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07

比諸葛亮還大牌的大頭鬼

昨天﹐老黃安排我到行動黨總部幹掉兩男一女﹔剛好遇上行動黨的中委會議﹐見到了該黨的好些頭頭﹐包括老林小章小郭和阿倫﹔算是為我的 experiment 添了一點小花絮 。

現只剩七男一女了﹐待會兒﹐大隻平交上考卷後﹐目標也會降到六男一女 。趁 “監考” 的當兒﹐上網寫寫東西泄泄憤 。

要泄什麼憤呢﹖

話說﹐清明回檳城時﹐家鄉的朋友兩肋插刀﹐“出地方” 出力﹐在短短兩天內﹐給我找來了二十七只白老鼠 。但是﹐回到 K 城後的十六天﹐我卻只抓到十隻白老鼠﹐當中有九隻是 “愛是特螺” 的前同事貢獻的 。看來除了愛是特羅﹐整個 K 城真是清潔得可以﹐就連我那 “有潔癖” 的屋友阿福仔也 “托我手掙” 。

約了阿福仔好幾次重作我的試驗﹐但他總是 “明日復明日” 地推托 。終於﹐忍不住了﹐只好讓大隻平單槍匹馬一個人做﹐讓他又借機回房去 。

上星期﹐當他連續三天敷衍我的時候﹐不禁火大﹐將他臭洗了一頓 。但怎麼說﹐他也是我的 so call senior﹐功力比我深﹐我用盡十二成舌功﹐也傷不到他一根汗毛﹐反倒是他不費吹灰之力﹐就用他那不怎么高明的籍口把我給灼傷了 。

我千里迢迢趕回檳城﹐在緊迫的兩天內得到了許多家鄉老朋友的雪中送炭﹐但卻 “搞不定” 那近在眼前﹐但卻架勢十足的臭皮匠 。我 “三顧茅廬”﹐誠意拳拳地邀他幫我一個小忙﹔他卻一天到晚在那邊喊累 。

“累﹐累﹐累﹗累你的大頭鬼﹗政府員工的 workload 有那麼沉重咩﹖怎麼整天看你們好像一副游手好閑的樣子﹕這邊逛﹑那邊逛﹐正經事卻擱著不管﹖﹗不過要你抽出一個小時而已﹐怎麼搞得好像要你整條命似的﹗真是豈有此理﹐不詛咒你﹐我的心理會不平衡﹗”

Labels: ,

7 Comments:

Anonymous 阿哟 said...

阿福仔说我早就想报仇啦,总算让我等到了。哇哈哈哈。。。

4/19/2007 01:44:00 pm  
Anonymous Way said...

是咯,被他將了我一局!

話說回來,近期,你在忙些什麼?

4/19/2007 09:39:00 pm  
Anonymous 阿哟 said...

上一两个礼拜前好像中邪,晚上都睡不好,一直做梦,很想狠狠地抗拒那些梦境但它似乎像泡沫剧,越演越多。
睡不好就影响第二天工作的素质,没有一天不是睡眼惺忪的,一直假装集中精神,我知道酱下去我一定会闻到土味。
所以敢敢拿了两天假回家睡觉。
现在好多了。嘻!

最近开始忙了,忙着帮妹妹找工作,她是菜鸟做姐的理当帮一帮她。
然后就是在策划拿长假去旅行,忙着找资料,申请假期(公司批不批还是个问题)。
Then大概六月头会拿个课程来读,唉~书都还没去找来看。
减肥计划也没有搁着,一旦实行就必须严格自律,那又是另一种忙了。

我还得忙到明天,放工后还要赶去赴朋友的饭局,叫我不可以放飞机否则就翻脸,不知道得闹到几点,很显,其实不想去,但这叫人情,不知道谁发明的。

4/20/2007 02:03: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既然阿福仔如此不给脸,你就再度对他誠意“拳拳”啰

4/21/2007 12:20:00 am  
Anonymous Way said...

哟,失眠、做噩夢?怎麼了,失戀嗎?人只會在熟睡或 REM (RAPID EYE MOVEMENT) 的時段做夢,看來,你有 “睡到” 哦,只是一直被噩夢驚醒吧?有事在煩?

偶爾離開工作崗位是件很不錯的事。旅遊、讀書都很棒;還好你懂得疼惜自己。你接著下來的行程好擁擠哦,要好好保重!

哦,另外,闻到土味是什麼意思?

七四七,前幾天,大頭鬼也到美里去,沒遇上他嗎?哎呀,中學的時候沒好好學習(打架),現在的我只會唐僧那一招:念緊箍咒折磨人,哈哈!

4/21/2007 09:08:00 am  
Anonymous 阿哟 said...

人如果死翘翘埋在土里就会闻到土味咯!哈哈哈哈!

失恋你的头啦!我也不懂嘞!可能天气闷热,可能该换床了。。。
嗜睡的我当然有“睡到”还睡八个钟头只是睡不好-一直做梦,什么梦都有,那种痛苦不比失眠好过。

4/21/2007 01:27:00 pm  
Blogger Way said...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在煩什麼呢﹖
還是好好犒賞自己﹐送自己一張床吧﹗

4/22/2007 03:17: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