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06

隱形的翅膀

前言﹕這是 ‘開博’ 以來﹐暫時最長的一篇敘事文 ( 抱歉﹐只有過程﹔感想奉欠 ) 斷斷續續寫了大約一個星期﹔也是最圖文並茂的一篇﹐請耐。對於那些上班時間﹐忙裡偷閑的傢伙﹐請分段閱讀 ( 以 Angela 歌聲的開始與結束或字體顏色為標準 )﹐可別浪費太多時間﹐以致被老闆抓包哦﹗

参加了两屆的饥餓三十﹐今年終於脫下營員的身份﹐以志工的角色渡過非常有意義的三十個小時 。然而﹐當初﹐當我知道當志工原來是得帶領一個為數16﹑17人的小組時﹐心裡不盡擔心自己無法勝任﹐因為我知道我是個蠻被動﹑悶騷的人﹐怕無法成為16﹑17人的凝聚力量 。 當然﹐我並沒有因為這多餘的擔心而打退堂鼓﹐就連當初志工集訓營﹐得連夜從檳城趕回 KL 參加﹐我也在所不辭 。集訓營前一天是衛塞節﹐身為佛教徒的我﹐雖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每年還是會定期在這一天趕回家鄉去參與一年一度的衛塞節遊行﹑也順道和朋友親戚聚首敘舊 。由於第二天是飢餓三十志工集訓﹐所以當晚遊行一結束﹑吃完夜宵﹑沖涼梳洗過後就連夜搭巴士趕回都門 。 當然﹐這些只是前言﹐今天要分享的不是衛塞遊行﹐也不是集訓的點點滴滴﹐而是今年的飢餓三十的﹕坦白講﹐苦的部份幾乎沒有﹐但為了讓故事有起承轉合的效果﹐我會儘量試著用力擠出那麼一點點 。

由於身為志工﹐我必須在早上七點前抵達 ‘飢餓現場’ 。於是﹐早在清晨五點多便起身﹐隨小林到富都車站去迎接從 SP 下來的小蔣 。到達 Bukit Kiara 的 Juara 體育館館後﹐便立即展開任務﹕安裝水瓶的蓋子﹑把所有贈品﹑生命糧和活動用品分別放進兩個不同的塑料袋﹐分派到全場壹佰八十個格子裡去 。而布滿 Juara 體育館的180 個格子是比我更早到的一群小瓜用膠紙分隔出來的 。這幾項看似簡單的任務﹐竟然也得花上幾十個志工大約一個小時的時辰﹗雖然弄得汗流浹背﹐但是看到其他小瓜認真地投入工作﹐心裡不盡燃起一股莫明的感動 。

大約八點左右﹐packing 的任務大工告成後﹐各小組組長便回到各自的崗位﹐把兩個塑料袋內的贈品和生命糧﹑還有三包荳漿分發到 16個組員的紙袋中﹐然後出去排隊取水 。九點正﹐志工們聚集在體育館旁邊﹐趁營員還未涌進前﹐最後一次傾聽營長﹑副營長的吩咐與打氣﹗

集訓完畢﹐回到體育館後﹐我便看到我的第一個組員 -- 智勇智勇電力學校的智勇 。之後沒多久﹐其他組員也陸陸續續地到場 。由於我被分配到第11組﹐而組員又是以報到的次序來分配的﹐所以在開場前﹐有一段相當充裕的時間可以跟組員做交流﹐除了最後 11 點多才加入的天文

慶幸的是﹐我們這一組的成員都還算挺好相處的﹐當然﹐當中免不了有兩三個個比較沉默孤立的成員﹕最早到的志勇配戴一副眼鏡﹐一副乖乖仔的樣子﹔隨後加入的阿妹蓓‘停’松興家豪則是屬於典型活潑好動的年輕人 。四人一到﹐便唧唧呱呱﹑嘻嘻嘩啦的﹔多虧他們﹐我們第 11 組增添了不少活力 。而他們四人正好跟來自笨珍的美玲舒寧成對比 -- 這兩個小妞斯斯文文安安靜靜的﹔而看似很有性格的欣瀛則跟我一樣來自檳城 。 就在我跟這八個小瓜 briefing 的當兒﹐又來了另外七個小瓜 -- 其中包括兩對姊妹花﹕嘉欣嘉瑜巧雲巧筠﹔還有他們同鄉素玲露敏顯傑 。這七個小瓜來自一個以芽菜雞﹑柚子﹑山洞廟宇和美女著稱的城市﹐所以就算我不著任何形容﹐相信大家應該可以猜到當中不乏美人胚子

