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06

寫在落寞時

之前寫了一篇 ‘抒情文’ ﹐強說了生日當天的愁﹐並預期得到一些回應 。其實﹐一直知道自己有時挺矛盾的﹐只是其他人不也一樣﹐問題在於你肯不肯承認 。

人﹐再看得開﹑再豁達﹐也會有夜闌人靜﹑獨自憔悴的時候 。李宗盛堂堂一個得志的音樂才子﹐看他接受 (康熙以及桃色蛋白質的) 訪問時﹐不也一副無所牽掛﹑悠然自得的模樣﹔曾幾何時不也感慨人生無奈﹐寫了這首<寂寞難耐>

‘尽量过好每一天’﹑‘少一点抱怨’﹑‘多一点豁达’﹑‘有生的日子天天快乐’﹐這些道理誰不曉得﹐我也常常這樣安慰別人﹐但真正能夠無時無刻不豁達的人應該沒幾個吧 。

人生如果沒有痛苦失落﹐就感受不到快樂的歡愉和珍貴﹐不是嗎﹖
無間的快樂﹐終有一天一定會感到麻木 。

隻身孤影過年過節﹐那無聊的感受絕對比平時來得深切﹐自古以來皆如是﹕什麼 ‘每逢佳節倍思親’ ‘遍插茱萸少一人’ ‘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 ‘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飲奈明何?’ ‘共看明月應垂淚,一夜鄉心五處同’ ‘初將明月比佳期,長向月圓時侯﹑望人歸’ ﹐不也都是寫在佳節寂寞時﹖

我雖不是什麼詩人才子﹐但也該有資格在‘佳節’感到欷歔落寞吧﹗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