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6

化豚

從來 ,心情都不曾平鋪直敘地出現 。至少 ,印象中不曾有過類似的經驗 ,抑或是我一直有意無意地將他擱在記憶塵封的一角 。偶爾 ,翻箱倒櫃 ,再也無從找起 ,誠如記憶里曾出現過的母親的容顏 。

已好久沒有乘坐渡輪往來北島和半島了 。是因為很久沒搭火車了吧 。 對我而言 ,火車和渡輪是相輔相承的 ,像牛油麵包 、政客謊言 。缺一不可 。唇亡齒寒 。湊成一系列的還有紙皮色背包 、聳立在地平線上的風景明信片 、陰暗靉靆的天色和氾濫的鄉愁 。

每回 ,倚靠在緩緩向著對岸的地平線移進的斑駁黯黃色欄杆時 ,心情總像粗心的廚師打翻了盛糖 鹽醬醋的瓶子般 。不知所味。

是無奈?不 ,是興奮加恐懼 ,還有因未知數油然的徬徨 ,應該還混雜著許多連中文教授也叫不出 名堂的心情和情緒 。

文字一直無法把人的心情和情緒詮釋得完整 ,有時甚至勾勒不出一個簡煉輪廓 。高興悲哀不舍厭惡又豈只高興悲哀不舍厭惡那麼簡單 。心情是崎嶇委蛇盤根錯節的 ; 可以是一幅水墨畫 、一篇抒情文 、一首后現代詩 、一闋民謠 ,甚至於一群正在捕老虎的長頸鹿 、几道會說話的牆或只有顏色的抽象畫面等等之類 。

我 ,或坐或站或擺任何姿勢 ,或固定 ,或轉變 ,在渡輪上望向深邃的馬六甲海峽浪濤漫不經心地 追逐 、擁擠 、排斥 ,然後再恆河沙數次地重復著類似動作的時候 ,總覺得自己已化作海豚 ,不斷的騰躍在水面上 。似在炫耀 。還是逃避著甚麼似的 。也許只是想透一口氣 。憋得太久了吧 !

K L 鋼骨箱子的擁擠和都市人的疏離不成比例 ,卻很理所當然的並存著 。學校難念的書 、家中難念的經 ,我們統統都要念 。蒼蠅像無聊的日子充塞著殘留下的垃圾 。沒有藍圖沒有指南卻必須面 對的未來 ,在我們看不到的不遠處長長的 ,焦急地等著我們 。日子像奧運馬拉松長跑 : 誰也不許跑慢些 ,除非你栽下 。

在密密麻麻塞滿形形色色雜物的城市生活里 ,我找不到隙縫透氣 。生命像被保鮮紙密封在熔爐里燒烤著 。於是 ,我有了逃避的心態 ,一廂情願的想掙脫束縛我多年的桎梏 。當想像被現實砸滅時 ,我惟有在自己虛創的海市蜃樓里沉淪 ,慢慢沉澱 。

我蓄意卻又無意的掉進莊子的寓言信仰里 。在另一個隱喻的國度里 ,我是一尾快樂自在的
海豚

Labels: , ,

1 Comments:

Blogger Way said...

"新張營業只有一則心情故事﹐也未免太像我現在的處境了﹕好寂寞噢﹗ 因此﹐附上若干年前寫的一篇ESSAY 。"

以上的文字原为[化豚]前言,写於28-01-06;今被搬到留言处。

8/04/2006 07:01:00 pm  

Post a Comment

Links to this post:

Create a Link

<< Home