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7

何止一個 “啊”

啊﹗

這是前天 2007 年 2 月 9 日﹐星期五﹐下午六﹑七點在講堂聽佘太君訓話時﹐我心中的無聲吶喊 。當初心裡設計的那個 “啊” 是很大很大很大的一個﹐沒想到 Blogger 只能去到這個程度﹕ “啊﹗” ﹐真是令我大失所望 。

一整個星期忙著籌備太君的考試和作業﹐結果﹐前天上課時﹐他竟然假裝失憶﹐完全忘了所有 “正經事” 。原本只有兩個小時的課﹐“有聊” 的他竟開 OT﹐訓了我們將近三個半鐘的話﹐一個句子接一個句子地教我們寫報告 。結果﹐試當然就沒考成﹐連功課也差點忘了收 。

患上老人痴獃症的他﹐忘了上個星期已經叫我們寫 proposal﹐竟然重複同樣的指示 。原以為做好了的 proposal 可以帶回家修正﹐下個星期再交﹐沒想到臨門一腳﹐他的愛將竟然提醒他﹐我們有功課要交 。

當時﹐太君還用很困惑的眼神問我們﹐交什麼死鬼 proposal 。結果﹐有個同學告訴他﹐是上星期吩咐的 lain punya proposal﹔而窩囊的我們也不敢再接其他話 。結果的結果﹐趕了一整個星期的功課﹐竟然還得重做一遍﹐lain punya version of course 。

還好考試﹐我只花了一天温习﹐要不然﹐可就虧大了﹗

不知不覺﹐半個學期就這樣過去了﹐可喜的是﹐漫長的三年○八個月就只剩下一半﹐可恨的是﹐這一路來﹐我把重心放在太君身上﹐以致荒廢了論文的進展 。看來﹐是時候醒過來了﹐畢竟得罪太君﹐只會失去三個城池﹔然而﹐失守論文﹐輕則延長 “徒刑”﹐重則失去九個城池﹗

Kursus tiga unit, tesis sembilan unit, sedarlah, pak cik!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