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06

那把曾经抚慰我心的歌声

我喜欢会说故事的歌声﹔ 比起高亢響亮的吶喊﹐我更鐘情於低聲呢喃式的吟唱﹐像在耳邊竊竊私語﹐敘述著心裡話 。

所以﹐我喜歡萬芳﹑張艾嘉﹑曾淑勤 。

萬芳的聲音有一股渾然天成的悲憫﹐唱起療傷情歌是如斯的得心應手﹐適合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的失意人﹔張艾嘉的歌聲是那麼地隨性﹐像臨睡前和知己的一席談話﹐沒有煽情﹑沒有聳動﹐卻一吋一吋地敲到心坎裡去 。而﹐曾淑勤有著低沉的嗓子和重重的鼻音﹐像患上感冒﹐卻硬要唱歌的固執女孩 。 她总是专注地用她的文字和歌聲述說著我們共有的故事 。也許就因為多了貼身創作的部份﹐淑勤說的故事更為動人 。

我們在她的聲音裡聽到暗夜裡的一抹曙光﹐她總是告訴我們﹕
“我從愛情外面看著﹐朋友們的聚散﹐才知道愛只是瞬息火光” “把所有的回憶裝進袋子裡﹐帶到世界的街頭丟棄” “跟丘比特說再見﹐我現在沒時間﹐不要朝我射你的箭﹐我現在安于心如止水﹐享受著 single days﹐就算寂寞也無所謂” “在逃避之後﹑借口之後﹐終究還是要回到起點” “起伏之後﹐再多的情緒﹐也會成了過眼煙雲” “喝下最後一杯自殺飛機﹐重新製造美麗﹐勇敢飛向閃亮的天際﹐睹一睹你的運氣﹐也許在天亮之前找到自己” ﹐於是﹐我們在沮喪裡學會堅強 。

也在她的故事中﹐我們找回了曾經遺忘在時間的洪流裡的年少夢想﹕ “我常常會覺得自己是夢想者﹐一個人在城市開拓﹐天天在逐夢﹐夜夜卻發現夢隕落” “成長的路途苦澀﹐到處碰壁到處失落﹐就象那隻變形蟲﹐它毫無目的地爬行” “年少的他在課堂上﹐心飛翔在太平洋﹐夢中全是年少時光﹐還有那蔚藍的海洋” “有夢的人匆忙向年少提前告別﹐花蓮的雲常飄在他心上” “他為自己編寫答案﹐給自己滿滿的夢想﹐年少日記還放在行囊﹐孤單時候提供溫暖” “帶夢的小孩問自己﹐如何能把心落實下來﹐誰能夠代我告訴他﹐台北未必距離夢想最近的地方” “在紅燈前傻傻發獃﹐我只是其中一個迷惘的人” “心中那麼多問號﹐生活那麼多抉擇﹐身邊一個喝彩的人都沒有” “年少的憧憬曾經告訴一顆星” “每個人是否都有一些來不及想做的事﹐是否這輩子就欷歔又欷歔﹐而朋友都已老去﹐親人都遠離﹐再沒有人證明你光榮的回憶” 於是﹐我們在她的歌聲裡聽見了為我們年少莽撞而喝彩﹐為我們夢想隕落而哀嘆的聲音 。於是﹐我們得到了一些些心靈上的補償 。

曾淑勤﹐一把誠懇朴實﹑不加彫琢的聲音﹐卻能讓人不知覺地上了她的癮﹐難怪她的精選文案裡會說﹕ 听曾淑勤﹐我们不禁要想﹕如果当时我们够勇敢﹐扬弃音乐本质外的东西﹐早在15年前﹐我们就拥有一个用灵魂唱歌的 Norah Jones 了 。

Labels: , , ,

20 Comments:

Blogger BloodDoc said...

我想,喜欢曾淑勤的人不多。
难得有知音,真高兴。

7/17/2006 02:28: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啊,不再等待天堂....

7/17/2006 04:01:00 am  
Blogger Way said...

真是‘曲逢知己’。一直覺得自己的品味有點 (很大很大的一點)怪怪的﹔今天﹐終於遇到另一個‘怪腳’了﹐真的很高興﹐也歡迎你來這作客﹗

看你上網的時間﹐想必你人不在‘馬’(雖然你在 PROFILE 裡寫著吧生谷)﹔要不﹐該不會像我這樣還在求學吧 (會聽那樣的歌的人﹐好像大部份都已出來社會工作了)﹖

哈哈﹐抱歉﹐我這人蠻喜歡推敲的 (也許跟小時候喜歡看偵探推理小說有關﹐哈哈)

7/17/2006 01:03:00 pm  
Anonymous Liyun said...

