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06

一枕黃粱

剛剛做了個夢﹐趁畫面還依稀停留在腦裡﹐趕緊筆錄下來﹕

夢裡﹐不知何故﹐三更半夜竟流落到黑水阿依淡和丹戎武雅那一帶 (現實很難想像這兩個地方怎麼會聯在一起﹔總之﹐有點好似流落到荒山野嶺那樣子) 。記得好像是去植物園賽車什麼的 -- 一個我連做夢也沒想到會做的事 。去的時候好像跟一夥朋友一塊兒去﹐但回家﹐不知怎的﹐竟得自己搭巴士回去 。

等巴士的時候﹐遇到一個女生﹔她說她住在植物園那一帶﹐有點耐人尋味吧﹕住在植物園那一帶﹐竟然還得在植物園附近搭車去植物園 -- 什麼跟什麼﹖﹗反正﹐在夢裡﹐也沒有想那麼多 。

於是﹐我倆﹐還有一群不曉得是人是的物體就在那裡等巴士 。每每有巴士經過﹐總是‘颼’的一聲飛逝而去﹐不願停下來 。雖然大部份經過的是我的巴士﹐但神奇的女生竟然先截到巴士 。結果﹐等到巴士站所有人都不見了 (應該是都搭到巴士﹐要不就是見鬼了)﹐我還傻傻地杵在那兒 。這當兒﹐好像有打電話給兩個好朋友哈啦 。

後來不知怎的﹐好像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黎明時分了 。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德士杯杯的車裡 。杯杯送我到他家﹐途中好像跟我嘮叨了一些什麼的 。

抵達杯杯家後﹐的事再度‘降臨’﹕我竟然在杯杯家遇到已經駕返瑤池的祖父祖母 。祖父叫我去冰箱拿海底椰 (或類似的飲料) 來喝﹐說是清涼解熱﹔祖母還沒來得及說什麼 ... ... ’ ﹐順平就打電話來問我那裡有日本餐廳 。於是﹐一個莫明其妙的夢就這樣被‘日本餐廳的廚師’切斷了 。

雖然我是心理學研究生﹐但不是的擁護者﹐也沒拜讀他的<夢的解悉>﹐更不大相信解夢這回事﹐但我現在倒很想知道這莫明其妙的夢到底有沒有什麼特別的意義﹐雖然﹐當中 miss 掉了一些 part﹔但聰明的你是否能從殘留下來的‘碎夢’中看到什麼端倪﹖

哈哈﹐懶人多怪夢

Labels: ,

4 Comments:

Blogger pepC said...

1.阿依淡和丹戎武雅:位于槟岛.你怀念老家.
2.遇见女生:近期会有艳遇.唔,住靠近你那一带的.多加留意!
3.你迟迟不上你的[巴]:你对于自己的暗恋对象,迟迟不敢表达. 到最后,她人已去了,所以你依然默守成空.
4.你祖母报梦:要你喝海底椰一消你近日的热气病毒.试试看, 也许真的WORK!

哈哈, ,说的. 怎样?

4/22/2006 01:55:00 pm  
Blogger Way said...

說得好﹗讚﹗乾脆辭掉現在這分工作﹐到觀音亭去幫信徒解夢﹗看來參得神婆多﹐道行也突飛猛進哦﹗

4/23/2006 01:02:00 am  
Blogger pepC said...

那倒不可以.目前的工尚算铁饭碗. 考虑兼职还无所谓.可是,害得神婆没得捞, 就不太好咯.
修道才一尺而已嘛, 还不嚣张.还是谦虚一点好了.
Anyway, 若您有需要高人指点迷津,我还是多多少少可以给予ADVICE,以供参考之图. 必竟大家都是朋友嘛, 哈哈!

4/23/2006 01:08:00 pm  
Blogger Way said...

謝謝﹐仙姑﹐將來成仙時﹐可別忘了來‘渡’我﹗

4/25/2006 11:43: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