為了減輕自己的負擔﹐也讓小瓜們有多一點投入感以及發揮的機會﹐我盡可能把一些任務託付在他們身上 -- 於是我們組有了兩個副組長﹑兩個衛生部長﹑一個交通部長﹑一個荳奶部長兼財政﹑一個全職的財政和兩個負責拿水的 ‘拿水部長’ 。但是由於宣明會當局安排得十分完善﹑所以這些部長們都還算蠻輕鬆的﹐哈哈﹗

今年的飢餓三十比往年提早兩個鐘頭﹕當牆上時鐘的長短針一起並攏在 12 時﹐現場2﹐800名勇士便正式開始展開30 小時的抗餓旅程 。雖然活動開始前﹐組員們已經有了一定層度的交流﹐但破冰時段的第一個環節無疑把組員們拉得更近﹐相信第 11 組的組員們應該不會忘記松興那 ‘蹬地’ 有聲的自我介紹 。

隨後的‘挑戰一’雖挺有啟發與教育意義的﹐但是從組員的反應和投入感來看﹐我還是感覺到那麼一點點的冷場﹐幸好之後播映的電影 <暖春> 又把場子暖了回來 。

這部敘述一個老杯杯為兩個與自己沒有任何血緣關係的孩子奉獻一生的故事笑中有淚 -- 當中﹐老伯的媳婦從自行車上摔下來那一幕博得了全場 ‘幸災樂禍’ 的掌聲與笑聲﹔而我覺得最感人的﹐莫過於老伯兒子被揭發不是老伯的親生兒子那一幕 。雖然早在開場不久就猜到該劇情的發展﹐但我還是被老伯無私的愛感動了 。但是這些都不是最精彩的﹕我相信最觸動營員的感官的應該是那 ‘擺滿一桌的美味菜餚’﹐而更為令之 ‘動人’ 的是因為當局竟特地把那 ‘驚心動魄’ 一幕安排在晚餐時間前後﹐而營員自然也看得噓聲四起﹗哈哈﹐氣煞全場近三千名飢腸轆轆的營員﹑志工和籌委們﹗

對大部份營員而言﹐第一天的高潮應該是當晚的 ‘愛心跳躍’ 演唱會 。雖然少了許多人左顧右盼的靜茹﹐但是威全﹑覺隆﹑依依﹑偉漢﹑還有那兩個又唱又跳的小伙子還是成功把氣氛炒到最高點 。由於我對於吵鬧喧嘩的場面有點懼怕﹐於是敬而遠之﹐躲到外面去了﹐偶爾偷偷探頭進去 ‘勘察’ 現場狀況 。除了觀賞了開場時的威全﹐唯一成功吸引我耳朵與目光的﹐也只有覺隆的談唱部份 。

於是﹐營員就這樣在歌手們所營造出來的喧鬧氣氛內慢慢走近第一天的尾聲 。晚上十一點﹐營員在當局安排好的特定地點睡覺 。由於男生的睡覺地點非常有限,很多男生被迫四處找地方 ‘落腳’﹐從走廊到樓梯口﹐到處都有人 ‘紮營’ 。我和三個組員在一番尋尋覓覓後﹐終於決定駐紮在體育館外的走廊邊 。智勇智勇電力學校倒頭便睡﹐未有睡意的松興和家豪決定和朋友哈啦,而我也在開完志工會議後﹐回到走廊去 ‘覺覺豬’ 了 。沒多久﹐松興也回來了 。

然而﹐睡到
半夜兩點多
﹐忽然感覺自己的頭髮﹑頸部濕漉漉的﹐原來是我們用來當枕頭的地毯因潮濕而沁出水份了 。而且雖然此時夜已深了,但走廊內還是很悶熱 。也許睡得不熟﹐此刻松興也睜開眼鏡 (還是還沒入睡,我也不大清楚) ,而且感到身體不適 。於是﹐帶他去救護室吃藥過後,我們決定拋棄正在熟睡的電力學校和還有四處溜韃的家豪,另覓更加舒適的環境 。然而,現場幾乎所有旮旯都躺滿了 ‘屍體’ ,剛好此時在某個樓梯口遇見營長﹐知道還有一個 club house 可以提供我們棲身之處 。

