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06

兩個書櫥一個故事

除了懶惰任性自私自大﹐我想﹐“不果斷” 也是我的缺點之一﹗我這人買東西時挺婆媽的﹐一件物品﹐從 ‘打算買’ 到 ‘真正買’﹐往往就得走上好幾回才能鐵下心﹗我常常在超市上演 ‘天人交戰’ 的獨角戲﹕有時徘徊在物品附近﹐斟酌著買與不賣的 pro 和 con﹔有時候﹐明明把物品拎到櫃檯前了﹐終究還是抵不過心裡的 superego﹐又乖乖走回去﹐把物品美美的放回陳設的櫃子上﹗我的書櫥就是去了四五趟霸市 (或許更多次)﹐才鐵下心買回來的﹔購買前﹐也一如既往在那裡上演 ‘天人交戰’ 的戲碼﹕原本已和屋友把一棟99.90的六曾樓大廈合力搬到櫃檯去了﹐最後一分鐘卻反悔﹐把裝櫥的箱子搬回去﹐又在一堆書櫥前徘徊了好一陣子﹐不斷問屋友 “到底要買哪個”﹐最後才決定了79.90的五層樓公寓﹗記得那時候﹐我還叮囑我的屋友趕在我後悔前﹐把那裝櫃的箱子推到櫃檯付錢去﹔最後總算成交﹗

眾多物品中﹐只有買書和 CD﹐我不會手軟﹔雖然很多時候﹐買了回去只當陳設擺﹗還記得之前提到的 <喜福會> 嗎﹐目前也變成了我的床頭書﹗上星期﹐把書櫥買回來後﹐便把囤積在床頭的書本都擺上去﹐然而﹐單單心理學的書籍就把我那整整五層‘樓’高的書櫥塞滿了﹐所以﹐那些不入流的書本﹐有的依然躺在床頭﹑有的繼續躲在紙皮箱子裡 。而大部份買回來的心理學書籍﹐也只是偶爾翻翻一下而已﹐幸虧每次寫作業做論文時還會派上用場﹐所以﹐勉強還可以算 ‘精明消費’﹗

另外﹐16 號當天擺了一個大烏龍﹐說服屋友到 Tapak Konvo走走﹐結果到了 campus﹐才發現 Tapak Konvo 已過﹗於是﹐我們便拎著相機到我們以前的 faculty 和宿舍村去舊地重游﹐當然也沒有忘了大學的地標 -- Pusaneka!
重回校園一年多了﹐一直都不敢去華裔學生理事會的行動室走走﹐怕學弟學妹們會以異樣的眼光看我這個 ‘孤藤老叔’ 。趁著週六沒人﹐我們倆悄悄去了行動室 。我還在母校和另一團體的簽到薄留了一句 “到此一遊” ﹔大隻平則趁我留言時﹐四處拍照 。當晚﹐我們拍了數十張照片﹐要屬這張最精彩﹐因為因為行動室內的書櫥鏡子倒映了我們兩個小偷的樣子﹐還顯示了那本記錄我的大學生涯的刊物 -- <我說說我> 。

Labels:

30 Comments: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眾多物品中﹐只有買書和 CD﹐我不會手軟
而我呢,眾多物品中﹐只有買衣服和鞋子﹐我不會手軟
哎,这显示我多么俗气哪,哎哎哎

8/29/2006 01:03:00 pm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going back to school or uni after several years always bring up a nostalgic feeling. the place is the same but the people have changed. I remember I visited my Peng Hua primary school several years ago, the school looked so small. It was HUGE when I was a little boy, and I was so scared of the teachers, but during the visit many of the teachers were younger than me. Hey, I have grown up, I thought. :)

8/29/2006 05:00: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买书、买鞋和买衣服都不会手软。
好像更惨hor?
当然,自从要花英镑之后,就不能这样子了。

8/29/2006 07:43: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薄荷糖,怎么会呢,你至少比我有文化气息呢,只不过周先生的手比较软,软到陶不出腰包来,哈哈

青青河边草啊,你念的尼姑庵小学面积的确比很多小学大,和我那位于日落洞的培新小学相比之下,我的可是小巫见大巫啰
我第一次到尼姑庵中学去报到的时候,也觉得校园大得不可思议,真是山芭佬
嘿,既然你小学是尼姑庵,那中学肯定是少林寺,way少,快认师兄吧

8/29/2006 09:57:00 pm  
Blogger Way said...

哈哈﹐說到買鞋子﹐我現在穿的那雙鞋子也是猶豫了很久﹐去了兩次JJ才買成的﹐我最捨不得花錢買衣服鞋子﹐還有眼鏡﹗ 買書買CD時﹐我象個揮金如土的有錢公子﹔買衣服日常用品時﹐就會變成九牛一毛的守財奴﹐哈哈﹗真的很極端﹗還是薄荷最闊氣﹗

Hey, GP, face the fact, you have grown OLD-lah, haha!

