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1.06

緣起﹕龍鳳烤鴨宴

這原本是醫生機長專業人士高峰會議﹔由於醫生放了機長一隻好大好大的飛機﹐再加上一個非專業人士的介入﹐最後﹐原本聽了叫人肅然起敬的專業人士龍鳳烤鴨宴﹐變成了家族聚餐﹕參與聚餐的除了我現任的的 “家庭成員” Ah Hock 以外﹐還有在網上相認的哎呀表姐 -- 呼吸的七四七機長

11月16號﹐2006年﹐考完 Gender 當天下午﹐我接到了機長的短訊﹐邀我一同出席她和血醫生的烧鸭宴 。由於事前﹐我已約好屋友阿福﹐在考完試後﹐到谷中城 GSC 去看歐洲電影節﹐所以﹐這一個突如其來的烤鴨宴之約﹐有點讓我陷入兩難﹕又想看一年一度的歐洲電影展﹐更想一睹這兩條瓜的廬山真面目 。但是 “約會有先後﹐興趣有專攻”﹐所以﹐就算後來她老姐親自叩上門來 “求救” 時﹐我也是只能答應她儘量矯時間 。誰知道﹐隔天回涵交代時﹐機長表姐便告訴我說烤鴨宴告吹了﹐因為我們的醫生大人另有要事 。

就這樣﹐血醫生﹐至今仍 remain 一個沒有具體面孔﹑仿彿只出現在衛斯理科幻小說裡邊的名字﹔而龍鳳烤鴨宴﹐remain 一個流傳在網際和手機簡訊間的一個虛擬宴會 ... ...

續集

Labels:

8 Comments: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好听话的way少,还好没把最重要的对话泄露出来,嘿嘿!

11/22/2006 05:10: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你应酬我啊!

11/22/2006 05:17:00 pm  
Blogger BloodDoc said...

apa itu perbincangan yang paling penting??

下一场宴会我们早点做个精密安排
可能是为薄荷糖伉俪的接风宴吧.. :-)

11/22/2006 07:35: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嘿嘿,血医生,重要对话嘛...你没出席,就走宝啰

什么?要等薄荷小姐回来?还很久的事哩

11/22/2006 11:41:00 pm  
Anonymous way said...

747 is breathing, 你所謂的“最重要的对话”是指哪一(些)句?我這個“緣起”說不定會有續集。這篇不講,難保下一篇不會說漏嘴。你知道啦,當晚,我們講了這麼多人的這麼多壞話,哈哈哈哈!

薄荷糖,這哪是应酬,我可是絞儘腦汁才絞出那麼幾行字的。

BloodDoc,等到薄荷糖伉俪回來,我們可能都抱孫咯!說不定,我的孫子不喜歡吃烤鴨LEH?!

11/23/2006 11:33: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少,没关系,当你把它讲出来后就没人知道是坏话了,人家还会误以为是好话咧,哈哈哈

嗯,我觉得你的孙子不喜欢吃鱼的机会比较高,除非他不是你的亲生孙子!

11/23/2006 03:02: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要等我回家,真的是“有排等”。
要过了冬天、春天,一个不好彩还要过了夏天,现在是深秋…… :(

11/23/2006 04:00:00 pm  
Blogger Way said...

機長﹐你的第一個句子顯示出你有多不認識我 (除非你是在說反話)﹔第二個句子卻突顯出你還是了解我的﹐怎麼一回事﹖﹗

薄荷糖﹐快快回來吧﹗我們等著吃你的燒雞燒牛羊 (阿彌陀佛﹗)﹐還有血醫生的燒鴨 (罪過﹐罪過﹗)

11/24/2006 11:07: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