化﹐馬來亞政府希望利用教育來控制馬共的發展﹐於是希望馬來亞教育全面統一成以英文或馬來文為主的教育 。這種變化遭到華人強烈的抗議﹐也激發出華人一致對外的團結感 。但是鍾靈中學校長汪永年卻接受英殖民政府的條件﹐答應把鍾靈中學轉型成國民型中學﹐以領取政府優渥的津貼補助 。於是﹐幾乎華人社會一致認為汪永年背叛華文教育﹐對汪永年予以嚴重譴責 。當鍾靈中學改制成國民型中學後的幾年內,華文中學幾乎對政府的「攻勢」無法招架,紛紛轉型為國民型中學,只剩下少部份 的華文中學堅持下來,而這些學校就被排除在馬來西亞的教育體制之外,稱為獨立中學。所以,鍾靈中學改制成國民型中學在歷史的地位上有其重要性,他的改制引發了一連串的骨牌效應,1960年《拉薩達立報告書》通過,1962年43間華文中學改制成國民型中學,因此鍾靈中學改制的原因為何,便相當重要了。 ” (生於斯﹐長於斯﹔踩著馬來西亞的土地﹐喝馬來西亞的水﹐呼吸馬來西亞的空氣﹐卻不願意為這個多元社會的其他民族稍做妥協﹐這是愛民愛國的表現嗎﹖先生﹐面對現實吧﹐當年﹐我們的祖先一起逃離 “所謂的唐山祖國”﹐漂洋過海來到這顆看似馬鈴薯的半島﹐現在﹐我們已經是馬來西亞華人了﹐愛國是愛馬來西亞﹗當然我們還是得熱愛自己的民族﹑語言和文化﹔與此同時﹐我們得為這片孕育我們的土地做出那麼一點點的妥協﹗我們爭取的是母語教育﹐不是搞民族主義﹗如果我們連是“同根生”﹐都要 “相煎何太急”﹐那甭談什麼愛民的﹔如果我們只看到民族利益﹐而忽略了其他和我們一起生活的人﹐那我們和那千夫所指的駙馬爺凯里又有什麼兩樣﹐好好想一想吧﹗)

“鍾靈中學校長汪永年被指控為出賣華人教育﹐也被嚴厲譴責﹐當然汪永年也予以反駁﹐雙方之間的言論成為一場羅生門 。為了解開此迷﹐本文擬以從「華人的自我認 同」﹑「英殖民政府的陰謀論」﹑「11.23學潮」三個角度出發﹐一窺汪永年鍾中改制的原因 。 ”
http://myedu.hibiscusrealm.net/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98&Itemid=54

縱觀外界人士對鍾靈的誤解﹐但我依然為這個孕育我的母校感到無比的榮幸﹕一方面不斷為自己的母語奮鬥﹐一份還得面對外界人士的不諒解 。身為馬來西亞人﹐若接受祖國馬來西亞的教育制度也算錯的話﹐那麼中華文化裡的 “忠” 又該怎麼詮釋呢﹖若說鍾靈犧牲了母語教育﹐且聽我這個在接受改制 40 年之後在這間學校就讀的一個愚人的看法﹕接受改制後的鍾靈所產生的學生﹐並沒有因為什麼政治因素而喪失學習母語的機會﹐我們依然能夠以中文書寫﹑交談﹔而且這說法已經儘量說得婉轉謙虛﹐省卻了“流利” 和 “出色” 這兩個字眼 。就算是在改制國民型華文中學裡面﹐接受馬來西亞偶爾不怎麼開明的政府所擬制的教育課程﹐我們對華教的鬥爭絲毫沒有銳減﹔我們依然會為華教喊話 。 不久前﹐我就就在朋友的部落格說了以下這番話﹕

“ 我是華人﹐所以我學中文﹔這是尊重自己的根﹑自己的文化﹑自己的先祖 。同時﹐我也是馬來西亞人﹐所以我學好馬來文﹐這是愛國﹑尊重跟我生長在同一片土地的其他民族的一種表現 。從這兩語言能力來看﹐我覺得我還算是一個懂得尊重自己﹑尊重別人的個體 。”

