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09

新展望

農曆新年前﹐我半個人已經屬於北方大學﹐而今元宵還沒過﹐我卻兩腳完全跨了出去﹐重投 “工廠大學” 的懷抱 。

那天﹐當我告訴某同事說我婉拒了北大的聘約時﹐她卻也第一時間拿出計算機﹐幫我計算我總共 “損失” 了多少錢 。為我扼腕的人不只她一人﹐雖然我不曉得我的決定是不是錯誤的﹐但至少現在的我已經弄清楚一件事 -- 原來﹐我當初對國立大學的那種痴迷已經漸漸昇華為對工廠的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