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06

嘿哈﹐少林寺﹗

很小很小的時候﹐我就被大人們灌輸一個古怪的想法﹕要昇中學﹐一定得擠進少林寺 。也許當時所有在北島就讀華小的學生都會有類似的願望﹕男的總是求神拜佛﹐希望在六年級檢定考試中取得標青的成績﹐以便擠進少林寺的門檻﹔女生則極儘所能﹐以考上尼姑庵削髮為尼﹐作為人生目標 。事到如今﹐我已忘了當初檢定考試放榜時﹐得知自己考獲五顆特優時的心情﹐但卻永遠不會忘記自己在報上看到被少林寺錄取時的那種雀躍!

在故事繼續發展下去之前﹐我想我有必要想諸位看官解釋解釋下這間所謂的 “少林寺” 是什麼冬冬﹕少林寺﹐乃是網友們為我的母校取的綽號﹕叫它少林寺並不是因為那裡的學生都是武林高手﹐純粹只是因為那裡的學生清一色都是男生 。這所謂的少林寺是一間座落在北島一條川流不息的大道旁的半津貼國民型華文中學 。進了大學後﹐我才發現 “半津貼國民型華文中學” 這個概念和物體只存在北方人的世界裡 。中原﹑南蠻和東洋人對這種學校體制感到非常陌生﹐因為那是一種介于他們熟悉的獨中和馬來學校之間的曖昧體﹔倒是很多人對我母校少林寺的大名略有所聞 。從這些外人的口中﹐我也知道外人眼裡的少林弟子普遍上都有囂張跋扈的 ‘氣質’ 。我不曉得那是因為我們 Islander 的島民心態在作祟﹐還是真的是少林弟子的獨有特質﹔但打從心裡﹐我還是不得不同意這些人對少林弟子的刻板印象﹐下面我將舉例說明 。

我花了六年的時間在少林寺修煉﹐至到大學先修班時﹐因為轉文科才換到附近的美猴王學校 (Monkey Boy School 翻譯成中文是 '美以美男子中學' )去 。在這六年當中﹐我在少林寺的表現一直是起伏不定的 。也許看官您已從之前的帖子中得知﹐我們一個年級大約有五百多個學生了﹔每一年﹐所有學生都會依據上一年的成績被派到分為四個等級的 14 個班級去﹕全級第 1 到第 160 名就會 secara rambang 地被派到四個 A 班中的其中一班去﹔第 161 名到第 320 名被派到 B 班﹐以此類推 。 由於每一個等級隔著大約 120 至 160 個弟子﹐所以﹐大部份少林寺的弟子們在這六至八年的求道生涯中都會被局限在某個等級中﹔而辨別同學的其中一種方式就是說 “他是 C 班的人” “他是 A 班的”之類 。

由於我的成勣起伏很大﹐又常常逗留在曖昧地帶﹐所以在六年當中﹐我曾流連於四個等級當中的其中三個﹐至到畢業﹐我都不曉得別人把我歸類為 A 班﹑B班﹐還是 C 班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我最不喜歡被派到 A 班 。記得高中三的時候﹐我的成勣又勉勉強強地擠進了 A 班﹐於是﹐我便向校方申請調換到 B 班去﹗校方花了一個月的時間才批下奏折﹐礙於所有登記工作與課程都上了軌道﹐最後﹐我還是安分守己地在 5SA2 完成了我的中學課程﹗

不喜歡 A 班的原因有二﹕壓力大是其一﹐另外一個則是因為 A 班的學生會在不經意間散發一種 “許純美上流社會” 的氣質﹔這也許是因為 A 班的學生會自以為自己是精英中的精英﹐所以態度便不可一世 。接下來﹐讓我告訴你一個有關 “兩隻孔雀” 的故事﹕

“ 先修班讀了一個月後﹐我便轉換到美猴王學校去修讀文科 。記得有一次﹐我回母校去﹐遇見了兩個高中三的同班同學 。於是﹐便理所當然地向他們報以微笑 。兩人先是互相對望﹐仿彿是在問 “是你的朋友嗎﹖”﹐然後﹐不謀而合地往後望﹐應該是在想 “他跟後面的朋友微笑吧﹖” 之類的﹐最後便目無表情地﹑留下發愣的我揚長而去﹗這個畫面隔了這麼多年﹐依然深烙在我的記憶裡 。 ”

還有一次﹐我在某人的部落格看到那人在討論一間名校的學生﹐不曉得為何當我看到 “囂張” 這兩個字時 (忘了正確的字眼是什麼﹐大概是這個意思)﹐便打從心裡認定那人是在談論吾少林寺﹔繼續看下去﹐便發現我的猜測是正確的 -- 那人確實是在罵我的學弟 。打從那天起﹐我更相信 “囂張” 是我母校產品的最佳代名詞 。

