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06

震衣神功

昨天傍晚﹐回公司補貨﹐不曉得何故竟又和前同事談及了 “震衣服” 的現象﹔好像是在研究 “嗲(dia) ” 字跟 “teh” 有沒有親戚關係時衍生出來的 。

縱觀馬來西亞華人林林總總的 “自我倉頡發音” 當中﹐我最不能忍受的就是 “震” 字的氾濫使用 。記得當初在檳城時﹐浸衣服就是浸衣服﹐淹水就是淹水﹐泡在水裡面就是泡在水裡面﹐只是到吧生谷唸書後﹐這些字 (浸﹑淹﹑泡) 全都籠統地被重新歸類在 “震” 字旗下了 。我甚至還曾經一度懷疑自己是不是發音不准﹐但是翻閱了整本字典﹐卻始終找不到震衣服﹑震水或震在水裡面的 “震”﹐到底是哪一個 “震” 字 。

我可以接受你因為眼睡找沒有床﹐而在某個角落打盹﹔也可以原諒你說話一告告﹐不可以把簡單的事情解細清楚﹔但是﹐不曉得為何我就是不能忍受這種 “震衣服” 和 “震水” 的武功 。每次朋友發出這種大海無量的震水神功時﹐我都會按捺不住﹐想糾正 。其實﹐我到目前為止﹐還不是很確定自己是不是當初讀書時﹐不夠專心而 miss 掉了 “震” 這個字﹐但是在沒有語文專家出來糾正我之前﹐我只好充當專家了 。

你如果是廣東人﹐而把 “浸” 字讀作 “震” 還情有可原﹐因為 “浸” 字的粵語發音好像是 “zham” 之類的 。但如果你是福建人﹐卻還把 “浸” 字讀做 “震” 就有點說不過去了﹐因為 “浸” 字的閩南語發音是 "Jinm"﹐直接 “翻譯” 成中文﹐也應該離 “浸” 不遠﹐而不會走著走著﹐就繞到 “震” 音去的﹗

無論如何﹐這件事還是可以解釋的﹐因為我不排除我的朋友們﹐小時候曾被送上嵩山﹑峨嵋﹑武當﹐學過什麼蓋世武功 。若真是這樣﹐他們當然可以靠武功﹐把衣服 “震” 乾淨 。只是他們到底怎麼呼風喚雨﹐令整個大地 “震水” 的﹐我想﹐窮我一生苦心鑽研﹐應該還是無法弄明白﹗

Labels:

20 Comments:

Anonymous Clement said...

我在這裡最困擾的是英文字can和cannot,這裡的人當然不會唸cannot這麼冗長,他們都唸can't,可是聽起來真的沒有分別,我特地叫美國朋友示範讀音,can't讀起來有t的音,可是每次普通對話時,聽起來明明就是一樣,我鬼知道他們到底是說可以還是不可以 ;p

10/21/2006 02:40:00 pm  
Blogger Mee Ling said...

哈哈哈,震的好,震的妙,震的呱呱叫!想當年初到吉隆坡,對當地人的華語真的是無法消受。不過後來,慢慢就習慣了。愛震就震吧,哈哈哈。

10/21/2006 05:29:00 pm  
Blogger Mee Ling said...

現在讓我最痛苦的,是聽見香港人說普通話的「是」、「吃」、「者」等發音。我聽了總會狂叫說殺了我吧!

10/21/2006 05:30:00 pm  
Blogger 凡奇 Frankie said...

我刚到KL的时候也是很不习惯,但现在有了护体神功,不管你怎么震,都撼不到我。。。厉害嘞!

10/21/2006 11:37:00 pm  
Blogger BloodDoc said...

我可以接受你因為眼睡﹐找沒有床

常听KL的朋友说眼 "粪" ...

10/22/2006 03:45:00 pm  
Blogger appleleemei said...

无意间发现你的BLOG。原来真有人像你这么用心天天都写的。看来,你有好多想法。欢迎我读你的BLOG吗?我也有,但很难能持续着写。有空,也请你看一看我的吧!www.appleleemei69.blogspot.com

10/22/2006 09:54:00 pm  
Blogger Ah Zhee said...

hahahaha...

10/22/2006 10:47:00 pm  
Blogger Way said...

