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06

世界真係小小小

其實﹐應該先動筆寫一篇祭文給準備閉關修練的他﹐然她的已有雛型﹐只需補頭補尾補補粉﹐便可粉墨登場﹔而他也像超人離開 Lois 那樣悄悄飛走了 。照人間的說法﹐應該是飛回來了﹐不曉得為何在這會變成 ‘飛走了’ 。不曉得 。于是﹐就這樣 。

這原本給她的留言﹐由於近期沒啥靈感﹐收了回來整理後﹐登在這裡﹐當作奇聞共賞﹕

為了將來在某個街角到碰你的時候﹐可以跟你打招呼﹐我翻閱了你從前的飛行表 。這才發現你的文字真的很精彩 (客套﹐哈哈﹗) 。雖然我暫時還算蠻清閑的 (觸木)﹐教授和老闆都還沒有開始催貨﹐但要我重頭到腳﹐一篇一篇細讀某某某的網誌﹐還是有點重量 。 但你的文字勝在夠生動幽默﹑也或許是因為你的人生旅途還蠻精彩的﹐當然也因為你的文章數量還不至于扎死人﹐所以﹐我就這樣靜靜地坐在電腦前﹐細數你飛過的每一條溪流﹑每一片草原﹔看了你提到的那張照片﹐還有你沒提到的 (嘻嘻﹗) 。說實在﹐花的時間不長﹐因為後來﹐我幾乎是像殭屍那樣的跳著看 。偶爾﹐會 (被逗得) 一個人傻笑﹐我想﹐當時如果有別人在﹐那我的下半生也許就會在紅毛丹園渡過 ... ...

Dot dot dot 的後面是 ‘我的前公司的敏感文字’﹐循你的要求刪掉了﹐改天可用來威脅你﹗哈哈﹗哈哈﹗
記得小學的時候學過一首歌﹐歌詞好像什麼 “世界真是小小小” 的﹐長大後卻發覺我們眼睛所能觸及的那片天空還是有限的﹑地平線外還有我們看不見的地平線s (小S 徐熙娣是複數﹐怕你不懂英文) 。

他們說﹕流動電話把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拉近了﹐這論調可以搬到國會﹐讓那些豬腦去吵﹐最終﹐肯定還是得不到什麼感人的結論 。但我可以肯定﹐這地球因為互聯網而擴大了﹐但人與人的距離卻因為它而拉近了 。

至少在部落格的世界裡﹐這道理是成立的 。

我是這樣堅信著的 。

Labels: ,

60 Comments: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哈,谢谢你对本小姐文献的兴趣
其实有很多文献档案照早就该丢了,因为没有时间整理,所以还搁在那
当初很忙,没时间写部落(自己也没电脑),又叫朋友定期来看看,很是过意不去,于是上传了很多照片...现在嘛,当然是靠“废文”取胜

我一直觉得除了吾友的朋友“是真名剑自风流”的文字可以令我捧腹大笑外,应该很难找到这么精彩的“废”腑之言,直到遇到你...

说真的,BloodDoc回来咱们一起去龙凤吃个鸭饭吧,不知道什么呀(鸭)(他专考鸭的祖宗的古,呵呵)你给我发email吧

7/30/2006 11:34:00 pm  
Blogger Way said...

沒辦法﹐為了將來你犯法時﹐方便認人﹐必須把你的樣子看個仔細。看著看著﹐雞婆的因子作祟﹐於是﹐看多了﹗

好好的文獻﹐怎麼丟了呢﹖現在看起來也許礙眼﹐等你七老八十的時候﹐再回來溫習﹐肯定會綻放朵朵會心的笑容。那天﹐當我把這裡的一些文獻搬到另一個後備部落去時﹐也對自己的某些文字嚇著。但是﹐仔細想像﹐那都是我在當時的‘一時之選’。哈哈﹐那時候﹐肯定瞎了眼﹗人﹐不能每時每刻都保持最好的狀態﹐許多時候﹐一些不起眼的角色在若干年後就會綻放她的光彩。我一直篤信缺陷美。聽話哦﹐別亂亂‘墮胎’﹗

‘吾友的朋友是真名剑自风流’好複雜的名字﹐有點新版蛇廟之嫌。無論如何﹐謝謝你的'厚愛'。

你們說的那個龍鳳在哪裡﹖PJ嗎﹖哈哈﹐我好擔心的事會不會發生呢﹖

我還在想...