“ 無可否認﹐我們國家確實比很多國家來得開通﹐但很多事情是需要不斷捍衛﹐互相制衡的 。沒錯﹐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們得放棄一些東西﹐這是經濟理論裡的 KOS LEPAS﹐這點我明白﹐但如果並非情非得已﹐以及在沒有傷害到其他人的情況下﹐維護自己的文化﹑語言﹐沒什麼不對﹗”

“ 身為馬來西亞華人﹐我們的擔子比其民族的人重﹐但華人一直都沒抱怨說不想學馬來文﹐我們只是不想眼睜睜看著學習自己母語的被抹殺 。我們沒求政府機構講華語﹐也沒有否定政府強調馬來文在各個領域的重要性﹐更沒要求其他種族學習中文 。上中六﹑進大學﹐馬來文要及格﹐我們也是照單全收﹐這是我們可以做的妥協和犧牲 。政府嚴禁一些不合理的華人習俗﹐我們也可以苟同﹐我們不是野蠻的民族 。妥了那麼多的協﹐我們單單只希望除卻身上的黃皮膚﹐我們還可以靠母語來挽回一點點定位﹐這沒什麼說不過去的 。如果我們連那絕無僅有的母語也願意被剝奪﹑如果我們連那麼一點點的愛族情節都可以犧牲﹐難保有一天﹐我們也會背叛自己的國家馬來西亞﹐不是嗎﹖”

“ 我們既然可以有所妥協﹑尊重他族﹐當然希望他組 (M) 可以施捨我們一點點呼吸的空間﹗水可載舟﹐亦可覆舟﹕語言或許是團結的一種工具﹐但也可以是一種武器 。怎麼大家怎麼都忽略了﹐‘互相尊重’ 才是團結的根本方法﹗”

“ 如果地球上的每個生物都學會尊重自己﹑尊重別人﹐鬥爭必定可以減少很多﹗世界之所以精彩因為這裡活著各式各樣的人﹔我們不是CLON﹐所以我們不盡相同 。與其奢望別人像我們﹐不如學會尊重﹕尊重跟我們不同性別﹑不同國家﹑不同宗教﹑不同膚色﹑不同喜好﹑不同語言﹑甚至是不同性向的人 。在沒有傷害到自己或別人的前提下﹐讓別人以他們習慣﹑喜歡的方式生存﹐真的有那麼難嗎﹖幹嗎一定要別人像我們﹖為什麼總有人認為 ‘改變別人’ 是團結的不二法則﹖學習尊重真的有那麼難嗎﹖”

“ 我們做了我們可以做的妥協﹐因為我們尊重他族﹐現在我們在沒有傷害到任何人的情況下﹐要求對自己的文化﹑語文有所認知﹐又有什麼不對。我們要的只有那麼一點點﹐難道這也算過份嗎﹖ ”

看﹐我在為華教喊話時還不是跟獨中生一樣鏗鏘有力﹐也許力道更 “有過之而無不及”﹐因為我不能像大部份獨中生那樣﹐瀟灑自在地跑到海外去留學﹔貧窮不是我的錯﹗

其實﹐很多改制華文中學的學子也寫了不少捍衛華教的文字﹗看看我們寫的文字﹐再瞧瞧外界對我們母校的評擊﹐我不禁在想﹕我們失去了對本身母語和文化的熱愛嗎﹖﹗我們喪失了應用中文的能力嗎﹖﹗答案是否定的﹐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我們成為了兩派不懂得尊重別人的種族主義極端分子之間的夾心餅﹐不過爾爾﹗


** 聖人千慮﹐必有一失﹐還望被我點名的老前輩們多多見諒﹐晚輩無禮了 。
** 由於此話題頗敏感﹐已刪除之前出現的兩個鏈接﹐以免殃及池魚﹐還望被鏈接者見諒我的不問自取﹗

Labels:

11 Comments:

Anonymous ah yo said...

我已习惯生活在一个务实和讲求效率的社会;做任何事都会从利益,经济角度看。
对捍卫中华文化也维持一贯冷淡,却也有无法身体力行的逃离心态。

9/05/2006 10:49:00 pm  
Blogger Awan said...

