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06

見鬼啦 [十一]

注意﹗本文可能引發嘔吐或身體不適的現象﹐謝絕任何懷孕婦女或患有心臟病的人士閱讀:

這個七月﹐有點詭異﹐不曉得怎著﹐身邊的朋友忽然變得怪怪的﹐一直用酥麻的話語﹐向我灌迷湯﹐搞到現在我整個人飄飄欲仙﹐魂也不知道還有沒有守著舍 。我想﹐用那樣的形容方式不夠深刻﹑又沒畫面﹐乾脆你把我想像成一隻孔雀 。那此時刻刻﹐你看到的就是一隻雄赳赳﹑氣昂昂﹐把尾巴翹得九雲霄般高聳的孔雀﹗沒錯﹐就是那隻你想罵它 “跩什麼跩”﹐然後﹐一槍將它打斃的死鬼孔雀﹗

先說說部落格留言的事吧﹕3 號那天﹐自從青蔥草原說了一句 “admire the quality of your Chinese” 後﹐魔咒就開始奏效 。

隔天﹐呼吸的 747 也中了邪似的說﹕ “你的文字精炼与诙谐” ﹔稍後﹐Clement 又說我的屋頂 “looks nice!”“Great job”

5 號那天﹐ 偶然路過的 UL 也跑來留言﹐說﹕ “臨睡時看你這篇﹐笑飽了會睡得很好”

又隔那麼一天﹐桑朗也來留言說﹕ “常来你这逛是因为你的部落格真得很吸引”

薄荷糖看到大家讚得不亦樂乎﹐也來插一嘴﹕ “你的文章真的写得很有趣”

過後﹐青蔥草原似乎不甘心別人搶走他的專利﹐意猶未盡地又連續讚了兩次 。

哇﹐短短的一個星期內﹐大家好像 pakat 好一起來奉承孤*﹐感覺好像是古早的皇帝被一群讒佞的宦官圍繞著 。 Oh﹐fyi﹐讒佞和宦官這兩個字都有比較通俗的字﹐轉成白話文大概是 “PLP 的太監”﹐哈哈﹗

當然﹐我也知道﹐很多時候﹐那只是一些門面話﹐看看就算 。好話﹐誰不想聽﹔既然受落﹐講講何樂而不為 。所以﹐到最後神女不過是隨口講講﹐襄王卻莫名其妙地暗爽﹗ 他們說﹐談戀愛的人兒啊﹐看什麼都是漂亮的﹑吃什麼都是甜滋滋的﹐我想現在的心情大概也是這樣 。但如果我真的墜入愛河﹐怎麼連我我自己也不曉得呢﹖

哈哈﹐前戲唱了﹐道理也講了﹐是該讓重頭戲登場了﹕

上星期五﹐上 Gender 課前﹐我們幾個研究生趁教授還沒來﹐便在班上哈啦 。說著說著﹐兩個馬來婆走了進來﹐其中一個忽然把頭轉向我﹐笑瞇瞇地對我說 “KW, hari ini, you nampak cute-lah﹗” 哇~~ 當場嚇得差一點暈了過去﹗

Cute﹖﹗是她瞎了眼﹐還是我的耳垢太多﹐聽錯了﹖難不成她也是和大伙兒 pakat 好的﹗怎麼大家忽然間對我這麼好﹐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醫生﹐你話碑我知﹐你勿好呃我啦﹗”
“我﹐係勿係得左絕症啊﹖”

我時日不多了嗎﹖還是上星期是什麼什麼國際稱讚週之類的﹖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真是見他的大頭鬼啦﹗


*孤﹕皇帝自稱

Labels:

15 Comments:

Blogger Way said...

哈哈﹐好晒命的一篇文章﹐連我自己也頂不順﹗

8/11/2006 12:53:00 am  
Anonymous Clement said...

那這個星期大家是不是應該踩你了? 哈哈

8/11/2006 01:07:00 am  
Blogger Way said...