到達後﹐才發現 club house 的 ‘套房’ 也已經 fully occupied﹐所以﹐我們只好當廳長 。雖然大廳比之前的走廊還要熱﹐但至少不必 ‘洗濕個頭’
﹐已屬不幸中的大幸了 。

就這樣﹐一覺睡到清晨五點多 。梳洗完畢﹐稍微整理了行李和睡袋後﹐便到戶外散步 。不久便聽到遠處傳來隱隱約約的音樂聲﹐想必是籌委為營員們精心安排的 morning call 。早上七點是宗教儀式﹐營員們可以對號入座﹐到各自的宗教特區去做禮拜﹑早課或彌撒 。八點的 '舒展筋骨' 是瑜珈課程 :雖然身體被‘扭曲’得非常酸痛﹐但對顯少運動的我而言﹐這無疑是最精彩﹑最有意義的節目之一 。

早上九點左右﹐組員們便在蘇老師的引導下進入了挑戰二﹕用黏土砌模型 。有了之前集訓時的經驗﹐這一次﹐我在蠻短的時間內便完成我的恐龍﹐但其樣子還是恐怖得令人不敢恭維﹐哈哈﹗我還記得有一個組員說我的恐龍看起來像隻

形式上﹐這算是個藝術性的課程﹐但我覺得整個過程最精彩的不是組員們的創意以及藝術天份﹐而是他們認真投入的那份神情 -- 在當下﹐每個人最關注莫過於手上那團被扭得亂七八糟的黏土 。還記得﹐當大部分組員都完成恐龍的雛型時﹐阿妹素玲舒寧還很用心地揉著她們的 '燙圓' ,勢必捏造一個超完美的恐龍 。也許當下的她們正懊惱著自己怎麼比別人慢半拍﹑擔心自己無法趕上進度﹑完成任務﹐但在我眼里,可以感覺到她們精益求精﹑寧缺勿濫的態度﹔而這態度是千金難買的 。當然,還有家豪在最後一刻﹐已被12道金牌催促了﹐還不言棄的態度 -- 這一切的一切比那琳琅滿目的三千隻恐龍來得精彩!也許蘇老師著重得是解決問題的方法 (回到原點),但我看到的是組員們不屈不撓﹑要求盡善盡美的精神!


認真的男人﹑女人是最美麗的 -- 這說法一點也沒錯 。

挑戰二的時間略嫌短﹐沒兩下子﹐我們便得從侏儸紀公園跳回現實,在吳若權老師以及一民歌餐廳吉他手的談談唱唱下渡過了第24個小時 。

隨後的拍賣會在過去兩屆的飢餓三十營一直都是重點節目﹔今年雖然多了 988 的 Loke (?﹗) 和橫行八道的梁佑誠的助陣﹐但也許就因為少了鍾進賀的座鎮﹐頓時遜色不少 。而我們第 11 組也趁這有點冷的時段到外頭拍照留念!第11 組的組員都不是蓋的 :大家把捏造恐龍時的創意都留到拍照時一一展露 。于是﹐我們拍了好一些稀奇古怪﹑亂七八糟的照片﹐大家似乎也玩得不亦樂乎,錯過了一點正的彈唱會的開場 。而彈唱會期間,大家似乎也滿 high 的,從點歌到拱我上台唱 ‘霍霍霍霍霍霍’﹔到最後﹐我們整組還差一點而被擺上台去獻唱 。但由於時間不夠﹐被志工隊捷足先登﹐救了現場的三千條性命﹐哈哈﹗

不知不覺﹐時間只剩下區區的兩個多小時了 。 1550 是個感性的時刻﹐現場的燈頓時暗了下來﹐只有透過體育館上端的小窗口照進來的微光 。所有小組組長和副組長 (抱歉﹐被迫放棄另外一個美女副組長) 捧著蠟燭﹐圍著現場兩千多名飢餓勇士 。隨著 Jason Lee 老師的故事進展﹐現場的三百多盞蠟燭﹐一盞一盞滅掉 。

