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06

信任

三十歲是一個尷尬的年齡﹕朋友﹐該嫁的嫁﹐該娶得娶﹔剩下的﹐就得習慣姨媽姑姐拋過來的尷尬問題﹕“什麼時候輪到你﹖”

每次碰到這種問題﹐我總是支支吾吾﹑敷衍了事 。遇到熟稔的朋友問這種不識相的問題﹐就會回答他﹕“我打算當個瀟灑的單身貴族﹗”這說法不全然敷衍﹐說實在﹐我有婚姻恐懼症﹐原因很多﹕不想被束縛肯定名列前茅 。還有個性問題﹕小氣﹑自大兼很難相處﹐不想害街坊﹔也因為自己不容易信任別人﹐對婚姻沒有信心 ... ...

根據發展心理學家 Eric Ericson 的說法﹐一個人是否容易接受和相信其他人﹐跟他嬰兒所受到的待遇有關聯 。如果每次他有需要 (吃喝拉撒) ﹐放聲大哭的時候﹐常常得不到長輩的回應﹐那麼﹐長大後一定變得對人有所保留 。我不曉得這種說法套在我身上有多 accurate﹐但我可以肯定﹐我對人的不信任跟我成長的過程和長大後的遭遇有關 。

母親在我三歲時去世 。雖然過後父親娶了後母﹐但一直以來﹐我跟家人的關係都是相敬如賓相靜如冰的﹐沒什麼爭吵﹐也沒什麼兩句 。

朋友之間的情誼﹐尤其是來到吉隆坡後﹐也讓我覺得人是自私﹑沒有真感情的動物 。聽起來很悲觀﹐但我的悲觀不是天生的﹐是經驗的累積 。

我缺點很多﹐但認識我的人應該都知道﹐我算蠻重感情的﹕只要我覺得值得交心的朋友﹐我都會很積極地維繫 。所以﹐我的新朋友少之又少﹐現在參與我的生活的人﹐幾乎全都是認識了好長一段時間的老朋友 。就算如此﹐我還是覺得真正交心的寥寥無幾 ... ... (後面刪了一行字﹐哈哈) 。

感謝上天在我平淡的生活中偶爾注入一些挫折﹐讓我看清一些事情﹐雖然真相往往殘酷得讓人痛不欲生 (sorry﹐用了誇張修辭法) 。 而這些遭遇也讓我對身邊的事與物的信心日益崩潰 。這情況到底有多嚴重﹐也許有人聽聞過我曾經患上焦慮症 -- 就這麼嚴重 。

我也不曉得我的牢騷怎麼會發到這裡來﹖算了 ... ...

曾經有人問我﹐我們活著是為了什麼 。
我也曾經很認真地想過這個問題﹐然後﹐某天﹐終於給了自己一個答案 ... ...

答案是什麼對你和他都沒有意義﹐所以不打算公諸天下 。道可道﹐非常道 。

如是我聞﹐佛陀拈花一笑﹐也只有大迦葉明白 。

你的人生該你自己去體驗﹑你自己去詮釋 。

腦擱著不用﹐很快就會生鏽... ... 哈哈﹗

Labels: ,

17 Comments:

Blogger moguamei said...

看了你的文章,令我感触良多.信任...是多么虚无飘渺的一回事.信就信,不信就不信,任何理由都不成立,重点在于人怎么想.
你信任我吗?你对我了解有多少?我不需要答案,自己清楚就好.
兜兜转转,不管发生过什么事情,最后还是不想失去你,这个好朋友.真心是看得见的,我的朋友.
还是觉得友谊比爱情,靠得住.
在我还未遇到真正的爱情之前,至少这是我现在的想法.

3/18/2006 10:06:00 am  
Blogger Way said...

蘑菇小姐﹐怎麼講得好像我要和你絕交似的。
你的留言總是那麼的煽情﹐哈哈﹗

3/18/2006 12:03:00 pm  
Blogger Way said...

麗雲﹐‘我固然是我’﹖﹗
個中的意思好虛無飄渺欸 。

怎麼今天大家的回應都令我丈八金剛摸不著後腦勺﹖是不是我寫得‘過火’了﹖

也是哈哈﹗

3/18/2006 12:08:00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呵呵,吃饱了吗?今天是周末,有什么节目吗?
以后的周末,我需要上班了...唉
再不能这样悠哉...悠哉了.
其实蛮喜欢这样在家无所事事的感觉,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理...与世隔绝...嘻嘻!!
蛮爽的...不过如果太久了就觉得有点蹉跎岁月...
毕竟我也没多少岁月可蹉跎了.

3/18/2006 12:46:00 pm  
Blogger moguamei said...

oops....forget to log in...

3/18/2006 12:48:00 pm  
Blogger moguamei said...

那个冬鲸物语我应该不认识吧...可不可以介绍一下呢?别误会,只想知道他是何方神圣.:)

3/18/2006 01:29:00 pm  
Blogger Way said...

他就是臥虎藏龍。
有意思嗎﹖
需不需要我穿針引線﹐當你們的紅郎﹐哈哈﹗

對了﹐你見過他嗎﹖
去年﹐他也有去飢餓三十。

3/18/2006 11:26:00 pm  
Blogger moguamei said...