我還在想... ...

7/31/2006 12:17:00 am  
Blogger Way said...

自從我們開始聊開後﹐我就一直擔心會不會某天大家約出來‘相親’。那種感覺很可怕。

擔心那種‘距離美’會從此消失。我一直把妳想像成幽默風趣﹑豪爽的俏姑娘﹐血醫生則是一表人材﹐183CM高的美男子﹐我怕到時看到兩個大肚腩﹑整個臉皺到像新年的吉祥物--柑那樣的老伯伯老婆婆向我走來時﹐整個人會暈掉。那時候﹐要你們扶我也不是﹐不扶也不是﹐多尷尬﹗

還有﹐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我的樣子可是會嚇到小孩子哭的那種。每年七月鬼門開的時候﹐朋友們都會發簡訊給我﹐要我晚上好好待在家裡﹐無他﹐不過是怕我嚇著無辜的路人。所以﹐心理建設很重要﹗

當然﹐我也想積點功德﹐所以﹐我還在想...

我還在想...

7/31/2006 12:36:00 am  
Blogger Awan said...

還在想你的頭啊?你不是曝光率蠻高的嗎?妗持可不適合你哩!你一直那麼幽默風趣,甚至可以讓整桌子的人都專心聽你講話,然後捧腹大笑得連吃飯都忘了,幹嘛還那麼沒有自信?

7/31/2006 01:25:00 am  
Blogger Way said...

我的曝光率高﹖此話怎講﹖我這兒120多篇文章當中﹐也只有一篇附上團體‘玉’照S。

欸﹐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還有我屋友)那樣捧場的。我不否認一些聊得開的朋友(不上10個) 確實覺得我無聊搞笑﹐但認為我是啞巴或者不善辭令的﹐也不少。

我相信﹐我的好一些 AXTXX 的前同事到現在應該都還認為我是個沒主見﹑不善言辭的小男生。而若干年前﹐出席小學同學會時﹐我的表現更為突出﹐簡直就可以直接接演瓊瑤阿姨的[啞妻]。就算在耕夢的集會中(不是那幾個阿姨的小聚會)﹐我也不會發很多言。我還記得﹐我當主席的時候﹐就有人以為我是‘打雜’的店小二。

我在很多狀況(工作﹑上課﹑甚至家裡)都是沉默寡言的﹐你是有機會看到我嘰哩呱啦的少數民族。真的﹗

就象那些以為我是啞巴或弱智兒童的人看不到我的機靈那樣﹐你們這幾條瓜則可能認為‘喜鵲’如我﹐應該善於應對任何交際﹔其實不然。以前我們當屋友時﹐我也只是和你﹑老施﹑小平談得來而已啊﹗

如果我真的那麼能言善道﹐應該有本事騙到那些到這裡來的朋友開口了﹐不可能講來講去﹐還是我們這幾只小貓吧﹗唉﹐也不必每天嘆‘無人留言’的息了﹐不是嗎﹖

講開又講﹐你要不要也來插一腳﹐讓大家見見你的廬山真面目。你不也是長得秀氣斯文﹑端莊美麗﹐卻假假說自己丑。“幹嘛還那麼沒有自信?”哈哈﹗

有人說﹐網上文字寫得好的人﹐現實生活中都不大會說話。你覺得我文字寫得不夠好嗎﹖﹗

哈哈﹗氣死你﹗

所以﹐我還在想﹐我還在想...

7/31/2006 02:49:00 am  
Blogger Awan said...

好長的回覆啊……

你怎麼會是“啞妻”呢?想當年我們大伙兒去聽“全辯”時,你聽人家辯不到水準時,還戲謔說你、我、小平及逆光飛行四人也可以組隊去參賽哩!