但話說回來﹐事情不能以篇概全﹐一根竹竿如果打翻整艘船的人﹐到最後溺斃的肯定是我﹗也許囂張的代表只有區區的幾巴仙﹐但就因為這幾巴仙的人在外作威作福﹐蒙羞的是整個少林寺 。而且很多時候﹐我們會 ‘忽略了’ 自己有多囂張﹐就象北島人常常因為地域情結發作﹐不自覺地自誇自己的食物有多棒 。當然﹐往往這些囂張的背後也是因為我們真的有幾把刷子 (哈哈﹐這麼寫應該也滿自大的 。沒辦法﹐江山易改﹐校性難移﹗)

六年的少林生涯中﹐開心有趣的事情蠻多﹔今天單寫 “囂張” 的 “前言”﹐就可以拖那麼長了﹐要把我六年學習生涯的苦與樂結集成文﹐那應該是一本很厚很厚的百科全書﹔也許他日有機會﹐再擇題聊聊 。

這些日子以來﹐少林寺為各行各業培育了很多出色的人才﹐當中不乏部落玩家﹐右邊的連結當中隱藏了好些少林武僧﹐其中 唤醒心中的巨人4896 是和我同年進廟的師兄弟﹑A Lost Note 是我師弟﹑Greener Pasture 是師兄﹔還有﹐檳城福建 的酋長好像也是少林弟子 。另外﹐何雲書軒﹑Foohouse 和 呼吸的七四七 的胞兄弟們也都是少林寺的武僧 。還有流連網絡世界時無意發現的 蘭陵齋坚持向黄家驹致敬也是同年進廟的弟子 和路人

再過 10 年吧﹐我們少林寺便迎接創校 100 週年了﹔到時候﹐如果我和這部落格都還存在的話﹐我一定會為這個塑造我的學府譜一篇史詩 ~~ (如果我會寫詩的話)

Labels:

21 Comments: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Was 'Bak Pao Yap' still the head master when you studied there?

9/03/2006 04:28:00 am  
Blogger Way said...

Yup, he is still the one...

9/03/2006 04:30:00 am  
Anonymous jaNeSSe said...

也许好班深明"楚河汉界"的意思,
所以总是会把第一班, 第二班, 第三班分得清清楚楚.
给我想, 那还不是一样,
最终大家也会走进社会大学,
哪儿有好/差班之分..

9/03/2006 11:50:00 am  
Anonymous 桑朗 said...

赶不及你的“部落聯誼營火會”,“PAI SEI”啦!
因为我懒,因为最近闹情绪。。。
但我依旧是不定时的游客。
你的电脑死了,是指手提的吗?

9/03/2006 12:28:00 pm  
Anonymous Kean Jin, Lim said...

Way, you found so many SHAOLIN people on virtual world. You should upload your photo. Frankly, when you mentioned we are school-mate on your blog I was really suprised but happy. Haha...nice to meet all of you again.

9/03/2006 01:18: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其实中原也有这种“半津贴国民型华文中学”,我就读的中华国中,就是一个例子了。
不过,我们所有科目的媒介语都是国语,只是华文课是安排在正课的,然后全校99.9巴仙是华人。
你的少林寺也是这样吗?

9/03/2006 05:21:00 pm  
Blogger Way said...

GP, do you know that 葉校長 has passed away?

jaNeSSe﹐人類最喜歡搞山頭主義﹔根據心理學的說法﹐人類打從一出世﹐父母便教會我們如何搞PREJUDICE 。當然﹐百年之後﹐我們都一樣被埋在黃土之下﹐但有生之年﹐我們還是會繼續以“物以類聚”的方式過活﹐出了社會亦如是﹐只是分類的方式不一樣罷了﹗其實﹐搞‘分門別類’也是無可厚非的﹐最重要的是大家學會尊重。

桑朗﹐你總是“漂泊不定”﹐我不曉得日後﹐你還會不會回來看這篇留言﹐但是我還是想問“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你還好吧﹖”
哦﹐剛過世的是我的 DESKTOP﹐有心了﹗

KJ﹐我的舊文章裡面有我的照片﹐有空慢慢去發掘吧﹖很早以前就知道你是我的同學﹐但因為想在這虛擬世界裡保持一點點神秘﹐所以沒有明說﹐就像我也沒有道出‘少林寺’的大名一樣。

薄氏﹐我們的情況是一樣的﹕所有科目的媒介语是馬來文﹐唯华文的比重最大﹗

9/03/2006 06:01:00 pm  
Blogger Way said...

Oh, KJ, 我們是同年同學﹐但不曾同班。

9/03/2006 06:04:00 pm  
Anonymous Kean Jin, Lim said...

葉校長去世已有几年了,听到消息时吓了一跳。人生无常。
我也很少道出我来自少林寺。我的女朋友说我们很“串” 哈哈。

9/03/2006 08:57:00 pm  
Anonymous 逆光飞行 said...