嘿﹐七四七﹐我的舊家就在培新小学附近﹐在 BUKIT DUMBAR 下面﹐但是每天我必須經過培新小学﹐走到日落洞華文小學去上課﹗看來﹐小時候﹐我們有可能是同村哦﹗以前﹐我家附近真的有人姓歐陽欸﹐就在一間廟的斜對面﹐該不會就是你家吧﹖別嚇我哦﹗

GP﹐也該不會真的是少林寺的學生吧﹖一天內﹐雙重驚喜﹐我怕我會承受不了﹗

8/29/2006 10:25: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阔气的日子不复存在了。
因为我之前都没有供屋子、车子,只是供自己的保险和给妈妈家用、爸爸零用钱,所以比较有多余的钱买自己喜欢的东西,
现在,一乘七以后,就再也无法豪气了。
回家以后,年纪也大了,要好好打算。
幸亏还过了一段“阔气”的日子。
嘻嘻嘻……

8/30/2006 01:07:00 am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幸亏还过了一段“阔气”的日子" - 曾经持有, 不虚此生也! :)
(A poor attempt to write Chinese by a shaolin disciple in exile. 罪过!罪过!)

8/30/2006 02:46: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少,我的年纪比你大,更承受不了打击咧

Bukit Dumbar我住了21年,直到那边的老屋给拆了。嗯,我家斜对面的确有间庙,但那庙存在的时间不久,我不知道到底是不是你的邻居,印象中我们的kampung,好象就只有一家姓欧阳的。我家的“家族事件”,可是闹得热烘烘的,你的邻居的家事是不是家喻户晓的?
印象中,我没有这样可爱的小弟弟邻居哩!哈!

你就好啦,可以在名校就读,我妈就随随便便把我和哥哥丢去培新小学,混了六年!

8/30/2006 10:43:00 am  
Blogger 凡奇 Frankie said...

你是UKM毕业的吧?我是2000的,我们是不是认识的?好怀念签到的日子。

8/30/2006 10:46: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买眼镜,我也很阔气哩,我其实当了眼镜的奴隶,不晓得花在眼镜的钱到底有多少,隐形眼镜的药水每个月都吃了我不少钱,哎

我没有commitment的时候花钱也很阔气,因为穷了20几年,自己有能力挣钱的时候只想善待自己。

8/30/2006 10:52:00 am  
Blogger Way said...

GP﹐薄荷﹐暫時跳過你們的留言﹐因為我和七四七的這個瓜葛實在太勁爆了﹗

七四七﹐就你描述的地理環境以及你的姓氏而言﹐我幾乎已經 90% 可以確定你是我的舊鄰里了﹗你家對面是不是住著一個叫‘德元嬸’的老婆婆﹐不遠處有堆馬來墳墓﹐墳墓間有一條小路可以爬上 Bukit Dumbar﹐對嗎﹖如果真的是那樣﹐我們家真的非常近﹐走路不用一分鐘就可以到了﹗哇﹐太可怕了﹗

我小學時期住在那個叫“網寮”的地方﹐中二便搬走了﹐住了大概八九年吧﹗那時年紀小﹐不去管大人們的世界﹐自然沒聽說過什麼歐陽家族事件﹗欸﹐也許我不是‘可愛’的鄰居小弟弟﹐而是‘可惡’的呢﹖

怎麼﹐日落洞華文小學是名校嗎﹖我怎麼都不知道﹐別那麼說培新﹐我弟弟也是那裡的‘校友’﹗

8/30/2006 11:35:00 am  
Blogger Way said...

Settle 完舊鄰居的事﹐也是該向兩位學長打聲招呼了﹕

GP 學長﹐我們的年齡相差太大﹐所以應該不認識﹔或許你讀 FORM6 時﹐我才剛剛升級做‘檸檬仔’﹗

FRANKIE 學長﹐我是 2001 年畢業的﹐我們還有那麼一點點可能性會認識。但我以前在 UKM時不太活躍﹐認識的 SENIOR 更是屈指可數﹐所以機會不大﹗除了PT﹐你以前還參加什麼活動﹖

8/30/2006 11:45: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少,怎么那么可怕?我们竟然在网络上找回旧邻居?可是,我不知道你是哪家的小孩呢!你该不会是我小学同学的亲戚吧?我小学同学家在Ah Mui的斜对面,和你同姓...

你的旧家也拆了吧?我家在1996年初被拆了。对,你怎么知道我家姓欧阳?

日落洞华小是名校之一啊!没有踩培新啦,它虽然不是名校,但我在那边渡过了很快乐的六年,呵呵

如果不是少林寺叛徒撩起话题,我们都不知道原来我们的“渊源”那么深,哎

8/30/2006 02:34:00 pm  
Blogger Way said...