你的文字,不就如同你說話的口吻咯,就像 747 說的那樣幽默風趣。寫得很好啦,這是鼓勵,也是讚賞哦。

還有就是,我不是沒有自信呵,而是知道自己有多少“斤兩”,這叫自知之明。 :p

7/31/2006 10:03: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少,你少来,不必假死假死...
我相信我是见过关于你的新闻的,因为你的名字的确很熟悉

我以人格担保,你见到我绝对不会失望,幽默風趣﹑豪爽的俏姑娘肯定有,哈哈哈哈,实在不要脸
我不会是老婆婆啦,虽然现在身材走了样,不过我很爱“水”的,所以不会邋邋遢遢乱乱走出去吓人

至于血醫生是不是一表人材﹐183CM高的美男子,我就无法保证了...不过我也担心他可能达不到你的要求噢,因为他说如果他靓仔的话早就去当姑爷仔了,呵呵

其实,倒不是因为想见格友而订下约会(我当初也觉得感觉很怪,习惯了以文字交流),而是血先生帮了我好大的忙,我必须亲自谢谢他
他一家大小,我总得找个伴吧,哈哈,打了工厂妹的主义,她住得靠近嘛

7/31/2006 10:48: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对,你在前公司到底是干啥的?

朵朵會心的笑容
哈,这让我想到昨天和工厂妹去看的《人鱼朵朵》
明明是台湾电影,戏院却都是马X们,原来他们是去幽会的,他们聊天可聊得起劲,干扰了工厂妹看戏的情绪,于是我就转头去骂他们,还好最后没被人打
原来国际院线不是让人看电影,而是让人偷情的,哎

7/31/2006 10:54:00 am  
Blogger Way said...

我們可能一起聽過‘全辯’﹐但絕對不可能是跟小平去的﹔逆光有嗎﹖老了嗎﹐我怎麼忘了這一PART。

嗨呀﹐每個人去看別人演講﹑唱歌﹐都會批評個天花亂墜﹐這就是廣東人說的‘講就天下無敵﹐做就無能為力’﹗

倒是兜個圈子要你稱讚起我來了﹐真是‘拍水’﹗看﹐人家都臉紅了。我這如果是寫得還可以﹐你就是筆落驚風雨落﹗

老實說﹐我不會虛偽地說你‘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但是說你是氣質美女﹐應該沒人會反對。你的斤兩不就這樣﹗

我們怎麼開著門﹐大庭廣眾﹐互相稱讚起來﹖
這場戲演得比外面的那齣還精彩呢﹐沒進來看留言的人真是走寶了﹗

7/31/2006 10:54:00 am  
Blogger Way said...

欸﹐怎麼又跟你碰個正著﹖才走出後台﹐回頭一看﹐留言變成九個了﹐進去的時候明明只有六個呀﹗莫非﹐...

於是﹐壯起了膽子﹐走回後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您老‘大駕光臨’﹐來這兒唱戲了﹗

所以﹐上面那篇留言是回美麗的雲的﹗

7/31/2006 11:08:00 am  
Blogger Way said...

747﹕沒錯﹐被你揭穿了﹗我就是那個常常上報﹑靠修橋補路﹑扶窮濟貧而名震江湖的朝廷大官某某某﹗

都說我的名字比比皆是﹕在菜市場﹐你隨口一叫﹐每個應聲的人吐一口水﹐都會把你淹死﹗沒聽過‘一語成災’嗎﹖講的就是我的名字﹗

嗨﹐其實﹐我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卒子﹐你不可能在什麼報紙上看到我的。通常﹐看到我的真身出現在報紙上﹐就大事不妙了﹗

你﹐我還不怎麼擔心﹐畢竟你全身上下都可以在你部落格那兒看個飽﹐倒是血醫生﹐哈哈﹗你也沒見過你的大恩人嗎﹖

我在 AXTXX 做什麼﹖
“做什麼﹑做什麼﹑做什麼﹖”“老師有沒有跟你說過﹖有嘛﹐你沒有注意聽﹗”(隨之把鉛筆丟到地上)

如果我名震江湖﹐你的蜜糖應該知道我是誰﹔然他不知道﹐因為我沒有﹗這一趟也揭太多秘密了﹐這個就留待以後吧﹗(其實答案滿街都是﹐熱血的妳友失策了﹗)

7/31/2006 11:34: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有怀疑你是做翻译subtitle的,可是这一般上不是sub出去外面做的吗?有这样的部门啊?国营电视台都是找Freelancer做的啊

你应该不是Director吧?你在那有没有洋名啊?

嘿嘿,既然美丽的云是气质美女,你当年明明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可是却没有行动,拱手把云让给天了,哎哎

7/31/2006 03:20:00 pm  
Anonymous 逆光飞行 said...

请问,呼吸的747是不是丽云的中学学姐?又是不是和陈清清同一届的呢?