說到曾淑勤,不能不聯想到“魯冰花”……

7/17/2006 08:32:00 pm  
Blogger Way said...

魯冰花﹐對馬來西亞人而言﹐應該算是曾淑勤的經典作品﹐但昨天去看她的談唱會時﹐你兒子﹐還有我的另外一個朋友告訴我﹐他們以為甄妮才是這首歌的原唱人。

老實講﹐如果要我挑選10首最喜歡的曾淑勤的歌﹐魯冰花肯定榜上無名﹐所以﹐你在文章裡面也看不到這首歌的歌詞。

7/17/2006 09:53:00 pm  
Blogger BloodDoc said...

嘿,最近我不在国内,做一些美其名研究之类,所以有时间上网涂鸦,不过就要回国了。

完全赞成鲁冰花不是曾淑勤最好的作品,我在我的部落里写鲁冰花,是因为这是她最红的歌曲,正如我所提,这首歌歌比人红。
有人在我那儿留言说甄妮的版本好听,多数人都以为是甄妮唱的。

打算贴些曾淑勤的歌曲,来这儿发现你已捷足先登播放不再等待天堂,我最喜欢的歌之一。 :-)

有你这篇文真好,我只需放上歌曲,在连接过来变成了,呵呵..

还是老话一句,难得有人喜欢曾淑勤.

7/18/2006 02:27: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空空的来满满的走
感觉真好

如你定期换首曾淑勤就更好了,哈。

7/19/2006 01:43:00 am  
Blogger Way said...

在新主題出現前﹐也許還可以趁機播多一兩首...

既然你那邊已上傳了‘茉莉花的日子’﹐我只好割愛﹐上傳這首我挺喜歡它歌詞(姚謙)的歌...

7/19/2006 09:15:00 am  
Blogger Way said...

明天再上傳吧﹗我還想聽多一下下‘空空的來﹐滿滿的走’

7/19/2006 09:21: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啊,你把不再等待天堂拿下不是因为我和你打擂台吧 ! :-) :-)

7/20/2006 12:48:00 am  
Blogger Way said...

當然不是﹐我這裡換歌像換衣服﹐隨著季節﹑流行和心情﹔而且一換便丟﹐不留痕跡﹗

7/20/2006 09:55:00 am  
Anonymous 呼吸的747 said...

没想到你俩在这儿聊曾淑勤还挺起劲的
说真的,我对她的歌曲了解不多
从你们上载的歌曲我才发现原来她的歌曲那么棒
鲁冰花,我可不知道甄妮有翻唱呢
我想那些认为甄妮才是主唱的应该都没看过电影吧?

7/21/2006 01:31:00 pm  
Blogger Way said...

哈﹐曾淑勤就這樣莫明其妙地在我們之間紅了起來﹗

7/21/2006 02:16:00 pm  
Blogger BloodDoc said...

打铁趁热,几时有空档再来一轮曾淑勤 :-)

7/21/2006 07:30:00 pm  
Blogger Way said...

欸,(先生,還是小姐),你不是就要閉關了嗎?

聊了這麼多,才發現自己忘了問你,是先生還是小姐。哈哈,網絡啊網絡!

7/21/2006 08:20: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 你很beh ho seh啦
人家和你一样啦

他不是要闭关
只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曾淑勤在我们之间红了起来
就当我们给他的一个肯定吧

7/22/2006 12:23: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人家问,你们怎么认识,答案是网上交友,说简短些就是网交啦
网交了好多回,才想起询问对方性别..

咳,网交这个词还蛮暧昧的,有点涩涩的,噢,打错了,是色色的... :-)
嗯,下回记得小心点

我还有个内人在家里的呢.. *_*

八月要收拾箱子,乘飞机,回家,报道,迁窝...
九月再开张吧

7/22/2006 01:53:00 am  
Blogger Way said...

我的猜測是對的﹐只是問題問得有點尷尬。剛剛也在747那兒‘驗證’了你的性別﹐哈哈﹗

回來後還要遷窩﹖﹗恕我雞婆﹐這次又從哪裡遷到哪裡﹖‘Wayfarer’﹐這名字應該比較適合你用吧﹗

7/22/2006 02:46: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网交这个词汇嘛,的确有点那个...

没关系,我们都知道你是好好先生,时时记得有个内人在家里^.^

7/22/2006 09:57: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发现这将是第二十个留言
就帮你开....嗯,这个,想不到要用什么字汇

这次要到南马,与新加坡咫尺相对
反正我还没在那边常驻过

最后一分钟下令迁窝
很怀疑我的顶头发现我天天无所事事悠悠荡荡在网络上玩物丧志 :-)
还有交友,hmm..

7/22/2006 07:38: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