少林寺最先破例接受津貼這回事,的確是受千夫所指的,這在當時是屬於背叛之為了。

我家有本由“教總教育研究中心”出版的《華文中學改制專輯》,其中有一篇的標題就是“出賣華文教育罪魁汪永年”!

你知道嗎,當時反對接受津貼的少林寺弟子發起了學潮,還用血在布條上寫下你們的校訓“愛吾XX”以表示抗議。所以,給少林寺強加罪名的不只是外人,甚至是當時在寺的弟子。

當時,寺里有兩位強烈反對接受津貼的教師,被董事部發函辭退了。一位是孔翔泰,另一位就是任雨農。而任老先生一生對華教的奉獻我們都有目共睹,至於汪永年他們呢?

這事情的來龍去脈,你得詳加考察才行哦。

9/06/2006 12:23:00 am  
Blogger Way said...

如果鍾靈接受津貼和改制是背叛華教﹐那麼﹐隨後接受津貼和改制的檳華﹑日新等等是不是也半斤八兩﹔而沒有立場地送孩子去改制中學的父母是不是也難詞其咎﹗也許還包括無知地到改制中學上課的我們﹗

我並非想抹殺華教先賢的鬥爭與努力﹐只是我們必須接受事實 -- 我們已經是馬來西亞人了﹐不是中國人﹐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為什麼我們願意(或假假) 接受馬來文為國語﹐卻無法真正地承認它成為教學媒介﹖那國語這名堂要是不是只是我們華人敷衍政府和其他民族的伎倆﹖

也許我這人比較沒有大志﹕要我不學中文﹐我必定打死不從﹐但我覺得﹐在馬來西亞以國語馬來文做為教學媒介沒什麼不妥的﹗既然政府允許華人辦獨中(其他種族也都沒有﹐是不是代表他們沒有IDENTITI﹖)﹐那為何我們不能容忍願意接受 bahasa keBANGSAan 做為教學媒介語言的族群﹐為何這些人一定得揹負叛徒的罪名﹗而且﹐為了不讓自己內疚﹐我們只讓一兩位先驅揹負整個罪名﹗

捫心自問﹐如果汪先生是因為接受改制而揹負‘叛徒’的罪名﹐那麼我們﹑還有我們父母似乎難辭其咎﹐不是嗎﹖

考查歷史是否就是代表知道真相或是非﹖日本的歷史書已經告訴我答案了﹗也許你不懂日語﹐那中學的歷史書也告訴我們﹐歷史往往是當權者用來鞏固自己地位的其中一種把戲﹐請告訴我﹐要用“誰的說法” 來考查才能得到答案﹗用“教總” 那本嗎﹖那我想﹐不必考查我也知道真相了﹗還有﹐事情真的只有一個答案嗎﹖

不管是那個民族﹐只要是以自我為中心地建立山頭主義都是要不得得﹐我不會因為我是華人就盲目地說華教的所有鬥爭都是有道理的。這種以自己民族﹑宗教等盲目爭取的行為常常是誤會﹐甚至戰爭的導火線。如果必須在“自我的利益” 與 “和平”之間選一﹐懦弱的我寧願選擇和平。

再說﹐互相尊重﹑互相妥協不是一定會迷失民族身份﹔盲目地爭取才會讓你迷失方向。

然後﹐再問問自己﹐“我要的是什麼﹖”
是 “可以接受母語教育? ”
還是 “在其他種族 (melayu, iban, bidayuh, indian, kadazan, orang hitam dsb) 都以國語為媒介時﹐我們自立門戶繼續以我們 “祖國的語言” 自命清高” ? 也許﹐偶爾﹐在評擊其他種族搞種族主義之余﹐我們應該問問自己是否走得離開群眾太遠了﹖

華文教育是不可犧牲的﹐但是在這個多元社會裡﹐爭取還是有一定的界線的﹗認清界線﹑清楚知道自己現在身處什麼國家﹐再做調正﹐而不是一昧地跟隨民族極端分子的召喚走﹗當然我這些說法並沒有在指誰﹐因為我都說了我不看“當權者編寫的歷史”﹔我說的只是籠統的觀念。平庸如我也只能這樣。

謹把我這段文字獻給剛剛慶祝國慶日的馬來西亞﹗Happy Belated National Day!