我那天也听到9 Million Bicycles这首歌,还蛮喜欢的,没想到现就在你的blog听见了。

至于工作,下回聚会再谈吧。不务正业了一些日子,又要重回职场了,现在是心情忐忑呢。

7/31/2006 05:06:00 pm  
Blogger Way said...

747﹐我沒洋名﹐也沒揚名﹐倒是一直都在用 WAY 這名字在網上混。你猜對了﹐但不是 Director﹐答案不言而喻吧﹗

我在 AXTXX 曾好幾次嘗試申請調到中文部去﹐無奈每次都被拒於門外﹐其中有一次還跟你的... ... 唉﹐說起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不說了﹐不說了﹗都怪自己不學無術﹐竟敢妙想天開﹐想吃‘天鵝肉’。屢試屢敗後﹐終於有所覺悟﹐於是毅然負笈去了﹗

所以嘛﹐幾塊小天鵝肉都吃不著了﹐那敢妄想吃那塊大的﹖

7/31/2006 06:20:00 pm  
Blogger Way said...

欸﹐怎麼沒發覺﹐747 和 逆光飛行可能是同班同學﹐或是學姐學妹﹗趕快相認吧﹗

沒想到你聽過‘九千個自行車’這首歌﹐
在哪﹖

7/31/2006 06:30:00 pm  
Anonymous 逆光飞行 said...

我是在Yahoo!Music的电台无意中听到的,当时对它的曲有“耳朵”一亮的感觉,也找了歌词来看。巧喔?

7/31/2006 07:03:00 pm  
Anonymous 逆光飞行 said...

丽云说的看辩论赛时你的“大话”我是有印象啦,但是不是全辩我就记不起来了。也忘了平儿有没有去呢。看来我也年老失智了...

7/31/2006 07:50:00 pm  
Blogger Way said...

喜歡它的歌詞,真的很棒!
有機會,會貼上來。

看來,我的誇張修辭法是該收歛收歛了。

今天,留言留得很頻哦,垂死掙扎嗎?
哈哈!

7/31/2006 08:46: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way,别哭了,别哭了,出来就好,那鬼地方就别再回去了

逆光飞行,别告诉我你是我的同学,我会晕倒的泥
陈清清这名字我听到都怕,你跟她通过班啊?我还没这么厉害,哈

7/31/2006 09:12: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来了!
Way少,你放心好了,有我们的747机长在,绝对不会有冷场的。
我只是担心你们抢着说话,然后血医生听着听着就成了一摊血。

7/31/2006 09:17:00 pm  
Blogger Way said...

唉﹐747﹐我的眼淚已為它流干了﹗可我現在還有半個人陷在那鬼地方﹗我們雖然已經脫離‘父子’關係﹐但我仍繼續為它做牛做馬。就連現在也是邊‘耕田’﹐邊留意有沒有人來我這裡嗆聲﹐命如果賤起來﹐就是這樣的啦﹗

逆光﹑747﹐這裡人少少﹐你們就認了吧﹗這場戲越來越精彩了﹕感覺好像六國大‘認親’﹐哈哈﹗

連那個什麼清清髒髒的也叫出來﹐大家一起鬧﹗哈哈﹗

7/31/2006 10:07:00 pm  
Blogger Way said...

蓮花池﹐你終於來了﹗你那邊可難留言的呢﹐我試了3次吧﹐就完全舉手投降了﹗速度慢到幾乎‘蚊子都要睡覺’﹐而且還會 HANG 。

是不是跟水有關係﹖人在水裡面的行動總是會比較慢的。名字改成‘碧綠薄荷糖’的﹐會不會比較好﹐哈哈﹗

我看﹐血醫生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哪會被我們的機關槍掃著﹖他可真悠閑﹐拋下他的兩個家﹐自己跑去游山玩水了﹗

7/31/2006 10:20:00 pm  
Anonymous 逆光飞行 said...

不是啦,747学姐(假如我没弄错,您该是陈清清的不同班同学),我只是与她隔一年的同学号学妹而已!哈,我也没那么厉害,一样的学号,不一样的成就啦。运动方面更是白痴,可不像她那么文武双全!

我想我应该是在校刊上见过您的得奖文章什么的吧?对您的姓和名都有些许印象。

假如不幸弄错,那个“您”字就自行改为 “你”吧!哈哈!

7/31/2006 10:23:00 pm  
Blogger Way said...