COMFIRM! 你的小學同學應該是我的姑姑、叔叔或是堂兄姐!你說的那間家就是我曾祖母、伯公、叔公的家;但我家比他們的更近你家。我親戚家在河流之前;我跟你的在河流之後!只剩下幾間,對吧?太太太恐怖了!

我自搬家後,便沒有回去舊家,不曉得拆了沒,但我親戚應該還沒搬吧?!

你的哥哥(還是弟弟)是少林寺的學生,kampung不大,同一間學校的,怎會不知道?

哇,太可怕了,兜了這麼大的圈子,小的時候錯過的兒時玩伴,竟然長大後在網上不期而遇!SERAM,KAK!

8/30/2006 03:12: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747和Way少竟然是青梅竹马!!!
世界真是小小小……
这里应该不会匿藏了一些和我有渊源的吉隆坡人吧?
恭喜、恭喜,青梅竹马重逢咯!

8/30/2006 03:14:00 pm  
Anonymous 建杰 said...

哇啦辣。原本只是要留言说你这个男生买东西还真是有点婆妈哦。

可以竟然在这里看到你们和从前邻里“相遇”的“奇景”哦!实在叫人动容。你们有没有那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哈哈。

8/30/2006 09:01: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天啊,我要晕了
你的叔叔是叫仁人都赞好吗?
你是河流后的第一家吗?可是我从来不知道河流前和河流后的家庭是亲戚
如果我真是猜对的话,我小时候常常到你家去看电视,我童年时代都在你家看电视的,还有橄榄树和雨中即景这两首歌都是经过你家听到的
我曾经想过要写这个邻居,因为这个邻居给我带来太多的童年回忆
可是,我竟然对你没有印象,我抓狂了

我曾经在飞机情缘说过一个小学同学给我取个花名,那个人应该就是你叔叔

你知道吗?咱们两家在整条村子都是出了名有故事的家族

如果你已经准备好了,我要告诉你更劲爆的消息
我妈妈说她的亲生父母和我小学同学那一家是亲戚,但她从来没去相认

way少,我们应该要见见面了

然后我们的故事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

8/30/2006 10:35:00 pm  
Blogger Awan said...

好曲折的相遇,真是難以置信!

8/30/2006 11:34:00 pm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Haha, I think 橄榄树 should be sung here: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What a story, congratulations.

8/31/2006 12:04:00 am  
Blogger Way said...

七四七﹐當你說到小學同學時﹐我就打從心裡覺得 “Ah-Ho 叔叔” 的嫌疑最大﹗小孩子總不會去“過問”大人們的名字﹐所以﹐我對這個 “Ah-Ho 叔叔” 的真名也不是很清楚﹐好像就是你說的“仁好” (JIN HO) 吧﹗

我叔叔那事你猜對了﹐但你所懷疑的那一家應該是錯的﹐因為我們家再怎麼算也應該是河後第二或第三間﹐跟你和我們陳家祖屋不同排﹐在對面路﹐跟寺廟同一排。我家後面有一條小路可以通往“德元嬸”家。院子範圍內有三間家﹐一是我家﹐一是我祖母的妹妹家 (好像是姓楊和姓郭的)﹐一是印度人的家﹗我們隔壁是姓尤的﹗我弟弟小時候就是給那個叫“阿尤嫂”的人照顧的﹗

解說得那麼詳細﹐應該知道哪一間了吧﹗

還有﹐我後母不喜歡小孩子吵吵鬧鬧﹐連堂弟妹都怕來我家﹐所以你想來我家看電視﹐應該是“門都沒有”﹐哈哈﹗

更何況﹐如果你天天來﹐憑我們倆這麼冰雪聰明﹐哪裡可能完全沒有印象﹐對嗎﹖所以呢﹐不必抓狂﹗

我相信﹐你所說的那一家應該就是我家正對面的那一間﹗要不就是姓尤的﹗

哇﹐故事發展到這裡﹐真的是難以置信﹗
還是老話一句 “太恐怖了﹗”

8/31/2006 03:32: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请问你家是院子里最后面的一家,是吗?你的祖母(应该是祖母吧?)常和德元嬸互相往来,是吧?
我去过你家啦,好像是你祖母带我去的,要不就跟德元嬸去的,家里冷清清的,但是装潢则是我们左邻右舍当中最好看的,去的时候好像只看到一个小男孩,不知道是不是你,当时我还很小,刚刚念小学吧,不太记得了。然后,听说你家的小孩是最有家教的,看到现在的你,我觉得可以印证了^.^你祖母还好吗?我以前老爱听她跟德元嬸聊天的,我想八卦的本性那时候已经培养了,哈哈

还有,你叔叔现在在干嘛?