哦...原来是他...呵呵...冤家路窄...他人现在在东京吗?在那里干嘛?

3/19/2006 12:20:00 am  
Blogger Way said...

他在東京嗎﹖當藝妓吧。
現在經濟不景氣﹐錢難賺呀﹗

你何不自己上他的部落格留言﹐問他東京那裡的生意如何﹖﹗

哈哈﹐太好笑了﹗﹗

3/19/2006 02:16:00 am  
Anonymous a yo said...

“忧郁王子”你想太多了吧!人的一生不可能一直顺顺利利,也许你的人生会比别人来得沧桑但也还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所以你的人生还是活得很有价值的!痛苦的回忆就 Let bygone be bygone !

我想最让人措手不及的还是。。家事

以前都很少听你提家里的事。我始终觉得血浓于水,你和你爸的心结只是彼此的误会(还是我误会了根本没有的事)。父爱不像母爱那样的,它比较不容易发觉。而且东方的父母通常都不把爱挂在嘴边。当然我不是你,没法真正体会你的处境啦!
正所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真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事,很多时候不是外人可以体会,解决。很多时候连自己都难以处理,苦于没人分担,扛在肩上会压得起喘不过来。。。唉!

A,你当初选择再升学读心理学,无非是想要 学以“自用”huh! Haha…也好pun 但不要走火入魔哦!

3/20/2006 01:21:00 pm  
Blogger Way said...

余小姐﹐你忘了﹐67號時﹐我們曾幾次談過我和家人的關係。這麼多年了﹐沒什麼改善﹐我也習慣了。老實講﹐我沒生氣﹐也理解他(們)的苦衷﹐但是有時候﹐只有理解是不足夠的﹕沒有改善﹐一旦事情有變化﹐也許彼此的理解就經不起考驗了。

祖母去世時﹐家族的氣氛因某些事變得劍拔弩張。那時﹐我的立場跟家人對立﹐家人覺得我‘聽信讒言’偏幫外人(所謂外人﹐其實也是自己人﹐都說了是家族嘛)。

縱然事後(甚至到今天)我還是堅信自己的立場沒錯(對事不對人)﹐但對家人的態度始終也沒太強硬(除了事發當時)。

然而﹐我依然記得﹐喪禮後﹐當我跟父親道別時﹐他那張冷漠的臉... 好像錯的是我... 也許... ...

有家﹐誰不想回﹖還記得去年耶誕﹐露宿車站的那種痛苦。

你說對了一件事﹐我讀心理學是為了‘自救’﹐真的﹗但是﹐我覺得它沒幫上什麼忙﹔但﹐希望以後可以用它來幫別人的忙。

也許就象老人家常說的﹐父母與孩子的關係是前世留下來的債﹐我不曉得我是來還債還是來討債﹔只知道‘逃避’是我暫時想到的最好的方法﹐因為這方法我已經用了好多好多年﹔(一些親戚也好像知道我在逃避)﹐也因為逃避可以避開正面衝突。

有些事情急也急不來﹔想改變又改變不了﹔放慢腳步﹐也許可以看到不一樣的景色﹑有不一樣的體會。

如果真的有一個答案﹐我想﹐就讓時間來告訴我。

3/21/2006 12:52:00 am  
Blogger Way said...

一開始講的是友情﹐怎麼會走到我的‘大宅門’﹖

3/21/2006 12:58:00 am  
Anonymous a yo said...

不是八卦(我又不是“一周刊”养的狗仔,这样讲会不会得罪人啊?)只是直觉告诉我它是你的致命伤,所以就讲讲看啦!更何况我也不晓得你讲的主题是友情??blur….

为何你的遭遇这么“drama” 的,家庭伦理剧,父子交恶,又露宿车站又自我放逐,听到都有些许感伤。
你不忧郁都“几难”!
Anyway,希望你们早日找到能打开你们心结的钥匙。。。

3/21/2006 01:19:00 pm  
Blogger Awan said...

幹嘛露宿車站那麼可憐?你家不就離我家那麼几步路而已嗎?下次你又無家可歸的話,我家可以收留你呵(然而倒衷心希望你不會再有如此不堪回首的經驗了)。

3/21/2006 01:53:00 pm  
Blogger Way said...

欸﹐什麼時候變成了家庭伦理剧﹖父子交恶﹖
只不過是兩個‘KINK’的父子在‘耍花槍’。露宿车站倒是事實。其實朋友有叫我到他(們)家去住﹐但不想麻煩人﹐所以﹐...

偶爾餐風宿露也別有一番滋味 ...

郭小姐﹐您的好意心領了。

3/22/2006 01:49:00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有人留宿, 你却不领情. 两个字 "犯贱"!
我倒替那些留你的人可怜.

3/23/2006 12:31:00 am  
Blogger Way said...

Liyun 曾在 3/18/2006 10:16:56 AM 時說過﹕

偉啊偉,你固然是你…
好好生活吧。
祝福你。

8/21/2006 01:39: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