怎麼你的對白聽起來酸溜溜的﹐哈哈﹗

這裡感覺好像現代版的 [金枝慾孽]﹕孤有個不祥的預感﹐孤遲早會被這一整群的嬪嬪妃妃弄到哭笑不得﹐哈哈﹗

7/31/2006 10:43: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的那个荷塘是short short的,有时候连我自己要留言也不行。
物似主人形?
“碧绿薄荷糖”也给你想到。佩服……

血医生也是很风趣的。
不过,你们记得给他在女儿面前留个好形象。
不然的话,血爸爸将来很难让血女儿信服了。

还在慢慢读着你的旧文献。;)

7/31/2006 11:35:00 pm  
Anonymous Liyun said...

陳清清這個名字我也有所聞,風雲人物哩。
其實要查 747 並不難,六年的中學校刊我都保留著的!

逆光飛行應該和 747 相差一年吧。747,下次用妳的 747 客機把逆光的飛行轉向陽光駛去吧。

8/01/2006 02:56: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血医生听着听着就成了一摊血...
碧绿荷塘,你真是一鸣惊人,这么经典的形容词都给你想到...

way少说得对,血医生可不是省油的灯,想当初他来我的部落格时,我们还客客气气的,后来他的狐狸尾巴就露出来了,物以类聚吧,他找到知音了,嘿嘿

way少,血医生可是有三头家呢,何止两头?

那个什么薄荷糖,的确麻烦,还好我一向被我的经典客户训练有素,很有耐性,否则也不想去投几个钱币(许愿)

哎哟,way少,既然已脱离父子关系,就不必负那么多责任了,随随便便就好*.*

逆光飞行,真是阿弥陀佛,真怕你是我同学,我哪有那么厉害,领什么奖?我当初在那个尼姑庵是寂寂无名的,我只是在外头混日子而已,尼姑庵没几个复姓的,可能你不小心听到我的名字了,就酱...

哎呀,way少,那个什么清清髒髒可是干大事的人,她才不削和我们一起玩物丧志

8/01/2006 11:05: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对,逆光飞行提到尼姑庵的学号,我可喜欢我的学号呢,87196,恰好和我的蛇庙的学号的最后三个号是一样的,195196
嘿,看来今晚我要买4 ekor了,中了,再请你们吃沙爹吧

8/01/2006 11:08: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又回来了,人老了,一直漏掉很多东西,我的废话还没说完呢

那血太太可是不谙中文的,我的“红毛”文又不好,所以到时别说什么幽默风趣,我可能要和way少抢哑妻的角色了,哎哎哎
都怪自己当年不学好红毛文

8/01/2006 11:16:00 am  
Anonymous Liyun said...

747,我的學號後面也是 96 哦。我是 91096, 那妳和我一樣是藍隊的吧。

8/01/2006 11:21: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美丽的云,你是096你的小学成绩一定很好
我初一念E班呢,你一定是C班
逆光飞行是A班吧?
据说分班还是跟小学的名声分的,我的小学在kampung,寂寂无闻,我就被分配到E班了,其他小学和我考同成绩的学生都在D班,至于尼姑庵小学则可以在C班
哎,我又开始不平衡了,呵呵...

是啊,我是蓝队的,可是除了拥有一件蓝队的T-shirt之外,基本上我和蓝队是没任何关系的

8/01/2006 01:17: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对,美丽的云朵
你们干嘛要查我啊?我这人光明磊落,又没做错事
我的BLOG不是很坦坦荡荡的吗?呵呵

校刊的照片都是惨不忍睹的啦

8/01/2006 01:21:00 pm  
Anonymous Liyun said...

我的成绩一向是得过且过的,根本和“好”谈不上边,更别说“很好”了。而考试,通常是靠运气!

分班是跟小学名声吗?我一直以为是跟学校名字那首个字母的顺序。我的学校是 K。那年我们小学好威,我们那班,男的全进了“少林寺”,女的全入了“尼姑庵”,我们的班长还获得全国模范生……校长都快笑得见牙不见眼,一定猛在心里说“善哉!善哉!”后来,还把我们那班称为“模范班”哦。

咱们尼姑庵的T-shirt不是都一律的吗?全白色,有领,有口袋,口袋上印有校徽的,不是吗?那些颜色的T-shirt不是只有运动员才有的吗?

对了,我在圣乔治也是蓝队的哦。跟逆光飞行一样。初在住宿见她时,就是因为拥有一样的T-shirt才知道彼此是同门姐妹!

