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06

隱形的翅膀 (完結篇)

那天﹐匆匆忙忙寫了 ‘隱形的翅膀’﹐便坐長巴趕回檳城赴宴 。途中﹐驀然驚覺原來自己漏了好一些重點 。其實﹐打從一開始便有意無意把這些重點給漏掉﹐因為要整理 ‘感想’ 和 ‘意見’ 比整理 ‘故事’ 來得艱難 。然而﹐隨後又覺得漏了這些點﹐這篇分享便似乎由有點不完整 。於是﹐回到 K 城後﹐上網第一件事便是交代這個 Coming Soon 的完結篇 。

首先﹐我想分享為何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參加飢餓30﹐因為身邊有些朋友總把飢餓30當作是一個 Once in a life time 的體驗 。注意﹐這裡所指的 Once in a life time 不是千載難逢的機會﹐而是一生人只要參加一次就算了的活動 。於是﹐當我隔年再邀同樣的朋友一起再去挨餓時﹐就會被 ‘我已經試過了’ 或類似的答案所拒絕 。當然﹐人各有志﹐對此﹐我也無能為力﹐只好用我僅剩的力量去‘騙’其他還沒有經驗的‘處男’‘處女’。 而我﹐雖然已經不是‘飢餓處男’了﹐但是為何仍 ‘食髓知味’﹐年年準時赴約呢﹖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我把它當成我的 ‘心靈鬧鐘’ 和 ‘情緒休閒站’ 。

我們生活在一個功利至上的社會﹐每天都會看到許許多多煩人的嘴臉﹑遇到不如意的事 。所以﹐難得偶爾可以遠離塵囂﹐看看一些 ‘不一樣的人’ (這裡指的是貧困的孩童和可愛的天使) 是一件蠻清新舒爽的事 。我想﹐這一點已足以解釋我為何‘重蹈覆轍’了。

雖然我們常常收到一些連鎖伊媚兒﹐告訴我們自己過得有多幸福﹐偶爾看到報章上飢餓孩童的報導時﹐心情還是難免有點戚戚焉﹐但這過程也不過維持數秒或數分鐘而已﹐其後續反應也絕對不會超過一天﹕試著回想﹐曾幾何時為了一篇文章而感動到晚上臨睡前﹐還在床邊啜泣的﹖其實﹐很多時候﹐我們甚至也不會有什麼後續反應或實際行動 。

但參加飢餓三十就不一樣﹐在這30個小時的活動中﹐這種感覺會時不時 ‘跳出來’﹐提醒我們活得有多幸福﹑告訴我們在這世界上有許許多多的小孩 (還有大人) 每天活在水深火熱的狀況中﹕沒食物﹑沒飲用水﹑沒藥物﹑沒有求學的機會和時間 (也許你以為他們每天反正閑著就是閑著﹐沒上課只是因為沒有求學的設備等等) ﹐當然更甭談什麼汽車洋房﹑電話﹑電視等等等 。我們雖然生活在非常富裕的環境﹐但天天還是不停地抱怨﹐高喊 ‘錢不夠用’﹐不斷地以工作來 ‘充實’ 自己的人生 。也許﹐我們只是偶爾忘了放慢腳步﹐回頭仔細看看自己的生活罷了 。

當然﹐我也不是第一次談這種老生長談的話題 (顯﹗) ﹐所以現在我的耳邊已經開始隱隱約約地響起了一些回應﹑解釋和更多的抱怨﹕或許你會說 ‘你不知道民間疾苦’ (OS﹕到底是誰不知道民間疾苦﹐哈哈﹐雞和雞蛋) ﹑‘經濟不景氣’啦﹑‘我的家靠我一個人在支撐’啦等等等的 ... 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 。但也許偶爾抽離你現在的位置﹐轉個身往遠一點的地方看一看﹐你會看到不一樣的景色 。

‘活著是為了工作’﹐還是 ‘工作是為了生活’﹐這又是銅板的兩面﹐我們有各自的喜好﹐誰也說服不了誰﹗

所以﹐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天天工作到天昏地暗﹑不見天日﹑為錢瘋狂為錢痴﹐但是偶爾 (一年花上您寶貴的一兩天) 看看一些為了 ‘繼續活著’ 而活著的人﹑嘗試體驗他們困苦的生活﹐應該不算過份吧﹗而且﹐我們所 ‘體驗到的’ 也不過是影畫上的畫面或別人口中的故事﹔所‘嘗試到的’ 也不過是虛擬式的飢餓罷了﹐比起那些真正苟延殘喘著的難民﹐我們的這麼一點 ‘敷衍式’ 的飢餓算得了什麼﹗