“如果一盞燭光的熄滅得花一秒鐘﹐那麼﹐每熄滅三盞蠟燭﹐世界上就有一個小孩子因為疾病而逝世” “每熄滅五盞燈﹐世上便有一個小孩因為沒有健康的食水而過世﹐... ... ” (希望數據沒寫錯)

說著說著﹐再加上薛岳的 <如果還有明天> 的催化﹐現場有好一些營員便開始哽噎﹑流下了感性的眼淚 。據說﹐小林 (我的屋友) 也是其一﹗

隨後﹐燈火又慢慢地亮了起來﹐組長副組長回到小組後﹐便開始了小組分享會 。由於太多時間花在填寫表格了 (主持人一項一項仔細說明﹐但是大部份組員早在主持人還在念著第一﹑第二道問題時﹐都已填好了回應表) ﹐所以小組分享時間變得十分有限 -- 才沒幾個組員說了幾句話﹐連我的意見都還沒說完﹐便莫明其妙地進入了全營分享時間 。

於是﹐Jason Lee 老師和司儀威延便全場走透透﹐詢問各個階層的營員的感言 。而當 Jason 老師緩緩走到禮堂右邊時,我們組員便開始向老師埋怨嘉賓與主持人常常忽略了 ‘靠邊坐’ 的邊沿人士 。最後﹐我們這一組總算爭取到一次的發言權﹐得以派代表分享心得 。 由於空檔時趁機瞄了一下組員們的回應表﹐從中看到好一些寫得比較用心的﹐所以當主持人叫組長選一個代表時﹐我腦海中便閃過了‘智勇’ 這名字 。果然﹐不負我的期望﹐這小子幽默又不失莊重的感言博得了現場勇士們的滿堂喝彩﹗

時間一秒一秒流逝﹐一連串馬不停蹄的分享﹑致詞﹑回顧之後﹐三十個小時 ‘擁抱知識﹑擺脫貧窮’ 的 ‘人飢己飢’ 旅程便在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
‘咚’‘咚’‘咚’‘咚’‘咚’的鑼聲催促下劃上句點 。

30 響的鑼聲把營會帶到最高潮 -- 現場充塞著此起彼伏的掌聲﹑尖叫聲和歡呼聲 。營員們像久別重逢的老朋友們抱在一起﹐現場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 --

HIGH

其實﹐一直以來﹐許多沒有參與過飢餓三十的朋友都有一個迷思 -- 那就是經過 30 個小時的飢餓的折磨﹐現場應該是籠罩在一片淒風苦雨當中﹐每個人應該都面色蒼白﹑猶如行尸走肉 。其實﹐事實恰恰好相反 。我曾試圖說服朋友參加飢餓三十﹐說到嘴巴爛了人也歪了﹐但是﹐他們還是認為他們會體力不支而在現場昏厥﹗唉﹐語言能表達的畢竟有限﹐這一次就讓錄影來說故事 。 (希望 video clip 的 loading 沒問題﹐但它似乎有點不聽話)

臨別前﹐我約好了第 11 組的組員明年此刻再繼續我們 ‘挨餓抗窮’的旅程 -- 到時﹐我一定會會準時赴約﹐希望你們也一樣 ... ...

Labels: ,

4 Comments:

Anonymous 尚骏 said...

呵呵,我也是志工(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我是全场最小的组长,16岁的)。

我是第111组的,多你一个1。

1/04/2007 05:03:00 pm  
Anonymous Way said...

哇﹐原來是 “同行”﹗去年﹐我們失之交臂﹐今年 (2007) 若有機會可以認識認識一下﹗

今年應該還會參加吧﹖
16歲﹖﹗好年輕﹗哪裡人﹖KL﹖還在求學吧﹗

1/05/2007 01:16:00 am  
Anonymous 尚骏 said...

去年读form5,so我今年已经毕业了。

连续去了两年,去年和前年都有去,两次都是志工,一次杂务,一次组长(应该是小组长xD)。假如今年没有问题或撞到任何东西的话,一定会去。

约好见面咯!哈哈

1/05/2007 03:41:00 am  
Blogger Way said...

找到工作了嗎﹖今年若有機會﹐時間接近時﹐再約定吧﹗

1/08/2007 05:11: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