9/06/2006 03:16:00 am  
Anonymous Liyun said...

???
長篇大論,有火藥味哦。
以事論事,是不能說後來,往後什麼的。
你看我也寫“這在當時……”。

如果先賢們打一開始就都選擇妥協與和平,我想,現在的我,可能就無法用這個文字來書寫了。這世界上,很多我們坐享其成的結果,都是得靠某些人爭取與犧牲而來的。

無論如何,別回應了,我不想辯論。
各執己見,莫衷一是,累!

9/06/2006 09:30:00 a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今天火藥味好濃……

本人才疏學淺,但說到自己的母校,不回應感覺怪怪的.

看到大家的回應都好長,讓我產生很多疑問,此事真有那麼嚴重嗎?那--讀英校的華人是不是也罪該萬死跳海去?為甚麼只是針對馬來語,這也是一種歧視吧?

請問孔前輩和任前輩的後代都在哪裡就讀?他們如果有修大學,是回到中國去修嗎?因為據我所知在馬來西亞應該沒有完全中文教學的大學,或者頂多也是一兩間不入流的吧.

我覺得如果前輩們那麼熱愛中文,熱愛華人文化,為甚麼要留在馬來西亞?乾脆移民到中國算了.不過那個年代即使要移民到中國,中國也不鳥你吧?

中文不是有說"適"者生存嗎?而且道不同不相為謀,各走各的路好了,給對方多一個罪名就會變得比較清高嗎?

9/06/2006 10:48: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手痒,也来插上一”手”脚.希望不会加重火药味.

历史,其实是活的,当年的决定,在当时或今日或未来都会给予不同的意义及诠释.

没有形成国家的民族是不会被历史尊重的,这是德国哲学大师黑格尔留给我们的一句话.

想过没有,如果今天你能够主宰及决定这个国家的方向及政策,你会怎么做呢 ? 我常常问自己这个问题,常常陷入迷惘中.

如果今天所谓的华教斗士们手掌大权,是甚么局面呢 ? 中文就会是国语了吗 ? 今天如果马华公会的衮衮诸公们手掌大权,我们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吗 ? 一些斗争的目标,如果真的达到了,能够让马来西亚就和平进步吗 ?

我觉得这个国家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塑造一个马来西亚民族,当然这个过程应该是进化,而不是同化,清洗,排挤.每个人都要放下身段,发掘他人的长处,改进自己的短处.很肯定的在这个进化过程中,每个人都会得到一些,却也失去一些.如果这个进程中我们抛掉乱扣帽子的传统,也未尝不是好事一件呢.


如果我们以两岸为标杆,别人以印度次大陆为灯塔,别人又以马来群岛为根本,在婆罗洲还有很多人也要捍卫他们从先祖继承的遗产,伍百年后,我们马来西亚民族还是会原地踏步,套用北马的国语就是 pi mai pi mai tang tu .

Way 少,完全赞同你的说法,我们选择了马来西亚,我们就要学国语,不只是学,我们还要尊重她,这是忠.彼此尊重当中,我们(不只是华裔,也包括他人)也要身体力行中庸之道.

我们无法选择父母,我们也无从选择出生地.我们只有两条路,一是离开,另一是尝试让她变得更好.扪心自问,在前人的树荫下,今天除了怨天尤人,我们是否有尝试多种一些马来西亚品种的大树以让后人乘凉?

自问不是伟人,所以我只能尝试坚守岗位,做好本分,尽一份力,再尝试以一马来西亚为出发点教育下一代,希望明天会更好.

当年锺灵若不改制,一条道路走到黑,真的会比今天更好吗 ? 历史评估是很主观的,吴三桂当年为红颜一怒开关,我们说他是汉奸,可是活在清初的人民难道真的不比明末时好吗 ? 当然老吴是为私,汪老是为公,不能一概而论,我只是想说每个人的观点不通,所谓坚守正统也不一定会给广大草民如你我之流带来益处.