没有说要查你的“底细”啦,不过是有机会看看你中学时代的样子咯!

8/01/2006 01:59: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哈哈,之前提到的据说其实是我自己观察分析的,歹势

其实,在我那个年代,分班是先根据小学检定考试成绩来鉴定,可是成绩一样的学生很多啊,一班是不够的,那么再要怎么分法呢,就靠小学的知名度了
(way少,不好意思,借你的场地分析一下尼姑庵的分班制,哈)

你的小学好厉害呢,果然是名校,你那一年的成绩胜过尼姑庵小学吧?

哎呀,经你一提,才发觉自己的老人痴呆症又发作,是啊,咱们尼姑庵的T-shirt的确只有一个颜色,倒是圣乔治的是有颜色之分的,我在那是红队呢
(那件T-shirt我到现在还在当便服穿,还挺凉快的,你看我多念旧:-))

嘻,你进入尼姑庵的时候我已经中四,我中四和中五的班级照拍得挺不错,欢迎你去搜寻,哈哈
给你一个暗示吧,我是读商科最后一班的,嘿嘿

8/01/2006 03:46:00 pm  
Blogger Way said...

薄荷糖﹐謝謝您的厚愛﹐當中若有什麼閃失﹐務必多多指正。叫你薄荷糖﹐感覺你也變年輕了﹗

747﹐我拜讀過你的cengkerik文﹐還蠻流利的﹐不像chinese ED 。你還沒見識過我的正宗馬來西亞華人口吃版英語﹐聽了肯定叫你掉眼淚﹗

一群尼姑痷的師太們竟然在少林寺佛門清靜地談些‘不乾不淨’的話﹐成何體統﹗﹗

欸﹐美麗的雲﹐你們班長姓刑嗎﹖

8/01/2006 04:07:00 pm  
Blogger Way said...

後面兩個句子的語調也變得太快了吧﹖

雞婆一下﹐747﹐你知道當初你的他在觀音亭當廟祝時﹐住在什麼花園嗎﹖

8/01/2006 04:11: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谢谢大家的耐性。
在盘算着把荷塘搬家,可是那是很大的工程。
因为荷塘的鱼儿,我都要一条一条地搬。
最近又欠了一身债,是稿债啦!
请大家再忍耐一下。

Way少,那个薄荷糖的名字取得真贴切。
外表是甜甜的糖,吃起来却是辣的。
哈哈……

8/01/2006 05:02: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自从看了Penang Hokkien Chow Lang的cengkerik文后,我就已经不敢班门弄斧了,免得贻笑大方了

“你知道當初你的他在觀音亭當廟祝時﹐住在什麼花園嗎﹖”wa bo beng pek lah

哎哟,碧绿荷塘,谁叫你吃了多仔丸一下子产了那么多鱼儿在莲花池?你看现在得一尾一尾地捉挺麻烦

way少,人家碧绿荷塘的名字可是周先生帮他取的,你现在没经过周先生的同意竟然把她当薄荷糖来嚼,小心周先生修理你,他也是修脑佬啊

8/01/2006 09:45:00 pm  
Blogger Way said...

兩口氣看完了薄荷糖的文獻﹔昨晚看到一半﹐寬頻‘起哮’﹐只好今天再續。這才發現﹕

原來﹐蘇格蘭和英格蘭有宿仇﹗
原來﹐我們同姓 (一早就從你的URL中猜想你可能姓陳)
原來﹐你的荷花池‘譯’自你的大名﹗

哈哈﹐希望你早日搬家成功 (真的要搬嗎﹖會不捨吧﹗)

8/01/2006 10:49:00 pm  
Blogger Way said...

747﹐幾時開始到 PENANG HOKKIEN 報到的﹖PINENG 華人﹐尤其是 HOKKIEN-LANG聽他的 PODCAST 感覺蠻親切的﹔而且﹐討論的話題也會帶你回到舊時時光。他好像也是來自那間囂張的學校的 。

哈哈﹗碧绿荷塘這個名字取得好﹐取得妙。周先生﹐不要揙我﹗

我有事想查證﹐所以﹐我問﹕“你家那老頭以前讀UKM時住在KAJANG或BANGI的什麼花園”﹐夠白話了吧﹐哈哈﹗

8/01/2006 11:08:00 pm  
Anonymous Liyun said...

