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07

天鵝王子

班上的學生總是 “沉默寡言”﹐每每都是我站在課堂前自問自答﹐演完一個半小時的獨角戲 。

是﹐是有那麼有點氣﹐但仔細想想﹐當初教授何嘗不是對我們碩士班的學生說過這樣的話﹕“我好像在對著牆壁說話﹗” 碩士班的學生都已至此﹐更甭說 1st degree 的學生﹖

再看看報紙﹐就不難明白為何我們這的學生這麼 “害臊” 了 。

這是一個 “大人” 的社會﹕大人們丫﹐總是喜歡說﹕“大人說話﹐小孩子不要亂亂插嘴﹗” 大人們吃很多鹽﹐都得了腎病﹐所以滿嘴說的都是道理﹔而小孩子天真無牙﹐放的都是屁﹗所以每每小孩子有言要發﹐總是會被堵住﹔久而久之﹐小孩子便從 operant conditioning 裡學會了 “沉默是金” 的道理﹐從此也過著王子和公主般的快樂生活 。

直到有一天﹐一個冒失的小孩﹐“說錯了話”﹐讓這原本 “歌舞昇平的鄉村” 陷入了一陣恐慌﹕原來﹐還有一個常年流浪在外的 “野孩子” 沒有被洗腦﹖怎麼辦﹖怎麼辦呢﹖

“最理智” 的做法當然是追隨前人的做法﹕把他當作蠱惑人心的巫婆﹐判他一個死罪﹐再放火燒死他﹐籍以殺雞儆猴﹗

從此﹐淳朴的鄉村又回到了當初的和睦﹐而我的學生也應該會繼續演完他們 “無言的結局” 。

後記﹕順便看看兩則無關痛癢的新聞﹕

Labels: , , ,

3 Comments:

Blogger 湘绣蜻蜓 said...

以前教授说“那些会议,就就像我现在站在这里一样,自导自演,自己问,自己回应。。”
可能我们只顾着“吸收”,不懂得互动。

8/21/2007 12:47:00 pm  
Anonymous lys said...

上星期某日到公寓楼下的餐厅吃晚餐,一顿饭下来真是吃得我心惊胆跳。话说隔壁座有对母子,小孩4岁(因为后来有个等下会出场的auntie问他几岁所以我知道),就像一般小孩那样活泼乱跳。饭菜送上桌的时候小朋友应该是说不要吃吧,母亲的反应是:No?!I'll slap you!!

后来出现一个来历不明的auntie来跟那母亲寒暄,小朋友也不知道惹了她什么,她说:I'll cane you... Tomorrow I go market buy cane to cane you...

有怎样的国就有怎样的家,是不是可以这样解呢?

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小孩,又如何期望他们(敢)有独立思考批判能力?

8/21/2007 01:37:00 pm  
Blogger Way said...

湘绣蜻蜓﹐有吸收已經算不錯了﹐最怕是他人在課堂上﹐心已神遊四海去了﹗老實說﹐我從以前到現在也是 “啞巴” 一名﹐所以﹐也怪不得他人﹗

LYS﹐parenting 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管得太嚴或太鬆都不行。愛的教育有點難斟酌又耗時﹐現代都市人分秒必爭﹐顧得了孩子們的物質生活﹐也就顧不了心理發展了(怎麼撤到這裡來﹖﹗) 。其實﹐有時候﹐也怪不得朝廷﹐因為是人都總是喜歡聽甜言蜜語 -- 嘴裡說 “不介意﹐不介意﹗”﹐但真正有這種肚量的應該少之又少吧﹔我們總是把忠言逆著耳朵聽﹗

8/25/2007 05:27: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