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07

他的名字叫新鮮

二十六號晚上﹐我開了個頭﹐直到三十號下午五時五十六分十一秒﹐始終無法將整段文字拼湊起來﹐做一個了結 。也許是我不自量力﹐採用了不擅長的感性手法使然 。

也因為沒有靈感完成這段文字﹐整個部落格停滯不前 。為了結束這無窮無盡的等待﹐我決定快刀斬亂麻﹐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想不到就順其自然﹐讓它就地結束 。既然直接﹐那開頭應該就是最老套的自我介紹﹕“他的名字叫新鮮 。”

沒錯﹐新鮮﹐金馬侖的蔬果很新鮮的新鮮﹗

那是我第一次離鄉背井和一個陌生人分享一個小小的空間 。還好﹐前世陰德積得不少﹐被派到的室友還算水準之上 。新鮮來自巴珠巴轄﹐外表像典型的花花公子﹔換個方式說﹐樣子還不錯看﹐至少比我好上三四百倍 。當然﹐那是外表﹔深入認識後﹐我發現他其實可以參加老吳的《我猜我猜我猜猜猜》的《人不可貌像》單元﹐因為他的外表和內涵根本就是兩碼子的事﹕從他的談話﹐我看到了他對生活的認真與幽默﹔從他和他老朋友的深厚交情﹐我看到了他的用情和義氣﹔從他對朋友的噓寒問暖和無微不至的照顧﹐我看到了他的貼心 。

記得﹐那時候﹐逢年過節﹐我都有挺有口福﹐因為每每居家的新鮮從家鄉回到大學﹐總會帶一些粽子﹑月餅回來 。 後來﹐搬了幾次家﹐遇上了很多屋友﹑室友﹐也沒有這個來得貼心的﹗雖說只是一粒小小的粽子或月餅﹐但對於身在異鄉的游子﹐那味道不僅僅停留在齒縫間﹐而是常駐心裡的 。

另一個會讓我想起新鮮的 cue 就是 Jewel 的 Foolish game 。當時﹐新鮮常播放一張他 “女性朋友” 自制的卡帶﹐裡面收錄了這首 Foolish Game 。當時﹐我很中意﹐也因此愛上了 Jewel 。現在﹐每次聽到這首歌﹐我就會想起這位跟我同居將近半年的老朋友 。

畢業後﹐新鮮回到柔佛工作﹐而我繼續待在都門 “敲鐘”﹐我們便很少見面了 。除了年度的家訪以外﹐就只靠簡訊來維繫彼此的交情 。

他們說﹐有一種朋友像茶﹐沒有美艷的外表﹐卻有悠悠淡淡的清香 。新鮮﹐給我的感覺就是那樣﹐不常聯絡﹐沒有甘之如飴的感覺﹐卻永遠停駐在心坎裡的某個角落﹗

一月二十七是新鮮的生日﹐謹以這遲到來的文字祝他生日快樂﹗

Labels: ,

3 Comments:

Anonymous Clement said...

我就奇怪你跑哪裡去了
還以為你那邊Internet又down :)

2/01/2007 02:43: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新鲜=freshie?

2/03/2007 07:08:00 pm  
Blogger Way said...

Internet 沒 down , 但是 “工事繁忙”!

新鮮,是諧音,不是英譯!

2/05/2007 10:27: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