747,我也是商科最後一班的。怎麼我有那麼多東西和妳是相像的呢?

哦,我們小學那年,進入少林寺及尼姑庵的總人數應該有60多位,幾乎相等於兩班的人數了。而我們全級只有五班。至於是不是賽過尼姑庵小學,我就不清楚了。

way,對了,我的班長姓刑。考6A,再考跳級試成功,所以應該是和你同屆畢業。

8/01/2006 11:39:00 pm  
Anonymous 逆光飞行 said...

天啊,怎么那么热闹!地主,留言创纪录了吗?还有,上次说的垂死挣扎是指我吗?今天第一天上班,心力交瘁,果真是垂死了!

747学姐&丽云,我进槟华时是根据小学会考成绩编班的。对,我是在甲班(但第二年就被刷下来了:P),学号为030,紫队的哩。差点忘了在圣乔治时我是蓝队的,还以为一样是紫队呢!谁来确认一下,蓝队的队名是夜莺吗?

8/01/2006 11:59:00 pm  
Blogger Way said...

麗雲﹐你級長算我的同學﹕同校同年的同學﹐但沒同班過。記得﹐當時﹐他就是頂著‘全國模範生’的光環加入吾校的﹐而且還上校聞﹐所以﹐我有印象。

逆光飛行﹕[小小小]是目前的金氏記錄﹐托大家的福﹐要繼續加油哦﹗就知道你即將垂死﹐才在前天那麼積極地掙扎﹔慢慢就(不會)習慣的啦﹗哈哈﹗你自己也要加油﹗

8/02/2006 12:29:00 am  
Anonymous Liyun said...

逆光飞行,是的,圣乔治蓝队就是 nightingale!

我进尼姑庵也是依UPSR成绩分班的啦。但倘若同成绩的,好象就如我之前说的,应该依照学校名字的字母顺序吧。

way,你看吧,世界就是小!

8/02/2006 12:41: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Penang Hokkien Chow Lang指的是青葱草原啊,你讲的那个PODCAST啊,我没过去啊,你的贱货连血医生的好歌都不让我好好听完,你说我还能飞到哪哩去啊?

哎哟,当初观音亭这名字不是用来指现在已经换名成少林寺那个地方吗?哎哟哟,达文西密码用得太多了,kepala pusing lah, GreenPasture, 你的Paracetamol快拿来...

那个花园啊,我忘了名字,只知道有间房子闹那个闹得很凶的...

美丽的云朵,哎,怎么我们的经历那么相似,可是我的才华却不如你呢?哎哎哎,你这样说我真是无地自容,只好继续玩物丧志*.*

原来美丽的云和逆光飞行小时了了,(后面那句我没说啊,你们不要乱乱想,嘿嘿)我啊,小时不了,大了也不佳,哎哎哎,没关系,我就只好继续玩物丧志*.*

8/02/2006 10:44:00 am  
Blogger Way said...

哈哈﹐烏龍擺大了﹗我們的符號密碼也越來越多了吧﹐讓我整理整理﹕

Penang Hokkien Chow Lang 指的是 ‘青葱草原’﹐也就是GP﹔蛇廟一是馬叉﹔蛇廟二是理叉﹐觀音亭是國叉﹔以後如果談到博叉﹐就說是大伯公廟﹐嘿嘿﹐還有工叉﹑拉叉﹑沙叉等等等。暈﹗

至於檳叉就是尼姑庵﹔常常被我說是‘囂張的學校’的叉靈又被尊稱為少林寺。還有嗎﹖好像不是很多﹐繼續加油吧﹗也許以後我們可以集體編一本 [馬來西亞神廟手冊] 什麼的﹐哈哈﹗

8/02/2006 04:04:00 pm  
Blogger Way said...

747﹐我有點混淆了﹐當初﹐你說你那顏色先生跟我同一間廟 (後被稱作觀音亭)﹐到底是指
1.國叉 還是
2.叉靈﹖﹖﹖﹗﹗

我以前在 KAJANG 舊家的某堆雜物中﹐發現一本有很多顏色先生照片的相薄。因為他那時已經在‘箱子裡’‘莆頭了’﹐所以﹐我認得他是誰。只是好奇為何那樣的一本相薄會出現在我們舊家﹐現在想起來﹐就問了。

8/02/2006 04:17: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我正在忙着搬家了。
实在是受不了了。

Way少,我们是同宗。
我想,我的祖先就是迁移到福建的那一支了。
等我有机会到中国去查清楚再告诉你。

另外,周先生最近很忙,应该不会发现我变薄荷糖了。
就算发现了,他也是无所谓的。
放心、放心。

8/02/2006 07:29:00 pm  
Blogger Way said...