Clement﹐看美國影片時﹐我也會被他們的 CAN’T 和 CAN 搞得 BLUR2 的。以前﹐英文老師總是教我們把 CAN’T 唸成 ‘看’﹐不是嗎﹖

Mee Ling﹐香港那邊的中文應該更叫人頭痛﹐我想﹐你那邊所要面對的不僅僅是“震水”和“震衣服”的問題吧﹖﹗

凡奇是哪裡人﹖

BD﹐眼糞好像已經是另外一樣東西了﹐比‘眼睡’還 DIRECT 咧﹗

appleleemei﹐非常歡迎你來坐﹐剛剛也到你那兒走了一圈﹐英文哦﹐我要花較長的時間來消化。天天都寫的人很多﹐我算是每隔幾天寫一次﹐有時﹐牢騷多了﹐就寫得比較頻密。

10/22/2006 10:55:00 pm  
Blogger Way said...

Ah Zhee 怎麼趁我留言的時候跑進來狂笑﹖非常歡迎你來這裡逛。不小心走進來的吧﹖﹗

10/22/2006 10:58:00 pm  
Blogger BloodDoc said...

以粤语为 lingua franca 的朋友很多都说眼粪..

即是广东话的 "ngan fan "

顺便问问,lingua franca 中文如何翻译?

10/22/2006 11:13:00 pm  
Anonymous 文鋒起吾 said...

這是吉隆坡boleh嘛,不然要如何震倒其他州的人。
"震"衣服開始聽也不習慣,后來聽見大家都說"震",你不說反而成了怪胎。奇怪的世界。

10/23/2006 10:21:00 am  
Blogger 凡奇 Frankie said...

我是给打郎。。。哈哈。

10/23/2006 02:01: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后來聽見大家都說"震",你不說反而成了怪胎。
确实是这样子,每当我说浸衣服时,说“震”衣服的人就以为是我说错了。
其实除了浸衣服,鱼丸、药丸的“丸”也是一样。
应该是wán,却说成yuán.

10/23/2006 03:27:00 pm  
Blogger Way said...

我才說,我的英文的消化系統不好,BD竟又考起我的CENGKERIK了。幸虧,我平時人緣不錯,認識了一個啞巴的牛津教授,它告訴我說lingua franca 的中文是“通用語”或“交際語”。

文鋒起吾,我就曾被人糾正說“暴殄天物”應為“暴珍天物”,哈哈!一些字眼因為錯得“理所當然”,慢慢也被接受了,比如說“垂手可得”和“宵夜”。沒錯,就是這麼奇怪的世界!

凡奇,乍看之下,還以為你說你是 KUIH TALAM!

薄荷,“丸”確是另一普遍的錯誤,還有,一些自以為是的人喜歡把 KARI 咖哩唸成“加哩”。

10/23/2006 07:05:00 pm  
Anonymous jaNeSSe said...

大概还有"Fo"(火)车, "Fa"(花)瓶.
这些发音多数来自uncle aunty.
说起鱼丸, 就想起"粥"(zhou).
有的人会念成"zhu".
如: 你要吃zhu吗? =.=

10/26/2006 03:27:00 pm  
Blogger Lenonade said...

哈哈!!朋友,震衣服倒还欢迎嘛!

10/26/2006 06:40:00 pm  
Blogger Way said...

很多人確實愛吃“竹”﹐但是還不至於發火(FA-FO)﹐可能真是老一輩的叔叔阿姨嘴漏風吧﹗

Lenonade﹐“震衣服倒还欢迎”是什麼意思﹖﹗

10/27/2006 02:37: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也被震来了(虽然震风已过)

我不知道“震”是吉隆坡人的特色,我一直以为南马人也是“震震”的 :-)

很多马来西亚人不觉得语言污染有何不妥,有者还引以为荣地把这种所谓的“特色”当作论文来研究,这是马来西亚人的悲哀!

10/27/2006 01:21:00 pm  
Anonymous yy said...

Clement,注意他們有沒有T的發音就知道可不可了.

10/27/2006 10:46:00 pm  
Blogger Way said...

呼吸的七四七,南馬人若是福建人,還震震D,想必定力不夠,受其他籍貫人所影響吧?!您大小姐,何時正式出關啊?

10/30/2006 10:32: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