马来西亚要成为一个民族,国家,我们就得让各族自然的进化.奈何太多的投机政客和机构百般阻扰,结果独立了半个世纪,还是闹出一个四不像.

净口修身齐家,大人们先做这三项,再来谈治国平天下吧,拜托.

我们要坚守宗教自由,母语应用,言论自由,人权平等的权力,大前提是马来西亚的模式在那里 ? 我们的领袖们能够给我们答案吗 ? 甚么时候,我们的思考模式能够以马来西亚民族为出发点,而不是各自族群为主 ? 支持母语教育,我双手双脚皆举,只是执行办法我觉得还有调整的空间.

只是个人的两分钱意见.

马来西亚,她还是我的家.

9/06/2006 12:18:00 pm  
Blogger Way said...

我談正經事時﹐便會嚴肅﹐習慣了我的嘻嘻哈哈的人會不習慣﹐覺得有火藥味﹐還望見諒﹗

Clement﹐我昨晚就對我那讀馬來校的屋友說﹐我在改制華文中學讀書﹐而且中文讀到 FORM-6﹐也只落得個叛徒的罪名﹐如果我是SUDRA﹐那你們這些就讀馬來校的華人就只配做PARIA而已﹗他說他不介意做PARIA﹐哈哈﹐好豁達﹗

哦﹐忽然想起不諳中文的華人好像更糟了﹐不曉得那些極端的種族主義人士會怎麼歸類他們﹖

道不同不相為謀,各走各的路好了,給對方多一個罪名就會變得比較清高嗎?”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別人選擇跟我們不一樣的道路就有錯﹐你告訴我吧﹖﹗

曹植啊曹植﹐相煎何太急的又豈止你們家族﹐人類一旦學不會尊重別人的選擇﹐還是會繼續‘相煎’的﹗

9/06/2006 01:13:00 pm  
Blogger Awan said...

哈哈,真是公婆各说自家理,
话不投机半句多。

请相信我留言时并没有想留下火药味(现在也没)。
我不是偏激的极端份子。
也无意给人乱冠罪名。
我赞同彼此尊重,也绝对支持中庸之道。
抱歉“连累”大家得费时写了些慷慨言论来反驳。

我害怕争论不休,
所以还是接受喝清補涼好了。
就此打住吧。

9/06/2006 01:25:00 pm  
Blogger Way said...

这个国家最关键的问题就是如何塑造一个马来西亚民族,当然这个过程应该是进化,而不是同化,清洗,排挤﹐就是嘛﹐俗語說得好﹕“若要人像我﹐除非兩個我”﹐給周遭的人呼吸的空間﹐那麼我們的日子才會過得好。當然﹐我相信﹐一定會有人覺得我們這些只是婦孺之見﹐我們雖自認文明人﹐但整天以“強制同化”和“排除異己”的方式來作為“捍衛宗教民族”的旗幟。這些道貌岸然的說法就是引發恐怖主義和戰爭的導火線。但往往這些極端人士是最難跟他們說道理的﹐所以﹐唉~~

当年若不改制,一条道路走到黑,真的会比今天更好吗? 也許會兩敗俱傷﹔就算只有一方受傷﹐那損失的肯定是華人﹔這是華教人士一直看不到的。現今的大馬﹐就讀獨中的不佔大多數﹐如果只有他們是“忠於國家的子民”﹐其他源流的都是叛徒﹐那這說法也未免太極端了﹗

還是同樣一句﹐“爭取﹑鬥爭”與“諧調﹑和平”﹐我選擇後者﹗說我是叛徒也罷﹐目前的我甘於做一個平凡的馬來西亞華人 (前提是他們不能連我受母語教育的機會也剝削)

道不孤﹐必有鄰﹗

9/06/2006 01:39:00 pm  
Blogger BloodDoc said...

way 少
你还读中文至中六

我考完 SPM 后就只与鸡肠为伍了
那在 paria 和 sudra 之间该叫啥?

9/07/2006 09:26:00 am  
Blogger Way said...

SURIA這名字不錯吧﹐連高檔的KLCC也是用這名字...

9/11/2006 10:14: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