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6.07

細數十年耕夢

... 演绎会后还必须看铁打包扎﹐现在写着写着﹐旧患还隐隐作痛...
... 谣言满天飞﹐原意被扭曲﹐导致之前建立好的友谊被破坏 ...
... 使我这个五音不全﹐不会作词的创作人也能录DEMO ...
... 在社会遇到多 “臭鹿” 的人都视若无睹的男女强人...
繼續閱讀 Song Jin の 我想﹐我是幸運的

... 天啊!哪可能!我们这五个小东东对音乐没什么深入的认识﹐怎能创办创作工作坊﹖
... 圣诞前夕之曲 ‘一行七人挤满了867’ ...
... 在耕梦的那段日子﹐破了很多次灰姑娘的纪录 ...
繼續閱讀 俐岑 の 0628 祝福

... 母亲对耕梦这字眼相当的反感 。甚至还问过我﹕“整天耕梦!耕梦!耕梦有没有给饭你吃?”
从 “不敢说话” 到 “讲到口若悬河”﹔从一些天真的人﹐到后来变成毒到出汁的妖精 。
成为了我人生的路程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繼續閱讀 咏懿 の 耕夢 (^_^)

我的天啊!不争气的身材还是依然故我,独自精彩,
什么肥梅,我一点都不肥好不好,只是有一点婴儿胖…
加入耕梦,从来没有后悔,一辈子都不会,这是我一直感到很骄傲很安慰的事
因为梦想,生命充满无限可能和期待.生活,因此而精彩.
繼續閱讀 淑梅 の 姍姍來遲的肥梅

原來﹐十年了啊?! 我還每天在公司抱怨時間過得超慢﹐可原來十年的時間就這麼一下子溜走了。看著這網站上的一些部落格和舊相片﹐很多的回憶都在我腦海裡浮現﹐從第二屆演繹會我剛加入耕夢到後來的後來。
一些本來天真無邪(大部份都是假裝的)的人﹐後來變成毒到出汁的妖精
有些人追尋事業﹐有的組織家庭﹐有人當業余創作人寫歌賣歌﹐有的當歌手﹐有的離開檳城到外地生活......
雖然沒有了華麗的舞台演繹﹐大家卻還是不斷的耕種著自己的夢想﹐心還是熾熱的
繼續閱讀 渊豪 の 原來﹐十年了

当DJ的日子,每当播放耕梦老臣子们卖出的作品时,我总会偏心的说一说创作人的名字,或者推荐这首作品给听众朋友。
这10年里,本地创作似乎成长得更茁壮,却也好像更孤独了,
10年后,大家也许各奔东西,[耕梦]也许成了一个空洞的名字,但是我相信曾经在这里追逐梦想的朋友,只是换了另一种方式在生活上继续创作。
祝福所有耕梦的朋友,无论你的梦想是什么,The Best is Yet to Come!
繼續閱讀 宇晴 の 給 10 歲的耕夢

还记得有一段时期,每晚到华堂开门练歌。我常常都迟到,大家都在等我。。。不好意思哦!记得那里不听话的电梯常在没开灯的那一楼突然开门。因为我们都不会珍惜,常弄脏礼堂。最后门被换锁而没得去了。还记得有一段时期,每晚好像歌星一样到hitz studio录歌。虽然只是和音,但我们(豆腐鸡塞花)也蛮重要的哦(也蛮红的)。
繼續閱讀 Ah Hooi の

Labels: , , ,

4 Comments:

Anonymous Rodrigo said...

Oi, achei teu blog pelo google tá bem interessante gostei desse post. Quando der dá uma passada pelo meu blog, é sobre camisetas personalizadas, mostra passo a passo como criar uma camiseta personalizada bem maneira. Até mais.

6/27/2007 09:25:00 am  
Blogger pepC said...

哇,你什么时候看得懂这些语言的?

6/28/2007 02:17:00 pm  
Blogger 阿祥 said...

看来和我是同辈。。。

久违了!

6/29/2007 01:10:00 am  
Anonymous Way said...

PepC,陸賣嘯笑,我可是精通各國語言的哩;要不,你以為那翻譯員的頭銜是浪得虛名的啊?!哈哈哈哈哈哈!

阿祥,何謂 “同輩”?
我們認識嗎?!

6/29/2007 05:31: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