碧綠荷塘薄荷糖 (好像唐詩哦﹐哈哈)﹕

你們蘇州那邊的寬頻也那麼窩囊嗎﹖
上 MSN 也‘神神地’﹖

你想回鄉省親﹖
哪代我問候老祖公老祖母們﹗

哈哈﹐現在﹐又多一個人可以問﹕
“論文寫到怎樣了呀﹖”

8/02/2006 09:02: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吓?! 颜色先生的相簿在你旧家出现?是他的吗?还是别人的?现在相簿被你丢了吗?

8/02/2006 09:18:00 pm  
Blogger Way said...

我們以前住的家曾是 ‘國大華裔學生理事會’的大本營。後來他們撤軍後﹐留下一大堆殘骸﹐迫不得已只好向接著下來的租客(包括我們)租借客廳的一片小地方﹐置放他們的拉拉雜雜。有一次﹐我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他們的相薄﹐就拿來雞婆。一看﹐全都是不認識的人﹐唯一認得的就是顏色先生﹐而且他的照片還蠻多張的。報告完畢﹗

8/02/2006 09:30:00 pm  
Blogger Way said...

哦﹐其實還沒完畢。

後來﹐CCC的人把這些殘骸都搬了回去﹐所以﹐相薄下場如何﹐我不得而知。只是覺得近期好像很多東西都LINK的很美﹐所以﹐想來LINK-LINK這一件事。

8/02/2006 09:34: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忘了说颜色先生是印度国大党的啦

马来西亚神庙手册的编者是你呀,顾问是血医生,谁来写序呢?就美丽的云吧,她文笔好

8/02/2006 09:56: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哎哟,我刚才只不过去晾了衣服给小侄女打了个电话,你就已经报告完毕

神庙手册让你当编者实在实至名归~~

8/02/2006 10:00:00 pm  
Blogger 碧绿荷塘 said...

论文?天哪!它是我的噩梦。
还有两章要写,写了五章,不过老师不满意,所以还要再努力,

这里的宽频还好。
我想应该是MSN的问题。

747,奇怪,我怎么一直以为颜先生也是大学路蛇庙出来的?

8/02/2006 10:10:00 p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哎呀,薄荷糖你怎么会以为他是蛇庙出来的呢?你看过他在蛇庙捉蛇啊?

8/02/2006 10:26:00 pm  
Blogger Awan said...

哎,你們一直在這裡談顏色先生,不曉得他要打多少個噴嚏哩!

“马来西亚神庙手册”?編者應該是 747,way 則當記者,誰叫他報告那麼在行呢?哈哈!

8/02/2006 11:53:00 pm  
Blogger Way said...

哈哈﹐我們的達文西密碼那麼多﹐誰知道這一次﹐我們又會不會個別在談論著洪先生﹑藍先生﹑白先生﹑陳先生﹑金先生什麼的。哦﹐忘了﹐還有顏先生。

助編還可以﹐別叫我當記者。我最怕被逼著寫文章﹐所以做了兩間報館﹐就是沒申請當記者。

[馬來西亞神廟手冊] 的作者應該是來自正宗蛇廟的人﹐747 和血醫生 ONE-TWO-SOM 看誰贏。

薄荷小姐﹐告訴你一件開心的事﹐我的論文才開始草稿而已﹗

8/03/2006 02:02:00 am  
Blogger 呼吸的747 @ 747 is breathing said...

我很敬老尊贤的,这么神圣的工作当然留给辈分最高的血医生,不必ONE-TWO-SOM啦

way少,你就当打杂的好了

美丽的云,你还是跑不掉,要写序...

8/03/2006 11:08:00 am  
Blogger Way said...

哇奧~~這裡也有點‘嬸嬸地’了﹐太多留言﹐負荷不了嗎﹖

幹嗎我們講得‘似尋尋’﹐好像真的要出 [神廟手冊]那樣﹐要寫也不曉得能不能寫得出來。而且﹐應該也不會有人有興趣買吧﹐我看算了﹗

8/04/2006 01:36:00 a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