8/31/2006 11:19:00 pm  
Blogger Way said...

這一次倒說得有模有樣的﹐好像都講對了﹔只有我祖母帶你去我家那一PART﹐我不大確定﹐因為我們搬去網寮前﹐是我小叔一家和祖父祖母住在那裡的﹐所以你看到的極有可能是我堂弟﹗但說到家教那一PART又比較像我家﹗

我祖母常到德元嬸那邊串門子﹐所以﹐我覺得住在對面的你應該對她們倆還蠻熟悉的。有關我祖母的近況﹐我在我第一篇文章裡提到了﹕http://way5577.blogspot.com/2006/01/blog-post.html

至於我那個叔叔嘛﹐最後一次看到他﹐好像是我伯公(他老爸)過世的時候﹐也不曉得他現在怎麼樣了﹗

我想﹐我們小時候應該有見過面﹐真的有點像建傑說的那樣 -- “恍如隔世”﹗緣份﹐這種東西實在太奇妙了﹐如果GP沒有提起檳華小學﹐也許我們今生都不會知道我們曾經住得那麼近﹗

這一兩天﹐兒時生活的所有畫面又慢慢地放映在我眼前﹐回想起來﹐所有的“人面”和“桃花”都不覆存在了﹗將近20年的歲月幾乎改變了所有人﹑事﹑物﹗真是情何以堪 ~~

9/01/2006 12:19: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什么?你不是一出世就住在那边的哦?

是啊,我对你的祖母很熟悉,否则也不会曾经到你家去了

就象我之前说的,因为你的家教很好,没有出来和我们这群野孩子混,所以我对你没印象哦,哈哈

我想我们可能见过面,也可能没有,因为你家住得太“里面”,我根本不知道那边住着少林寺的学生...

真的是恍如隔世

9/01/2006 11:52:00 am  
Blogger Way said...

我們家只隔那麼一兩間房子﹐而且再怎麼說我也在那裡住了將近 10 年﹐雖然家教嚴﹐小孩子始終是活潑頑皮的﹐我們常常趁父親不警惕時﹐出去溜韃﹗八九年說短不短﹐才隔那麼一兩間家﹐說我們不曾見面也未免太‘神奇’了吧﹗其實﹐我上少林寺不久(FORM 2)便離開網寮了﹐只有新年時才會回去我伯公那裡拜年﹗

9/02/2006 01:13: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你中二的时候我已经Form 5了,再多两年我就到吉隆坡来念大学了,念了半年,旧家就拆了...我之前留言说过,对小时候的你有印象了,但是长大后的你就没印象

你之前提到我家有人在少林寺求学,那是我哥,就是小婕敏的爸爸。他大我一年,大你4年,我真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他和你同一所学校,毕竟他大你很多呢

其实我曾经在其中一贴提及日落洞佛教会,可能你没留意,否则你一早应该知道咱们是同村的了:-)

9/02/2006 10:31:00 am  
Blogger Way said...

四年的距離好像有點大﹐會不會是你弟﹖你弟弟比我小嗎﹖話說回來﹐少林寺的武僧們都是名震江湖的啦﹐知道也不出奇﹗

日落洞的範圍太大了﹐要懷疑也是先懷疑 GP﹐他那裡不是有個大大字的 JELUTONG 嗎﹖

日落洞佛教会在哪裡﹐是我們網寮靠近天后宮那個嗎﹖

9/02/2006 11:14: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是咯,日落洞佛教会就是你讲的那个,以前我常到那边去混

青青河边草啊,我早就怀疑他了,但他就是守口如瓶

我弟弟去年才自少林寺毕业啦,你忘了我妈老蚌生珠吗?呵呵

9/02/2006 01:25:00 pm  
Blogger Way said...

我也常常在那一帶 LEPAK 。

奇怪﹐如果 GP 是日落洞的 GANG﹐怎麼會混到檳華去﹖該不會是早熟﹐自己要求媽媽送他到那裡去的﹖﹗

依稀記得你好像說要給弟弟TIPS的﹐但忘了你媽媽‘老蚌生珠’這回事﹔只是我們這樣講她好嗎﹖哈哈﹗

9/02/2006 02:28: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不怕,不怕,我妈自己也说她老蚌生珠,而且还引以为荣,哈哈

青青河边草那个年代,什么人都可以到尼姑庵小学去,不一定是附近的居民,现在哪,可难咯,因为大家争着跻进去,如果不居住在附近,就得向附近的居民借地址呢

至于他是不是日落洞的 GANG,你问他吧

9/04/2006 04:27:00 pm  
Blogger Way said...

GP 那家伙超爱 "札札呆" 的,登他自己“真情流露吧”!

9/04/2006 11:38: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