哈哈﹐說的也是﹗也許我會因為太多轟炸﹐頂不順﹐去拜神﹑打小人﹔那到時又可以寫一篇 [拜神啦]-- 正好跟 [見鬼啦]相對應﹗

但﹐話說回來﹐就算讒言佞語只是場面話﹐我還是比較喜歡‘懂得體面’的大家﹐畢竟我只是凡夫俗子一個﹐所以﹐請繼續用你們畢生所學過的所有甜言蜜語來寵我吧﹗

8/11/2006 01:45:00 am  
Anonymous greenpasture said...

哈哈, now I know why the title of this blog is "飞了", 原來是脑袋飞了.

8/11/2006 04:46:00 a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Absolutely agree with Greenpasture.
Way少,你这个星期的任务是找回自己的脑袋!

8/11/2006 04:17:00 pm  
Anonymous ah yo said...

你是老cute吧!,呵呵。。偶也是。。失去青春本色了。

你平常在班上是否都摆张臭脸,很少笑。
最近心情比较美,笑容多自然就亲切多了。。才赢得你所谓见鬼的赞美。

跟七月没关啦!平常多注意照顾自个儿龙体保证可活到万万岁。

8/11/2006 09:15: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少, lei hai dak keh ....

8/12/2006 01:06:00 am  
Blogger Way said...

不必找回腦袋了﹗寫完文章﹐腦袋便立刻歸位﹐人也突然清醒了﹐原來真正見鬼的是我自己﹗

啊喲﹐老 CUTE 是不是‘老天真’﹖﹗我雖然容易‘變臉’﹐但平常還是常以‘親切’示人的。我想﹐那馬來婆可能想暗示我說﹐我的頭髮沒梳理﹖﹗

747﹕“駛麼講﹗”

8/12/2006 01:29:00 am  
Anonymous ah yo said...

想不到,你还有如此好本领(变脸),恕阿哟眼拙之前没能看出来。

8/12/2006 11:09:00 am  
Blogger Way said...

我一直都是以‘變臉’出名的啦﹐劉德華當初應該來拜我為師﹗

8/13/2006 01:11:00 am  
Anonymous ah yo said...

失敬,失敬,
是咯!Andy走宝liao.

8/13/2006 09:11:00 am  
Blogger BloodDoc said...

喂,您老

有人告诉我你的 blog 很好读咧
还说这儿的歌很好听

那是我的私人粉丝
恐怕不久就要跳槽了 :-)

对了
她还叫帮忙问问您老
之前播放的歌是什么名?

8/14/2006 06:36:00 pm  
Blogger Way said...

一聽就知道你的私人粉絲是一個識貨﹑有品味﹑有遠見的美女(間接在稱讚你﹔一箭三雕)﹐相信她不會始亂終棄的﹐放心吧﹗

你也知道的﹐我這裡換歌像換衣服那樣勤﹐你那美女粉絲指的是哪一首歌呀﹖Anyway﹐我遲些會把更新的歌曲名單 post 上去﹐仔細對照就知道了﹗

8/14/2006 11:38:00 pm  
Blogger shouting said...

一陣子沒更新自己的blog,有天突然瞄見你的留言還嚇了一跳!這個部落格真不錯,我也很喜歡Desperado,特別是hell freezes over這專輯的版本!!聲音多了些歷練世事的深沉,呵呵,我自己的意見囉~~ Thanks dropping by my place.

8/15/2006 12:39:00 pm  
Blogger Way said...

SHOUTING﹐我只是在你那兒留下只字片語﹐沒想到會吸引您大駕光臨﹗很開心你也喜歡這裡﹐有空多來坐坐﹗我們這裡的客人都很棒﹐包括你在你BLOG大肆讚揚的BLOODDOC。

也沒想到﹐你也喜歡DESPERADO﹐我每次到民歌餐廳點唱﹐我們這裡的民歌手們都不會唱這首歌﹐有些甚至不會唸。難得遇到知音人﹗

8/15/2006 10:11: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