抱歉,好一阵子没上网,刚看到你那“部落聯誼營火會”的帖子,为时已晚啊!就连现在也是匆匆忙忙的,只好仓促给你留个言。想说的不外是,继续努力,我喜欢你的坚持。

9/03/2006 09:22: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你写了少林寺,谁来写尼姑庵呢?美丽的云吗?

少林寺的确出了很多名人,但讨厌少林寺弟子的人也很多

少林寺分院(校友会)和我的渊源倒不少,由于认识一个活跃于少林寺分院的“老”弟子,我偶尔会到位于八打灵的少林寺校友会去用餐,你呢?

9/04/2006 04:15:00 pm  
Blogger Way said...

Kean Jin,连你的女友也觉得我们串,可想外人对我们的看法了!看来,少林弟子是该收敛一点点了。当初我听到叶校长的死讯时,也感到非常诧异,因为他的年纪应该不算老。

逆光飞行,错过部落聯誼營火會的不只你一人,你学妹也才刚刚“不得其门而入”而在这里留言。怎么样,新工作还好吧?

747 is breathing,你们尼姑庵的事,我这少林弟子不便多言;你跟美丽的云,还有 GP 商量商量吧。别忘了,GP 小时候也曾经削发为尼哦!听闻,主播界有好些少林弟子,我想,少林弟子都蛮牙尖嘴利的,再加上态度嚣张,招惹的仇人自然不少。

PJ 的少林分院,我只去过一次,但不曾在那里用过餐,倒是很想念少林厨房 (周星星去学厨艺的地方)的美食!

9/04/2006 10:22:00 pm  
Anonymous Kean Jin, Lim said...

是的,尤其是我们的少林寺校友会。我们的校友会在全国各大学非常活跃,所以树大招风啊!少林寺改变的很多,少林厨房也一样。我回过去一次也在那儿用餐。厨房的主人还认得我所以那餐是免费的。

9/05/2006 08:37:00 p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不知道為甚麼那篇文章不見了,但既然回應寫了就貼上來吧,或者你可以解開我一些疑問.

本人才疏學淺,但說到自己的母校,不回應感覺怪怪的.

看到大家的回應都好長,讓我產生很多疑問,此事真有那麼嚴重嗎?那--讀英校的華人是不是也罪該萬死跳海去?為甚麼只是針對馬來語,這也是一種歧視吧?

請問孔前輩和任前輩的後代都在哪裡就讀?他們如果有修大學,是回到中國去修嗎?因為據我所知在馬來西亞應該沒有完全中文教學的大學,或者頂多也是一兩間不入流的吧.

我覺得如果前輩們那麼熱愛中文,熱愛華人文化,為甚麼要留在馬來西亞?乾脆移民到中國算了.不過那個年代即使要移民到中國,中國也不鳥你吧?

中文不是有說"適"者生存嗎?而且道不同不相為謀,各走各的路好了,給對方多一個罪名就會變得比較清高嗎?

9/06/2006 10:52:00 am  
Blogger Way said...

Clement﹐不是我馬後炮﹐但在登上面那篇POST 之前﹐我就曾經猶豫是否該封鎖留言﹐因為我覺得每次交流(嚴肅課題)﹐幾乎‘不可能’達到共識﹐所以乾脆自己發表看法﹑封鎖留言算了。後來又想到言論自由﹐所以就算預知會引起劍拔弩張的局面﹐還是開放了﹗

結果﹐一如預期般﹐吃慣小甜點的大家都被這種義正詞嚴的文章嚇到了﹐所以﹐之後﹐又決定封POST﹐怎知你又跑來這裡留言﹐所以﹐後來還是開回了﹗

抱歉﹐我這人就是窩囊﹐哈哈﹗

9/06/2006 12:50:00 pm  
Anonymous kimsiang said...

嗨,哈哈,路人甲.想不到會有人給我這樣的名稱.你好.對了,你是那一年form5畢業的?

金祥

11/09/2006 01:15:00 am  
Blogger Way said...

學弟,你好,怎麼會跑到我的這篇舊文章來?我1995年畢業,依稀記得是你學長,沒錯吧?!

11/21/2006 10:41:00 am  
Anonymous 金祥 said...

嗨,學長.呵呵,我不小心來到的.
你現在是在國內嗎?

11/22/2006 01:47:00 am  
Anonymous way said...

怎麼個不小心法﹖你的部落格﹐我是從蘭陵齋那裡LINK到的。

我﹐當然在國內﹔怎麼﹐想請我喝茶﹖哈哈﹗

11/22/2006 04:37:00 pm  
Anonymous kimsiang said...

hey,i am in penang now..can contact me at 016-4656750.

2/19/2007 01:47:00 am  
Blogger Way said...

But, I'm back to KL oledi, haha!

2/25/2007 10:22: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