所以嘛﹐就是因為我常常也會忘了自己有多幸福﹑偶爾也會迷失人生的方向﹑偶爾也會因為身邊的人的嘴臉氣到半死﹐所以﹐每年我都希望可以準時去 ‘受訓’ 兼 ‘渡假’ 。

連續三年﹐通過飢餓30﹐我都看到有好一些人因為這 ‘虛擬式的警惕’ 而加入志工﹑義工﹑助養小孩等等 -- 這讓我覺得這混濁的世界還是有希望的﹕既然每天都有人在破壞環境﹑點燃烽火﹐就一定要有一群人保護地球﹑點燃希望 。人畢竟是自私的﹐我是其中之一 (我不會自我催眠的)﹐所以﹐我們能做的﹑願意做的真的很少﹐但是如果連這麼一點點我們也不能奉獻﹐那麼﹐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講了 (哈哈﹐說到詞窮﹗)

我不曉得這麼左轉右拐的﹐是不是有真的傳達到我持續參加飢餓30 的原因 (OS﹕都說感想很難整理的啦) 。但我相信﹐這就像是國王的新衣﹐如果你夠聰明﹐一定看得懂﹐不是嗎﹖

Oh﹐還有一件事 -- 關於飢餓30 一路走來﹐我看到了籌委們的用心和不斷進步﹕猶記得我第一次參加飢餓30 的時候﹐30個小時當中﹐大部份時間幾乎都是坐在體育館內聽人講話 -- 致詞﹑介紹﹑訓話﹑講座﹑分享﹑講座﹑分享﹑致詞﹔耳朵一直處在嗡嗡嗡的狀態中 。

第二年﹐這種耳鳴現象慢慢減少了﹐多了一些 active﹑interactive 的活動﹔而且﹐營員們也開始被分派到不同的小組當中﹐有了更多的交流機會﹐不像之前那樣大家隨性地﹑亂七八糟地擠在一起﹐直到營會結束後﹐孤僻如我幾乎沒有認識到任何新朋友 。

今屆的活動顯然又比之前兩屆來得精彩 (拍賣會除外)﹐連唯一的耳鳴機會 -- 吳若權老師的講座也是在哼哼唱唱兼說笑求愛的情況下渡過﹗期待下一屆會有更精彩﹑更有意義的節目 。當然﹐我也希望可以吸引更多人來參加﹐籌募更多款項給有需要的人﹗

記得今屆開幕時﹐X 部長曾建議把營地搬到荒山野嶺去﹐讓營員更能體會貧困人民的生活﹐這意見雖然聽起來很 interesting﹑很 glamour﹑很 ‘Survivor’﹐但我覺得與其讓營員去體驗艱難的生活﹐倒不如利用這30個小時去做一些有意義的活動﹐比方說為失明人士唸書﹑去老人院陪老人聊天﹑gotong royong 等等 (有點像在寫中學作文) 。當然﹐這些活動在安排上會有一定的難度﹐畢竟單單營員人數就是一個很棘手的問題﹗這挑戰就交給世界宣明會的籌委們吧﹐也許會有那麼的一天﹐我期待﹗

Labels: ,

3 Comments:

Anonymous ah yo said...

嘿嘿,图文并茂,呕心沥血,非常之精彩,可以feel到你的满足感和一丝丝的感动, 很想与人分享。
你不怕艰辛的精神就让 我很佩服,也许就如你所说背后有股很强的motivation 。。。推动你。
那么你可否找到自我 存在的意义吗?
真的,要去实践,亲身体验,才能真正体会吧!

6/15/2006 08:51:00 pm  
Blogger Way said...

謝謝﹗近期﹐留言的人越來越少﹐這裡也顯得有點冷清﹐幸虧還有您老人家 (別生氣﹐我也是老人家了) 為我充充場面。為此﹐我也非常感動。別以為我只是講爽爽﹐這可真是肺腑之言﹐也讓我有繼續寫下去的推動力。只要‘臺下’一天還有一個觀眾﹐我一定會繼續‘唱下去’﹗

哎呀﹐這真的也不是什麼壯舉﹐更甭說找到生命的意義。我真的懷疑就憑我的這等智慧﹐窮我這一生﹐應該也不會找到什麼生存的意義﹗
吹牛﹑夸大其詞﹑大言不慚倒是我的看家本領﹗哈哈﹐就愛牢騷﹑講大道理。

明年﹐如果你有空﹐可以上來玩玩﹐最多我SPONSOR﹗我可是講真的哦﹗

6/16/2006 12:53:00 am  
Anonymous ah yo said...

你这个部落格一直在 我的bookmark 里,我每次点击一下就进来了,很快又方便。的确冷清了点,大家都好像 好幸福喔。谈 剧情也好;谈课题也罢;建议也好 ;牢骚也罢;闲话家常 也好;埋怨投诉也罢, (起码我是这 样认为。。。)或许, 人都不会或不应该在同一 个地方停留太久 (嘿嘿,。。又乱乱想了,不信 邪,要赖在这里等待奇 迹。。)
轮到偶回家咯!偶去放假, 保重哟!拜拜! 

6/16/2006 02:40: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