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06

老師餞行

不知怎著﹐日子好像突然間變得很忙碌。下星期是 semester break﹐但是除了要在星期一前完成兩部 <意難忘> 的字幕翻譯﹐下個星期還得準備四個 assignment 的初稿 。當然﹐最重要的就是忙著準備替柯老師餞行 。

星期五 。上課前後都下雨 ﹐結果還得勞煩Elaine來接送 。中午時分﹐接到緣姐的短訊﹐邀一群同事到她家去拜年﹐我這前同事當然也有糞 。但礙與晚上要陪忠仔‘最後一程’﹐只好忍痛推了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並約好有空再私下造訪﹐哈﹗

聽說仁嘉隆東禪寺的燈海很美﹐我們決定在柯老師前往丹絨紅毛丹附近深造前陪他去逛逛 (其實是自己想要去散散心) 。 走到半路突發奇想﹐想吃吧生椰菜花的海鮮﹐卻誤打誤撞走到什麼 Sijangkang 的什麼漁船海鮮 。 叫了酸辣魚﹑螃蟹﹑鹽焗雞和青菜 。其中有兩樣是我不吃的 ﹐可能我前世是海龍王之類的﹐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哈哈 。所以﹐扒了兩口飯﹐接著下來大部份時間都是在看其他三個人吃 。大家吃螃蟹吃得很小心翼翼﹐結果趕到東禪寺時﹐所有的彩燈也陸陸續續地合眼‘覺覺豬了’。 我們當然是無功而返。

星期六 。忘了天氣如何 。趕作業 。看AI 。

星期天 。 忽晴忽雨 。繼續趕 freelance 。
晚上的燒烤敘別會﹐遊客不多﹐我也吃得很少 。看了鴻哥的韓國遊記﹐每個人都陷入睡眠狀態﹐幸好有個勃腳*1環節﹐總算讓人為之一振 。我們玩‘萬六’*2﹐做‘莊稼’的鴻哥竟然在最後一盤﹐當大家都把賭注提高雙倍時﹐狠狠地殺個片甲不留--以‘萬萬’*3 要大家再賠三倍 。

然後﹐我們趕到谷中城去打算看半夜場的Big Momma's House ﹐只剩第一排 。所以我們只好兵分兩路﹕忠仔平仔福仔去看霍霍霍霍霍元甲﹐看了霍霍霍霍的我只好一個人看Rowan Atkinson 的Keeping Mum 。 鬧到來已經是半夜兩三點了﹐平仔和福仔明早還要去上班的哦﹗ 真是服了他們﹗


*1 閩南語﹕賭博。曾出現在之前的文章﹐但忘了注解
*2 閩南語﹕黑傑克
*3 兩張 ACE

Labels: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