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07

那和我一起生日的小龜龜們啊﹗

去了兩次 Cherating 都和海龜媽媽失之交臂 。所以﹐這一次﹐我豁出去了﹐勢必看到她老人家爬上岸來生蛋方罷休 。

農曆生日當晚﹐和老闆娘一起共完嬋娟後﹐便拿著手電筒往海龜保育中心的路上去 。

那烏漆媽黑的海邊小叢林曾記錄我生命中最最最驚悚的一次經驗 。雖然那恐懼依然盤踞在我意識裡的某個角落﹐但為了看海龜﹐我決定再度犯陷 。

縈繞耳邊是蘇打綠的《頻率》﹐但嘴裡默念著的卻是 “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十分鐘的路程感覺就像那 “度日如年難挨的離騷”

我顛顛簸簸獨自一個人上演 Blair Witch Project 的情節﹐連跑帶逃地穿過稀稀疏疏的樹林 。經過林間的那破爛不堪的小木屋時﹐心跳和腳步頓時加速許多﹐深怕會有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從木屋裡 “飄” 出來 。還好﹐除了我那忐忑的心﹐再沒有其他東西從哪個莫名的角落 “飄” 出來﹔而我也在蘇打綠和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的庇祐下平安抵達 。

周五晚上的保育中心﹐遊客不太多。十點半的例常放海龜活動﹐只有六人參與 。放海龜前﹐老 ranger 捎來了好消息﹐說已有兩隻龜媽媽上岸生蛋 。

原本帶著論文草稿﹐準備鬧通宵的我欣喜若狂﹐擱著草稿﹐和其他老百姓一起等待吉時到來 。

十一點出﹐年輕的 ranger 帶著十二個聚集在保育中心的海龜粉絲往海邊走﹔邊走邊交代一些 rule and regulations 。

然後﹐就在保育中心和民宿之間的地段停了下來﹐與他的兩名同伴會合 。

那三劍客包圍著一堆陷入沙中的樹枝 。仔細一看正是我朝思暮想的龜媽媽 。

Ranger 告訴我們﹐龜媽媽已產下八個龜寶寶﹐但因之前被嚇著﹐正打算另覓風水寶地﹐繼續產卵 。

只見龜媽她不停揮動著雙腳﹐撥著腳邊的沙 。就這樣撥著撥著﹐永無止境似的撥著﹐我們也無聊地看著 。半個小時過去﹐四十五分鐘也過去了 。直到我收到了福﹑凌﹑彬的短訊﹐回了簡訊﹐她依然重複著一樣的動作 。

我從農曆生日等到陽曆生日﹐也不曉得過了多久﹐才終於看見 ranger 向我們招手 。粉絲們輕輕地移駕到 ranger 身邊﹐朝著手電筒的光源看﹐正是以下的這副景像﹕

這一廂﹐龜媽媽大汗疊小汗地生蛋﹐那一廂﹐ranger 們為了確保小烏龜的安全﹐把龜蛋全放進一個小袋子裡去﹐而忙著生產的龜媽媽卻渾然不知自己千辛萬苦生下的小龜龜全被人類 “綁架” 走了 。

當然﹐這做法看似 “不人道”﹐目的卻是為保育瀕臨絕種的野生動物 。

Ranger 允許我們在不使用鎂光燈的條件底下錄影 。我用手機斷斷續續地拍了八個大同小異的畫面﹐記錄這一群和我同一天生日的小龜蛋們 。想到他們都是五月五日的 “小金牛”﹐心裡不由感動起來 。雖然龜媽媽生了一百多隻小龜龜﹐但 ranger 說﹐放到大海後可以存活的﹐剩沒幾隻 。原因何其簡單﹕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

加油了﹐我親愛的小龜龜﹗

Labels:

17 Comments:

Blogger BloodDoc said...

加油
不要输给小龟哟 ...

5/21/2007 08:49:00 pm  
Blogger 钪凯 said...

很不错的经验~

5/22/2007 12:05:00 a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加油咯!
^_^

5/22/2007 01:45: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结果你有没有接受那天和我见面前的那个offer呢?

5/23/2007 12:17:00 am  
Blogger Way said...

謝謝,碧血雙俠!

钪凯,活著,原本就是個不错的经验。

七四七,打算拒絕。另,我教授也叫我當他研究助理,這個更難推,因為我論文的分數,還有將來找工都得靠他老人家美言…

5/23/2007 12:30:00 a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哈哈……碧血双侠,亏你想得到。
不过,这样的称呼,我怕被血夫人打呢!
此外,身高一米八的美男子,也有不少的粉丝哦!

5/23/2007 03:07:00 am  
Blogger Way said...

誰說 “双侠” 一定要在一起?!很多時候﹐那些什麼 “雙驕”“雙姝”甚至還是兄弟姊妹呢﹗老實說﹐我何嘗不怕被血夫人和周先生揍!

5/23/2007 08:06:00 pm  
Anonymous 碧血的血 said...

走在街上要堤防羽毛球 :-)
叫碧血剑好了...

5/23/2007 09:21:00 pm  
Blogger Way said...

要叫碧血剑,就得湊多一個 “劍人”,有誰願意上鉤當 “劍人” 啊?七四七老表姊?!阿晚,還是 GP?!!

暫時可以放心,因為羽毛球應該不會飄洋過海來 “看” 我!

5/24/2007 11:03: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碧血这名字取得好,我喜欢!
可是我不要无端端成为剑人呀

5/24/2007 11:19:00 pm  
Anonymous Way said...

阿晚在槟城,GP 在苏州;将来 “碧血” 在 KL 双剑合璧后,三剑客还少一人;碧血剑之剑人最佳人选,舍你取谁?!

哈哈!

5/24/2007 11:50: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征聘剑人……

5/25/2007 02:28: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老表弟果然厉害,薄荷糖不必征聘了,我这就来当剑人

5/25/2007 02:59:00 pm  
Anonymous 阿晚 said...

在這可以“飛”的“天空”里,我們還可以有個“碧雲天”,哈哈!

5/26/2007 01:10:00 am  
Blogger turkisdach said...

很喜歡這種類似儀式的過程(兩個生日)

Blair Witch Project持續三年嗎,你的三天濃縮了,btw,小海龜是歸誰管的? 那天遲遲想不起一個馬來文名字,類似國家公園or環境保育之類的一個單位...

想問問你知道嗎

5/26/2007 01:12: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碧云天?哈哈哈,薄荷糖很不得空哦

5/26/2007 04:28:00 pm  
Blogger Way said...

哈哈,当 “天” 可比当 “剑人” 好很多!真是苦了薄荷糖,得两边跑 -- 能者多劳呀!

Turkisdach,有 “生” 之 “日” 也都是在過生日,你要天天庆祝也可以!难怪證嚴上人說:“過去是雜念,未來是妄想”,要把握當下啊!小海龜在陸地時歸保育中心誰管,回到大海就成為自然界的一部分,誰也管不著。至於你提的那個,我不是很了解你是指什麼冬冬?!!

5/29/2007 11:55: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